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章.这绿色帽子暗示着什么?

  次日一早。
  陈长青带着两个锦盒来到了陈梓迎的房门前。
  陈长青敲了敲门:“迎儿,起来练功了。”
  房间里面传来陈梓迎奶声奶气的声音:“不起,哥哥你好色。我生气了。”
  陈长青忍不住一笑:“所以礼物也不要了?”
  咿呀一声,木门被拉开了一道门缝半张小脸压在门缝上:“什么礼物?”
  陈长青把一个锦盒放在门前:“这是护手。是这次给你的奖励。”
  陈梓迎拉开门,一手接过锦盒打开一看。锦盒里面是一只玉笼护手。这护手是昨天陈长青用废掉的那截衣袖裁修出来的。
  玉笼护手上面就只有两个符咒。第一个是隐秘符文,戴上手之后护手就会消失不见。第二个是蛮力符文,注入灵液之后可以一拳打出百牛之力。
  “哇,好好看!”戴上护手之后,陈梓迎就马上抱住了陈长青,“谢谢哥哥。”
  生气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可是怎么只有一只护手。”陈梓迎摊开手一看忽然一愣,“咦,怎么护手不见了。”
  说话之间,陈梓迎的眼眶都湿润了。
  陈长青连忙说道:“迎儿你别急,你注入灵液看看?”
  陈梓迎抿着嘴,注入灵液。一瞬间护手又现形了。
  “哇,出来了!我哥哥真厉害。”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小脑袋,然后解释了一下护手的功效。
  随后,他又把另一个锦盒递给了陈梓迎:“这个你等会去拿给陈伟松大哥。”
  “为什么要送礼物给他?”陈梓迎有点抗拒。
  陈长青想了想然后解释道:“因为哥哥想跟他交朋友。”
  “他老是想欺负你你还想跟他交朋友?哥哥你真奇怪。”陈梓迎一脸狐疑地看着陈长青。
  陈长青:“……”
  “迎儿,陈伟松大哥是大伯的儿子。大伯跟我们爹是兄弟。就像我跟你一样。假若日后你生了小孩,会不会想让他跟我的小孩交朋友?”陈长青试图解释。
  陈梓迎的脸色变得更加奇怪了:“哥,我才十岁。你跟我说生小孩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为难我了?”
  陈长青:“……”
  陈长青挠了挠后脑勺,也懒得解释了:“迎儿你听话,把礼物送过去。然后跟陈松伟大哥说谢谢他昨日手下留情。就算是哥哥给你安排的任务了行吗?”
  陈梓迎点了点头:“行叭,谁让你是哥哥呢。”
  说完,陈梓迎就接过了锦盒。
  “快去快回。回来练功。对了,今天我开始教你玉门界的仙门历史,所以你得抓紧点。”
  “知道了知道了。”陈梓迎拿着锦盒蹦跶着就离开了三房别院。
  长房的别院距离这边不远,陈梓迎没走几步就到了。
  走到长房别院的入口,两个仆人正在那边修剪盆栽。
  其中一人看到陈梓迎便问:“迎小姐?”
  “我来找陈伟松,有东西要送给他。”陈梓迎仰着头说道。
  陈梓迎话音刚落,一个身穿锦衣华服的中年女性就正好从旁边走来:“三房送来的礼物?呵,我可不知道三房有什么好东西。”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出头,相貌出众,面带贵气,正是长房夫人王玉碧。
  王玉碧看了陈梓迎一眼却没给半分好脸色。因为就是这个陈梓迎昨日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伤了她的儿子。
  陈梓迎一听王玉碧这话,小脸顿时就皱了起来:“我哥哥拿出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呵,你哥?那个废物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走吧,我们长房不需要你们三房的人来猫哭老鼠。”
  “我不许你说我哥是废物!我哥他不是废物!”
  陈梓迎激动起来,她很清楚陈长青的修为在灵泉境中期,就算再家族里面也算是难得的高手。凭什么这样的人还要被说是废物呢?
  “不是废物那是什么?一个普通凡人而已。”
  陈梓迎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她昨晚又答应了陈长青不能暴露他的实力。她鼓着腮帮子,盯着王玉碧,气得都快要哭了。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了陈伟松的声音:“娘,出什么事了?”
  陈伟松刚疗伤回来,正好碰上了这一幕。
  “三房的人过来给你送东西。猫哭老鼠。哼!”王玉碧冷哼一声。
  陈伟松反应过来,看向了陈梓迎。只见陈梓迎手中拿着一个锦盒,气得浑身发抖。
  陈伟松想到昨日陈冠庭看陈梓迎的眼神,也知道陈梓迎的天赋过人,马上就走到了陈梓迎的面前。
  “迎儿,你别生气。我娘只是见我受伤了心情不好才一时失言。”陈伟松连忙说道。
  王玉碧:“你怎么还跟她说好话呢?”
