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十六章.我的符咒真不多了

  陈长青在情急之中就使出了一张蛇藤术的符咒出去。蛇藤术为木系法术。一缠上石魔就迅速生长,无数的藤蔓把石魔包裹起来。
  欧阳咏风见机,小短斧又出现。飓风刀与力劈山河的组合武技再次使出,直接朝着朝着那石魔砍过去。
  石魔故技重施,命令傀儡人偶飞身挡来。
  欧阳咏风并没有犯下同样的错误,身子一顿,施展挪移的身法绕过了傀儡。
  一斧劈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石魔发出了一声怒吼,他的身上爆发出黄色光芒,瞬间把那些缠绕在他身上的藤蔓一条条撑开。
  陈长青脸色露出失望的表情,果然用低级符咒对抗灵湖境还是太勉强了吗?
  不过似乎这天生灵物更容易受到属性克制的效果?
  藤蔓被撑断的瞬间,欧阳咏风的短斧已经砍在石魔身上,石魔身子微微一侧,短斧直接就从他肩膀砍下去,直接没入石魔体内。
  石魔左掌往前一推,直接就把欧阳咏风击飞。
  欧阳咏风重重地落在陈长青的面前。
  陈长青:“……”
  石魔把短斧拔出扔到了地上。
  那伤口正在慢慢地愈合。但是显然愈合的速度已经没先前那么快。
  “我就看看,你们这些人还有什么手段。”说罢,石魔就指示傀儡人偶守在门口,“别再让漏网之鱼进来妨碍我。”
  陈长青看着那石魔一步一步走过来,他的手慢慢地放在了自己的腰间。
  对方是灵湖境,甚至有可能是灵湖境的后期。以现在陈长青的实力确实是打不过的。
  但是拖上一段时间倒也未尝不可。
  不过首先得让欧阳咏风恢复战力才行。
  欧阳咏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她看了陈长青一眼,她想问陈长青是否还有刚才那符咒。要是再限制住那石魔一次……欧阳咏风安叹了一口气,就算再限制那石魔一次,自己也没有足够的灵液使出刚才那招了。更何况,那符咒是家族给他危机之际所用的,肯定也不会再有了。
  没想到陈长青却忽然丢过来两个瓶子:“是家族给我的回灵丹跟止血丹,让我用在危机之际。”
  “好!”欧阳咏风不作他想,连忙倒出灵丹。
  那石魔见状,猛然加速。
  陈长青立刻又从腰间锦囊拿出了一叠符咒。
  没错,是一叠。
  无数寒冰符咒飞出,那石魔只觉得地面上一阵阵寒气升腾,他的双脚开始结冰,速度骤降。
  石魔灵力爆发,把那寒气驱散,冰层震碎。
  然而,陈长青又喊了一句:“此乃我家族特赐于我的符咒,让我务必用于危难之际。”
  石魔抬头一看,又是一堆的符咒飞过来。
  石魔:“……”
  欧阳咏风:“……”
  你家族到底给了你多少的好东西啊?
  这一次飞出来的是攻击符咒,什么烈火咒,什么雷光咒,冰箭术之类的攻击符咒全部打在了石魔的身上。
  欧阳咏风也趁着这个机会,吃下了回灵丹跟止血丹。
  她的伤势倒是无碍,只是灵液消耗过多,此时得到补充之后,整个人的状态都好了不少。
  欧阳咏风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后有人在轻声说话:“欧阳小姐,你还能使出刚才那招组合武技吗?”
  欧阳咏风一愣,才意识到是陈长青的声音。
  欧阳咏风点头:“可。”
  “那等会听我提示……”
  陈长青话还没有说完,石魔已经怒吼着冲了过来,刚才那些低级的符咒根本无法对子石魔造成伤害。
  那个臭小子太惹人恨了。
  他手指一抬,指向陈长青。
  他决定要先把那碍手碍脚的臭小子石化。
  陈长青又是扔出了一张符咒。
  一个半透明的护罩出现在他与欧阳咏风的面前。
  灵光罩!
  “此乃我家族特赐于我的符咒,让我务必用于危难之际。”
  欧阳咏风跟石魔都无语了,你家族是多怕你出事啊?
  居然还有。
  黄光与灵光罩碰撞。灵光罩瞬间化为石质。然后就碎掉。
  石魔又打连输射出了三道黄光。
  啾啾啾!
  陈长青又扔出了三张符纸,还是灵光罩:“此乃我家族特赐于我的符咒,让我务必用于危难之际。”
  “闭嘴!你给我闭嘴!”石魔抓狂了。
  虽然他是天生天养的灵物化魔,本身就天赋异禀,而且又达到了灵湖境后期,有一湖的灵力供他使用。但是,接连的战斗对他的消耗依然很大。
  灵光罩是吧?我就冲过去砍了你这小子。
  他灵气化形,手中幻化出一把长刀,直接就朝着陈长青冲过去。
  陈长青拉着欧阳咏风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又扔出了一张符咒。
  就剩一张了吗?
