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二章.才十一岁,绝不可以谈恋爱!

  问题很严重,哥哥的脸很黑。
  唔,对陈长青来说,这大师兄依然不是他的情敌。
  是生死之敌!
  开玩笑开玩笑。
  他陈长青又怎么可能是这么暴戾之人?
  迎儿今年十一岁了,身材越发高挑,脸蛋上虽然还有点婴儿肥,但是轮廓也渐渐分明,估计用不着几年就会长成一个落落大方的美人。
  女孩子早熟,对男女之事好奇也在所难免……
  我呸!
  在所难免个屁!
  迎儿才十一岁,谈什么恋爱?
  就是看一眼?
  看一眼也不行!
  “长青兄弟,长青兄弟?”
  耳边传来梁山石的声音,陈长青这才回过神来。
  “嗯?”
  梁山石:“长青兄弟想什么想出神?”
  陈长青吸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没事。”
  陈梓迎在旁边偷偷看着哥哥,仿佛是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于是一言不发。
  陈长青再次看向那大师兄陶白柏看到他御剑而起,直接飞向了镇岳宗的主峰真岳峰。
  他的头发迎风而动,身形飘逸,面如冠玉……
  大师兄的模样,却让陈长青的眉头微微皱起。
  嗯,这大师兄看上去怎么像是……
  自带了美颜滤镜,柔光滤镜,美瞳……
  有古怪。
  陈长青正想要用火眼金睛认真看一下这大师兄的异样,却发现他已经飞入了真岳峰,山头上阵法启动,再也无法看清他的身影。
  陈长青轻叹了一口气,
  他看向了陈梓迎,故作淡定地说了一句:“迎儿,回去吧。我有话跟你说。”
  陈梓迎:“嗯?哦。”
  梁山石跟欧阳咏风也没有别的事,于是也一起回到了碧螺峰。
  陈长青把陈梓迎带回了房间。
  陈梓迎在的眼珠子左顾右盼。
  陈长青看着陈梓迎,一言不发。
  陈梓迎有点小慌张。
  陈长青有点尴尬。
  因为系统给了他一个……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的任务。
  这个任务不会有任何的风险,奖励也还算不错。
  然而这个任务却让陈长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简而言之,就是他对这破系统无语了。
  【任务】
  任务:妹妹马上就就要长大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任务目标:给陈梓迎普及一下你所学过的健康教育吧。
  任务奖励:断水分光剑一柄。
  这什么鬼破任务?
  上辈子陈长青记忆之中的那些健康教育的知识,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而且!
  虽然我曾经女……
  但是我依然是个男鞋子鸭!
  女生的健康教育……我压根儿就没学过啊!
  我太难了。
  “哥,你倒是说话啊?”陈梓迎看着陈长青,有点小尴尬,有点小担心,又有点小好奇。
  她可是很少看到哥哥这般模样的。
  陈长青指了指房间内的椅子:“坐吧,哥哥今天教你一些新的知识……”
  “是仙界历史?还是新的功法?还是……”
  陈长青连连摇头:“不不不,都不是。你听我说,我今天教你的是大人的知识。”
  陈梓迎见陈长青神色凝重,也忍不住认真地点了点头:“哥哥,你说。”
  陈长青伸手在锦囊里面摸出了纸笔。
  陈长青所有关于女性的健康教育姿势,咳,知识……都是来自于地球上那些著名的女老师。
  那些当然不可能拿出来教育迎儿了。
  毕竟他还是有节操的。
  于是,陈长青就图文并茂地解释了一下人类的身体基本结构。关于这一点,玉门界的人体结构与地球上的人体结构……应该是差不多的。
  陈梓迎看着陈长青画出来的人体解剖图,眼神中带着点疑惑:“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陈长青:“我……那天在诸葛前辈的藏书阁里面看到的。”
  诸葛养天无辜躺枪。
  陈梓迎信了:“哦,你继续说。”
  接下来,陈长青就开始向陈梓迎讲述男女之别……
  作为一个成年男性,在跟一个小女孩讲述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多少有点尴尬。
  不过,为了奖励,咳,为了让妹妹分清楚男女之别,不要被表象所获,洁身自爱……
  陈长青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往下面说。
  也许是陈梓迎年纪小的关系,她倒是没有觉得非常尴尬,只是认真地听陈长青讲解,并且偶尔会提出一些自己的疑问。
  有些问题问得陈长青尴尬无比。
  不过现在陈长青的身份是一个专业的老师——非著名那种,所以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嗯,他还是有点小保留的。
  “哦,我明白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男女成婚之后,才会有小宝宝吗?”陈梓迎听完了陈长青的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嗯,还有一点你必须要谨记。近亲之间是不能小宝宝的。”
  陈梓迎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因为天河上的神兽会盯着吗?”
  陈长青:不止这个原因。
  不过他叹了一口气,也不多做解释了。
  “哥哥,你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要跟我说这么多?是因为我夸了那个镇岳宗的大师兄帅吗?你吃醋了?”陈梓迎笑眯眯地看着陈长青问道。
  陈长青正色道:“当然不是,当然没有。”
  陈长青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的器量有那么小吗?”
