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十六章.此仇当报,不是现在

  陈长青通过系统确认了陈梓迎无法进入那红绸内的仙界裂缝,终于也放下了担忧。
  他知道陈梓迎这时候应该是在陪着祖父在应付到贺的客人,也没有用万里同心咒去找陈梓迎。
  他一夜未睡,也有点困乏了。于是他就决定先吃点东西,然后再睡一觉。
  在这将军府的大宅里面,他应该算是非常安全的。昨夜,黄茹凤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自己回来,要是自己真的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将军府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哎,守卫大哥。麻烦帮我要一壶醉仙酿,再要一份清蒸灵汐鱼,再要两份熟牛肉。”陈长青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于是就开始行使自己在这将军府的权利了。
  那黄茹凤走之前不是说了吗?尽量满足我的要求。
  现在我来提要求了。
  果然,门外的看守连忙就回了一句:“陈公子请您稍等,我马上让人给你准备。”
  身心舒畅!
  不一会儿,将军府这边就送来了美食。陈长青又说了一句,让他们送一模一样的给周龙。
  毕竟周龙也是被牵连了,陈长青也不可以让他受苦。
  在吃饭的时候,陈长青同样在思考着。
  这次事出突然……
  其实也不能再以事出突然作为借口了。
  上次凤凰山庄石魔事件也是用了同样的借口。
  这次自己准备了这么多,符咒,灵药,替换的装备,一切应有尽有。
  他自问面对灵湖境的修者时都有一战之力。这些准备也确实是黄土驿站一战时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只是黄茹凤的这一次事件,真正压到他的并不是修为,并不是实力,而是身份,地位。
  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要不是他顶着一个仙家女婿的身份,此次估计都没那么容易过关。假如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陈家子弟,现在的待遇肯定也不会这么好。
  这一次,陈长青想得头发都要打结了,才勉强解决了此事。
  虽然将军府的梁子是结下了。但是却不能马上报仇。
  未来两年间,必须要所有的重点都集中在培养陈梓迎上面。至少要让陈梓迎被中型以上的宗门看上,这样才有望成仙。
  这临北城,陈长青是不得不来的。但是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或者换一个马甲来。
  总之能不引起人注意,就绝对不能引人注意。
  可惜的是,今天陈梓迎已经成为北境第一天才了。未来肯定不能平静。
  烦死我了!
  接下来这两年,不好过啊。
  陈长青的笔记本被留在了临北城的陈家别院。他整理完思绪之后,就躺倒床上,要注意的重点他都记下来了,回去之后会一一记录。
  闭上了眼睛之后,陈长青暂且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开,稍微做了些布置之后才浅浅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电话响了……哦,不是,是万里同心咒的感应来了。
  陈长青激活了咒术。
  “哥!今天可累死我了。”
  “嗯?怎么了?你那边都完事了吗?”
  陈梓迎打着哈欠说:“对,我从白天忙到现在呢。爷爷说晚宴完了,我就不用留在那边接待客人了。”
  晚宴?
  这都什么时候了?
  陈长青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发现窗外已经黑透了。
  又一个夜晚。
  陈梓迎担心地问:“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不会有事吧?”
  “那个黄茹凤是不是一早就过去找你们了?给我说说当时是什么情况?”陈长青问。
  陈梓迎就把黄茹凤来到之后的情形都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陈长青就微微点头:“如无变故,等那黄茹凤回来便会放了我。”
  其实此刻,黄茹凤已经在往临北城方向赶了。
  黄令涛已经通知了她,让她直接赶到城主府。
  城主府的那位小天才,也就是临北城年纪最小的那位修者顾念兮已经答应了进入那红绸仙界裂缝之中去救黄启铭出来了。
  这位顾念兮是城主顾朝阳的孙女。顾朝阳曾入无间门,修为是灵海境初期。因为成仙无望,于是自荐镇守北境。顾念兮可以说是顾家的掌上明珠,顾朝阳膝下三儿一女,全无修为。唯独这二子之女出生之前出现了仙人抚头的奇观。
  顾念兮一出生便是灵井境修为。她今年六岁,已经是灵井境后期。