  石魔冷笑,欧阳咏风脸色变得凝重。
  符咒落地,无数树藤从地上伸出来,变成了一个球形的护罩,把陈长青跟欧阳咏风姐弟、周龙都包裹了进去。
  神木护罩。
  一看到这护罩,石魔就懵了。
  这神木护罩是一个中级的符咒,木属性。
  这石魔是天生的灵石,要打破这护罩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是,这肯定是你最后的手段了吧?石魔猛吸了一口气,挥舞手中长刀直接砍向那神木护罩。
  护罩之内,欧阳咏风看陈长青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难道这就是师傅说的能帮我渡劫之人。
  欧阳咏风看陈长青神色凝重,甚至有点苍白,不知道为什么就心中一痛。
  他虽然是一个普通凡人,但是已经尽力。家族符咒肯定也用得差不多了吧?这神木护罩的符咒应该就是他最后的手段了。
  要是等会神木护罩被破,我就算是拼尽全力,也要让他跟弟弟逃出去。
  欧阳咏风刚下定决心,陈长青就喃喃说道:“还剩下两百一十八张符咒,神木护罩就剩下两张。估计最多只能撑三个时辰。”
  欧阳咏风傻眼了:“什么?”
  陈长青叹了一口气:“欧阳小姐,真的是万分抱歉,家族给我的护符所剩不多了。最多只能撑三个时辰。不过,我倒是还有八张蛇藤术的符咒,三张爆裂种子的符咒假若有机会的话……”
  欧阳咏风一头冷汗:“您到底是哪家的?”
  “北海镇陈长青,见过欧阳小姐。”陈长青抱拳说了一句,“我们言归正传,我刚才说到,我还有八张蛇藤术的符咒,三张爆裂种子的符咒。我会先释放爆裂种子的符咒去削弱那石魔,让他受创。然后再寻找机会连用腾蛇术的符咒,限制他的行动。”
  “你找到机会就果断出手。用你那一招组合武技。”陈长青一口气说完,把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他很清楚,自己的那些初级符咒,就算真的能伤到石魔,也不可能致命。要消灭这邪魔,重任还得落在欧阳咏风身上。
  欧阳咏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陈长青,心中如同惊涛骇浪。
  此人城府太深了!
  怎么陈家有此子,我怎么一直不知道?
  本来欧阳咏风以为,他已经没有那种蛇藤术的符咒了,谁知道他不但有还有八张之多。
  要是陈长青连续使用,那石魔已经中过一次计,定然会多加小心。所以他一直都在表现自己已经把蛇藤术的符咒用完了。然后又用了无数无关紧要的符咒。去误导那石魔。
  只要在关键时候,那石魔毫无防备,陈长青再来几次腾蛇术的符咒,完全限制石魔的行动,她就有机会一击砍杀这只邪魔。
  神木护罩之外,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不一会儿,神木护罩就被石魔砍出了一个大口子。
  陈长青与欧阳咏风把欧阳子枫跟周龙拉到了护罩边缘期待着。
  “臭小子,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终于,石魔一刀把神木护罩劈开了一个口子。
  是机会了!
  陈长青又扔出了一堆符咒。
  又是火光与雷光混在打在那石魔身上。
  石魔这会儿是真的杀红了眼,不顾一切举着大刀冲上来。
  他要把那臭小子砍成肉泥!
  然后他刚抬起手,就感觉到体内的异样。
  无数藤蔓枝叶从他的身体内生长出来,鼻孔,嘴巴,甚至毛孔……
  陈长青低声喊了一句:“爆!”
  无数的爆裂种子在石魔体内爆炸,一瞬间那石魔被炸得残缺不全。虽然依然能看出他在慢慢复原,但是速度已经远不如之前了。
  在陈长青刚才打出符咒的瞬间,暗地里把三张爆裂种子的符咒打出去了。
  但是在那个时候,石魔根本不以为意。
  这一连串的爆炸在石魔的身上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缺口。
  他痛苦地跪在地上,就连那灵力凝聚的长刀都因此消散了。
  陈长青见状,立刻使出四张蛇藤术的符咒。
  无数藤蔓从地底下伸出来,一层又一层地把那石魔捆住,从脚一直到身,一直蔓延到脖子。
  欧阳咏风凝聚出短斧,飓风刀结合力劈山河。直接就朝着那石魔砍下去。
  远在门口的傀儡试图过来挡刀,却被陈长青又使了一张蛇藤术的符咒把它留在原地。
  眼看着欧阳咏风的短斧要把石魔一刀两断,那石魔忽然抬起头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颗灵珠的虚影。
  “相伴千年,你真的舍得把我斩杀吗?”说话之间,那石魔的双眼发出两道黄色光芒。
  光芒射入欧阳咏风的双眼之中,她的动作居然忽然停滞了。一颗灵珠的虚影出现在她的小腹之上。
  陈长青一拍脑袋:“搞什么?”
  千算万算,算漏了这么一招?
  欧阳咏风整个人身子一软,整个人啪嗒一声倒在了地上。
  石魔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我看你还有什么招?”
  他灵液运转,灵力迸发而出,再次把藤蔓给挣脱。身上的一个个缺口也在加快恢复的速度。
  其实他也是强弩之末,但是要对付一个陈长青也是足足有余的。
  正当他挣脱之际,却忽然顿了顿:“有人破阵了?”
  陈长青本来还在想着下一步还能用什么手段。他还有百来张符咒,身上装备的符咒都没用过,逃走应该还是没问题。
  只是他听到了石魔那句话,却又顿了顿。
  有人破阵了?
  就是外面来救兵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天皇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石魔挥刀直接砍向陈长青。
  既然有人来了,那就再等等?
  陈长青又用了一张神木护罩的符咒。
  石魔:“……”
  就在神木合拢的一瞬间,陈长青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不许伤我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