  陈梓迎微微点头:“嗯,我觉得有。”
  陈长青:“……”
  “哎呀,哥哥。我只是夸夸他而已。他除了长得帅,还有哪点比得上哥哥你嘛!当然是哥哥你最好啦。”陈梓迎抱着陈长青的手腕撒娇道。
  陈长青失声一笑,不知道该给出什么反应。
  于是他只好把任务奖励的断水分光剑拿出来:“这是奖励你的法宝。对你的剑术,还有水系术法有一定加成。”
  “哥,你怎么又有法宝的?”
  “这种普通法宝,哥哥要找几件回来有难度吗?”陈长青反问了一句。
  “那你倒是多找几件啊。像这个百鸟朝凤环这样的我还想要呢。”
  陈长青:“……”
  像百鸟朝凤环,千色绘卷,青鸟阴阳佩,这些应该是属于灵宝之列,仅次于仙家法器。这些玩意哪有那么容易找得到?
  除了这些以外,陈长青手上最强的宝物应该就是八面玲珑塔,它就是仙家法器,而且没准还是天仙级的。这东西真的是可遇不可求了。
  陈长青摸了摸鼻子:“没了没了,再说下去剑也不给你了。”
  “别啊,别啊。我要,我肯定要。”说着,陈梓迎就把那断水分光剑收了起来。
  ……
  一转眼,又一天过去了。
  次日一早,碧螺峰上热闹非凡。
  山峰之上,无数云朵聚拢,化为一个个蒲团。被邀请过来参观飞升大会的客人一个个坐上云朵之上准备观礼。
  陈长青还见到了那个之前在南峰镇上遇到的何宇天坐在前面不远处。
  陈长青和陈梓迎兄妹坐在最后面的云朵之上,看着那一个个宾客入席。
  “怎么不见了欧阳姐姐,石头哥哥他们了?”问了一句。
  陈长青想了想说:“他们等会应当会陪同关镇山前辈一同出来。”
  没一会儿,镇岳宗掌门真人,真仙境的高手——陶子谦御风而来,掌门之子,宗门大师兄陶白柏紧随其后。
  陶子谦看上去白发苍苍,但是却身形矫健,看不出年龄。据闻陶子谦已经有千岁高龄……
  也不知道他为何那么不小心,搞出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来。
  陶白柏身上依然是熟悉的柔光效果,依然是熟悉的美颜效果。
  怎么就有人天生可以自带滤镜出门呢?
  他,陈长青,不服!
  陈长青带着疑惑,盯着那陶白柏看了许久,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对方。
  无奈之下,只能放弃。
  就在这时候,陶子谦真人落在碧螺峰山峰之上。
  “我镇岳宗,幸得天道眷顾,关镇山长老于月前飞升地仙!”
  陶子谦真人高声读出祷文,感谢天道。
  最后,关镇山在三名弟子的陪同之下,腾空而出。
  这一次也是陈长青第一次见到碧螺峰大弟子石勇。石勇身高九尺,满身肌肉,皮肤黝黑,神色严肃,看得出来,梁山石与欧阳咏风对这个师兄多少有点惧怕。
  陶子谦念动咒文,在镇岳宗主殿一缕紫光飞出。
  一柄一人高的巨锤直接飞到了关镇山的面前。
  陶子谦:“关镇山接宝!此乃镇岳宗创派祖师留下的镇龙紫金锤,现在我以宗门掌门的名义把此宝赠与你。”
  关镇山飞到陶子谦跟前,双手恭敬地抬出:“关镇山谢过掌门赐宝!”
  说话之间,那紫金锤便飞到了关镇山的手上。
  “恭喜镇山道人立地成仙!”
  “恭喜镇山道人立地成仙!”
  四周围恭贺的声音此起彼伏。前来观礼的客人们逐一送上贺礼。
  陈长青他们排在了最后。
  他看到了前面那些人所赠之宝,稀缺材料,各式法宝应有尽有。
  陈冠庭在陈长青他们出发之前给他的贺礼……确实也有些上不了台面了。
  欧阳桥面临的也是类似的问题。
  此刻这位欧阳家的家族脸色并不好看。
  他终归是不如陈长青……脸皮厚!
  陈长青作为一个“灵井境”送的礼物差一些又如何?
  送礼环节结束之后,一众仙家开始坐而论道,那些门人弟子自然在旁趁机在旁聆听,希望可以有所感悟。
  而陈长青则是拉着陈梓迎撤了。
  其他人对于仙人论道的好事求之不得,而陈长青则是避之则吉。
  这绝对不是因为不想让陈梓迎多看那陶白柏几眼。
  是因为最近兄妹二人的境界提升得太快,修为实在是太不稳固了。
  陈长青觉得,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巩固修为,修为越是稳固对未来渡劫就更有好处。
  而且,在这镇岳宗之上,灵气要比外界更加充沛,在这里,无论是修炼还是稳固修为的效果都比在山下好太多。
  反正升仙大会之后闲来无事,他打算厚着脸皮留下来修炼一段日子再说。
  他觉得自己与碧螺峰这山头的几个人关系都打得不错,他提出要留下来一段日子估计也不会有人拒绝。
  三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前来祝贺的客人逐一离去。
  这迎客的洞府之内也变得冷清了许多。
  这一日,陈长青正在洞府之中打坐。
  忽然听见在半山之上有一个声音传来:“镇山道兄!我来迟了!祝贺你飞升地仙!”
  本来陈长青是不怎么在意的,但是仔细一听,却觉得这声音有点儿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