  因此顾家上下都把这姑娘奉为至宝。
  传闻说,这顾念兮出生之后,便有仙人在梦中指导她修炼。她的梦就等同于她一人独享仙界裂缝,有何收获只有她一人知道。
  这次黄令涛亲自上面找顾朝阳,算是负荆请罪。顾朝阳跟黄令涛本无交情,这次黄令涛是犯了大过错,只能被顾朝阳狠狠地敲打了一番,还赔了不少将军府的灵药宝物出去,除此之外二人还达成了什么交易就不为人知了。
  后半夜,黄茹凤赶到了临北城城主府。
  在城主府的下人带领之下,黄茹凤见到了黄令涛与顾朝阳还有顾家的小天才顾念兮。
  “黄茹凤见过父亲,见过城主。”
  顾朝阳看了黄茹凤一眼淡淡地说道:“把那红绸拿出来吧。”
  黄茹凤拿出锦盒,打开放在案上。
  顾朝阳看了一眼:“嗯,有仙气波动。确实是仙缘宝物。”
  说罢,顾朝阳轻轻摸了摸胡须,然后对黄令涛说道:“令涛,切记不可再犯。”
  黄令涛神色微变:“令涛知错。”
  这次将军府的损失巨大。要不是为了那有天赋的孙子……
  顾朝阳对顾念兮说道:“念儿,去吧。”
  顾念兮微微点头:“是的爷爷。”
  她走到案前,伸手摸向那红绸。一道一米不到的裂缝在顾念兮的面前出现。
  顾念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吸了进去。
  黄令涛到这一幕,心中也不禁紧张起来。
  倒是顾朝阳轻笑一声:“无妨。”
  他对顾念兮这个孙女充满了信信。
  三个人在这房间里面等了大概半个时辰。
  裂缝再次打开。
  顾念兮从里面走了出来,右手还拉着一条小腿。
  不一会儿,她就拉着一个看上去八九岁的孩子走了出来,那孩子双目紧闭,刚出裂缝就啪嗒一声倒在地上。
  “启铭!”黄茹凤扑过去,一探那小孩的气息。
  顾念兮淡淡地说道:“他还活着,就是太弱了。”
  “末将,谢过念儿小姐。”黄令涛站起来对顾念兮抱拳致谢。
  顾念兮没有做声,看向了顾朝阳。
  顾朝阳淡淡地说道:“黄将军,你们也累了。就请回吧。”
  黄令涛清楚,这是顾朝阳不想他知道顾念兮在这裂缝里面得到了什么收获。
  但是这次他有求于人,也只能应下:“凤儿,带上启铭。我们走。”他走之前,他看了一眼那红绸,却并无提出要带走的意思。
  等黄令涛三人离开之后,顾朝阳便问顾念兮:“念儿,有何收获?”
  顾念兮淡然道:“一缕仙识而已。”
  ……
  次日清晨,陈长青便再次见到了黄茹凤。她带着之前没收陈长青的那些东西来到了东厢房。
  “我妹妹怎么样了!”
  陈长青摆出一张既紧张,又担心的脸。
  那种情绪渲染,十分到位。
  陈长青都觉得自己可以拿影帝了。
  黄茹凤上下打量着陈长青。
  此刻她的心中五味杂陈。
  这次自己把这个陈长青抓回来,算是白抓了。
  “你妹妹很好,已经晋升灵泉境。”说完这句,黄茹凤心里很不是滋味。
  要不是陈梓迎忽然晋级,他们将军府也不需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去主城府求情。
  可是,这能怪陈长青吗?
  这于情于理,陈长青对这件事都一无所知。
  终究是将军府理亏啊。
  “灵泉境?怎么会?”陈长青继续一脸“惊讶”。
  “你有个好妹妹。现在没事了,你可以走了。”黄茹凤让出了身子,让陈长青离开。
  陈长青问:“龙叔呢?”
  黄茹凤:“我已经派人把他接到将军府前了。稍微我会安排马车送你们回去。”
  陈长青微微点头,恍如隔世。
  黄茹凤把陈长青送出将军府门前,周龙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黄茹凤:“那我就不送二位了。”
  陈长青上了马车,想了想拉开马车帘布:“黄将军,你的侄儿无碍吧?”
  “无碍,有心了。”
  陈长青:“如此便好。”
  黄茹凤也没想到,在最后的这一刻陈长青居然还会关心自家侄儿的安危。
  这更是让她心中愧疚。
  难道这一步,真的是走错了?
  殊不知,陈长青的这一问只是为了确定将军府是否还有其他手段可以救出那小孩。
  假如有,那将军府却还要来打陈梓迎的主意,就意味着他们不想付出代价。典型的欺善怕恶。
  此时将军府虽然算计失败了,但是却依旧用心险恶。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顾其他人的安危。将军府此番作为,实在让陈长青大开眼界。而且,有一必有二,假若日后将军府还有需要坑害陈家的地方,他们肯定不会犹豫。
  既然如此,陈长青也不再犹豫。
  此仇当报!
  不过不是现在……
  这么一想,气势就全没了。
  陈长青跟周龙回到了别院,那些车夫、下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周龙建议不要久留,立刻启程回去。
  陈长青也同意了,反正货物都买齐了,此次临北城之旅有惊无险,但是看得出来大家都不愿多留了。
  于是,众人随意吃过早饭之后,就一同浩浩荡荡地离开了临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