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章.是兄妹就来砍我

  北境,北海镇。
  因为几天前的一场大战,北海镇大部分家族都在休养生息。
  为了镇防队弥补损失惨重的人手,导致了欧阳桥不得不临时从各大家族之中抽取人手出来,搭建临时的镇防队。
  像陈家就有陈伟松等几名年轻子弟临时加入了镇防队。
  陈长青此时正在别院凉亭教育陈梓迎。
  “迎儿,不是哥哥想说你。但是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八九岁的小孩了。不是所有的话都可以用童言无忌圆过去的。”
  在经历了绝情宗事件,还有这次的修罗魔种事件之后,陈长青发现了陈梓迎一个小问题。
  说得好听点,就是语出惊人。说得不好听就是口没遮拦。
  最近的几次凶险,让陈长青确认了这世界极其凶险。一不小心,甚至是说错一句话,可能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哥,我知道了。以后我说话一定会想清楚再说的。”
  陈长青看着陈梓迎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行了行了,别一副要哭的样子。对了,你早上的时候去了四叔那边,四叔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好很多了。人已经清醒过来。”陈梓迎点了点头。
  陈长青微微颔首:“如此便好。”
  就在此时,仆人小张忽然快步走来。
  “长青少爷。长房那边,又派人送礼来了。”
  陈长青闻言,不禁摇头苦笑:“退回去吧。”
  长房之事,陈长青已经从陈伟松那边知晓,他也不想计较。只是这长房那边三番四次地送礼过来,让他有点尴尬。而且,就长房那点礼物,他现在还真看不上了。
  陈长青现在可是被仙人点拨的人。
  陈长青让小张去把长房的人打发走,然后心想:看样子回头还要找陈伟松聊聊。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外面额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阵策马奔腾的声音。
  随后,陈长青就听到了呼声传来:“喜报,喜报。三俗道人与国师联手,成功封印魔界裂缝!”
  “喜报,喜报。三俗道人与国师联手,成功封印魔界裂缝!”
  呼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陈长青吸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父亲他们估计也很快回来了。
  自己给他们准备的惊喜有点多,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被吓得心梗。
  嗯,修者应该是不会心梗的。
  这天晚饭之后,陈长青便回到了房间。
  他花了几天的时间,整理好了此番的收获。
  其一,是在一名灵月派的地仙面前混了个眼熟。印象应该还算不错。
  其二,通过刘时韫的关系,解决了自己的修为问题。
  其三,有借口给家族献上聚光术的修炼方式。
  其四,获得了刘时韫的一缕呆毛,不,是一缕银发。
  其五,就是刘时韫答应陈长青会帮他弄到秋水落霞功的完整功法。
  这五点里面,陈长青觉得第一点最为重要。
  以后陈长青有什么不能公开的小秘密,全部都可以往刘时韫身上推。
  嗯,未婚妻·工具人·欧阳咏风从现在开始可以正式下岗了。
  当然了,陈长青敢这么做自然是经过刘时韫的同意的,必须是无伤大雅的小事,不涉及因果,更不能为非作歹,不然刘时韫可以马上感应到。
  到时候他要干掉陈长青易如反掌。
  至于刘时韫的那点银发,作用有二。
  一来,它是一种仙缘宝物。等仙门大开之日,带着银发出去溜达,会增加遇到灵月派仙缘的几率。二来,它也是护身法宝。注入灵液默念三俗道人尊名便可使用。每根发丝都可以化作一把缩小版的冰晶小剑组成剑阵,可攻可守。
  不过这护身法宝只能使用一次,使用过后就会消失。
  除此之外,刘时韫还对陈长青目前正在修炼的《锐金烈阳决》提了一点建议——真金不怕火炼!
  陈长青到现在都还没有想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要释放出灵力,让烈火烧一烧?