  陈伟松猛地打断了母亲的话:“娘,你先回去吧。”
  王玉碧哼了一声,便带着人回去长房别院。
  陈梓迎深呼吸了几下,把眼泪压回去,最后将锦盒递给了陈伟松:“我哥给你的,他说想跟你交朋友。我走了。”
  陈伟松接过了锦盒,有点没反应过来。
  等陈梓迎走后,陈伟松打开了锦盒。里面放着一顶墨绿色的帽子。帽子是某种野兽的硬皮所制,外面却包裹了一层墨绿色的丝绸。在丝绸与硬皮之间,应该还夹着一些东西。陈伟松却不知是什么。
  锦盒之内,除了这一顶绿帽之外,还有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一行字——此乃赤阳冠,有强化火系术法之功效。
  让陈伟松想不明白的是,这赤阳冠为何是绿色的。不应当是黄色或者橙红色吗?
  火系术法,秋水落霞剑法就是水火交融之术法。
  假如纸条所说是真的,那一试又何妨?
  他前后检查了这赤阳冠几次,发现没有任何机关之后,便把它戴在头上。
  紧接着,解开腰间佩剑,往剑中注入灵液霞光运转!霞光流转,光芒果真要比原来强烈了三分。
  这真的是法宝?
  陈伟松微微低头,他隐约记起从三两年前开始,北海镇上每年都会有一两件有特殊功效的法宝拍卖。陈家也有幸拍得两件,那功效甚至没有此绿帽显著。
  而陈梓迎的修为也是在近两年突飞猛进的。
  这时候陈梓迎送来这绿帽。难不成是在暗示什么?
  这三房背后,有高人!?
  不行,此事一定要尽快禀明爹爹!
  与此同时,三房背后那位“高人”正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面画符。
  最近他从镇上买回来了一张残缺的仙符,他正试图把仙符还原。
  砰!
  房间的门忽然被人用力撞开,带来一阵强风。陈长青本来快要画好的符咒被这强风一吹就落在了地上。
  陈长青回头一看,一道黑影瞬间就扑在了他的身上。
  “哥哥!”陈梓迎直接就哭了出来。
  陈长青一愣,抱紧陈梓迎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刚才送礼物过去给陈伟松,她娘说三房送不出什么好东西。还说哥你是废物。我快气死了。”陈梓迎把脑袋埋在陈长青的小腹上,边哭边说。
  妹妹太委屈了!
  陈长青蹲下来,一边摸着陈梓迎的脑袋一边说:“迎儿不哭。没事了哈。你哥哥是不是废物,你还不知道吗?”
  陈梓迎泪汪汪地看着陈长青:“哥,我不想他们说你是废物。哥哥你明明这么强。”
  陈长青把手指放在嘴边:“嘘,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陈梓迎抿了抿嘴,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以后其他人这么说你,我是不是同意他们就好。跟着一起说你是个废物?”
  陈长青:“……”
  陈梓迎:“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陈长青脸一板:“站起来,走吧。我们开始上课了。两天前让你背玉门界四国一岛的历史,你可背好了?”
  陈梓迎:“……”
  怎么哥哥看起来忽然不高兴了?
  ……
  在玉门界,分别有四国一岛。四国国家,一个岛国。
  四个国家分别是杨景国,兰若国,珉国,罗刹国。一岛是天火岛。
  北海镇就位于杨景国,与兰若国接壤。
  在杨景国活跃的有三大宗门,分别是镇岳宗,无间门以及水月派。其中镇岳宗与无间门都是中级仙门。镇岳宗宗主乃地仙修为,百年内还有门人修成真仙;而无间门百年未出真仙,只剩下掌门一位仙人独力支撑。至于水月派,是杨景国第一大宗门。也是杨景国的护国宗门,水月派掌门已达天仙修为,旗下还有三大长老达到地仙修为。除了这三大宗门之外,杨景国各种小宗门林立,就不一一细数了。
  陈梓迎说起本国历史的时候,还是朗朗上口的。可一说完杨景国的历史,陈长青让她背诵其他国家的历史时,小姑娘就开始装委屈了。
  她背不出来。
  看着陈梓迎凝在眼眶上的眼泪花,陈长青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背不出来就算了。你记着杨景国的历史就好。下面我跟你说一下六大仙门的历史典故。”
  陈长青穿越到此地已经二十年,从十岁那年他掌握玉门界文字之后,他就开始熟读玉门界的历史。
  这会儿十年过去了,对玉门界的历史典故陈长青了如指掌。
  “六大仙门,分别是玉门教,天越宗,神兽宗,灵月派,烈火门,无情观。据说在千万年前,这六大仙门依然活跃于世。只是在八百多年前,魔界入侵正界。六大仙门联手抗敌,最终元气大伤,只能隐世恢复,静待下一次千年之劫的到来。”
  “除了玉门教之外。其他五门都在凡间留有通道。传说,通往灵月派的通道就在水月派之中。水月派不过是灵月派下面的一个分支帮助灵月派筛选有潜力的门人。”
  “除了让宗门帮忙招收弟子之外,六大仙门每隔二十年都会玉门界内打通无数仙界裂缝。只有仙缘深厚之人才能找到并且进入这仙界裂缝。裂缝之中有宝物,有仙器,有修炼的功法,也有通向仙门的路。这一切都是仙门给有缘人的考验,只要通过考验,就可以进入仙门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