  此是暂且不管。
  次日一早,陈长青乔装出去,探听关于各种事件的小道消息。
  有一件事,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就是经过的欧阳桥的调查,发现那个舍身成魔,导致修罗魔种出世的人,很可能就是黄沙盗的余孽名为“龙头”的狠人。
  想到黄沙盗,陈长青就想到了段惊阳。他好像也是绝情宗的人?最近好像也没他的消息。
  在街道上逛了一圈,陈长青便回到了陈家。
  他看到陈梓迎正在修炼,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换了一身衣服,也坐在院子里面开始修炼。
  经过了修罗魔种的这件事之后,陈长青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修炼了。
  当然了,在其他人的眼中,他依然是个灵井境前期的小新人。
  作为修者这个人设,陈长青并不出名。
  但是作为气运之子的人设,他可以说是扬名立万了。
  陈长青目前真实的修为是灵湖境前期,在北海镇这里也算是排得上号的高手了。
  但是,这几天他修炼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识海之中灵泉已经化为灵湖,灵液汪汪一片,灵液总量比灵泉期时增加了有十数倍。
  可是,这灵液的质量,却反而不如之前了。
  每个修炼大境界的提升,最大的变化就是灵液的总量。随着灵液的增加,修者可以使用消耗更大,威力更强的术法。而以前所用的法术,可使用次数也会变得越来越多。
  当一个修者的根基越牢固,那么他的灵液就会越浓稠,灵液越是浓稠,那么所占的空间就会越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某个强大的术法使用时一般会消耗一井的灵液。要是你的灵液足够浓稠,质量足够高,那么可能只消耗半井的灵液就能释放这个术法。
  还有一点就是,灵液越是浓稠,突破时遇到的阻碍就会越少,越容易突破。
  不过还有另外一点就是,陈长青在书上看过灵液越是浓稠,在灵海后期,渡劫成仙的时候就会越困难,遇到的雷劫就会越危险,而成仙之后也会变得更强。
  具体是什么原因陈长青不知道,书上也没说。
  言归正传。
  现在陈长青在修炼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灵液不像之前那么浓稠了。
  他担心自己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心有点慌。
  他继续采用《锐金烈阳决》的传统修炼方式,压缩,碰撞体内的灵液,试图再次让灵液的质量提高。
  但是,与在灵泉境的时候不一样,这种修炼方式却收效甚微。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还是说,依靠压缩碰撞这种手段去提升灵液质量的法子太柔和,不管用了?
  刘时韫前辈说的是不是就是说要给灵液带来更多外部压力的意思?
  可是,这要怎么操作?
  陈长青停止了修炼,盘腿坐在原地,摸着下巴思考着。
  就在这时候,有人从他身后悄悄捂住了他的眼睛。
  陈长青:“李婶,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陈梓迎松开手:“哥,你讨厌!”
  陈长青忍不住一笑:“哟,原来是我们可爱的小迎儿啊。”
  陈梓迎转身走到陈长青面前,蹲坐了下来:“哥,你在想什么?”
  陈长青想了一会儿,就忽然对陈梓迎说道:“迎儿,要不你用秋水落霞剑砍我几下?”
  陈梓迎一脸懵:“哥你疯了吗?”
  陈长青解释道:“不不不,我只是想到了一种修炼的方式。”
  “哥,我不敢。”陈梓迎眉头轻皱,一脸疑惑地看着陈长青,“要不等四叔好了,你找他帮你?”
  陈长青:“……”
  说好的说话的时候要思考一下呢?
  你是想让四叔来砍死我吗?
  陈梓迎吐了吐舌头:“我说错话了说错话了。哥你别生气。”
  陈长青失声笑道:“我怎么觉得你丫头是故意的呢?”
  陈梓迎:“那哥你需要做什么准备吗?”
  陈长青点了点头:“等会我会把灵液转化为灵气,然后外放出体外。那效果有点像灵光罩的。总之你看到我的身体外出现一个透明的罩子,你就用秋水落霞剑砍我就行了。”
  陈梓迎带着疑惑点了点头:“真的没事吧?”
  陈长青笑道:“你放心,伤不到我的。”
  陈梓迎又问:“真的有人这样修炼的吗?”
  陈长青:“就试一试,试一试。失败了又不会怎样。妹妹要听哥哥的话,让你砍我就放心砍吧。”
  陈梓迎转身往后走了几步,拿出修炼用的木剑回头看着陈长青:“那哥你做好准备哦。”
  陈长青也站了起来,激发灵液。灵液在陈长青的催动之下化为灵气,在他的身前慢慢变幻聚拢,形成了一个纯粹由灵力构成的光罩。
  “我来咯!”陈梓迎挥了挥手中木剑。
  陈长青用力点了点头:“来吧!挥剑吧!”
  陈梓迎高举木剑,霞光聚拢,集中在木剑之上,一道霞光直接就砍向陈长青。
  霞光与灵光碰撞在一起,陈长青面前的灵力护罩晃荡了一下,表面荡出了一层层的涟漪。
  “再来!”
  见没啥效果,陈长青又喊了一句。
  陈梓迎转身又是一剑。
  霞光与灵光再次碰撞,灵力护罩的光芒再次黯淡了几分。
  陈长青继续催动灵液,灵力护照光芒再现。
  “再来!”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走来一人。
  正是陈浩东。
  本来,在陈长青开始修炼的时候,早已经把下人都打发走了,并且让他们不许任何人进来。
  可进来的人是陈浩东,下人们想拦都拦不住。
  陈浩东一进来,就看到陈梓迎朝着陈长青挥剑,整个人都懵了。
  “迎儿,你在做什么?”
  陈长青本能地想要撤掉护罩,还好他最终还是及时作出反应——不能撤!
  那霞光打在护罩之上,护罩依然毫发无损。
  陈浩东已经一个箭步挡在了陈长青面前。
  “爹……”陈梓迎一脸尴尬。
  陈长青也是懵了。
  陈浩东厉声道:“你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