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十二章.就是要圣母心怎么着?

  陈长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强大的吸力从虚空之中吸了出来。
  四周围又传来了诸葛养天的声音:“南峰塔内不得舞弊,事不过三,下不为例。”
  陈长青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本能地四处看了几眼,然后用灵石恢复了消耗的灵液。
  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他看向了那两幅字帖……
  这第二层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也不知道会不会强行让迎儿去闯关。
  终究是时间太少,无法做好所有的应对。
  不行,还是得去看看。
  陈长青迟疑了一下一咬牙就做出了决定。
  ……
  另一边,陈梓迎有点懵。
  怎么每次都忽然就断了?
  陈梓迎挠了挠后脑勺。
  不过她很确信刚才就是陈长青用万里同心咒传来的消息。
  因为万里同心咒必须要血脉相连的人才可以使用。
  于是小姑娘就站了起来,走向了那两幅字帖,伸手指向了左边的字帖:“这张是真的。”
  “恭喜小友过关。”
  下一刻,一道光柱出现在陈梓迎的面前。
  小姑娘鼓起勇气,迈步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我就找个地方藏起来!
  陈长青与陈梓迎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入了南峰塔仙界裂缝的第二层。
  陈长青只觉得眼前一黑,等他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四周围充斥着一阵酸臭味。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他隐约记得在自己昏迷过去之前有一道金光钻入了自己的识海。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发现四周围的异味越来越重。
  是硝烟的味道,夹杂着泔水的酸臭味。
  他试图检查自己的识海,却发现自己的识海之中灵井枯竭。
  什么情况?
  他吓出了一阵冷汗。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是一条长街……
  也不能说是长街,只能说这里是一天泥泞的村间小路。
  四周围都是破烂的棚屋,路上是一个个看上去毫无生气的人。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衣衫褴褛,面色蜡黄,双眼没有半分神采,看不出任何一丝的朝气。
  这里是……
  怎么回事?
  陈长青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发现自己的双手十分瘦小。
  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唔,这第二层的考验,是角色扮演?
  这一段,可能就是诸葛前辈曾经经历过的历史?
  这一切应该都是幻觉?
  陈长青正这么想着,忽然有人拉了拉他的手臂:“哥哥,我饿了。”
  迎儿?不,不是迎儿的声音。
  陈长青回头一看,看到了一个看上去六七岁,小女孩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小女孩面黄肌瘦,留着短发,双眼看上去清澈透亮,手上布满了细小的伤痕。
  陈长青:“……”
  眼前的画面,感觉,嗅觉都无比真实,他甚至怀疑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他的脑中也出现了这个男孩子的记忆。
  现在是杨景国建国第六十年,因为遭遇了一次大型的魔界入侵,杨景国元气大伤,被临近兰若国大举入侵,民不聊生,生灵涂炭。
  男孩没有名字,周围的人都叫他虎子。眼前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其他人则是叫她虎妞。
  二人的父母在战争中死去了,他们是为了躲避战乱才来到这条村子的,可是没多久村子也一样遭遇了战乱。
  不信,我不信。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只要熬到南峰塔的仙界裂缝结束,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陈长青看了那小女孩一眼,没有理会她,直接躺到了地上。
  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反正在这种幻境之中就算是挂了应该也不会危及性命的。
  一切都是幻觉!
  没一会儿,陈长青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然后有人推了推他的肩膀:“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先可口水吧,等会我去给你找吃的。”
  陈长青抿了抿嘴,不能理会,不能与这里的人有交集。要谨记,对于这个幻境来说,我不过是一个过客。
  陈长青坚决不动!
  他仿佛听到了耳边传来了一声哽咽声。
  铁石心肠!
  要忍着,不能心软。
  都是假的!都特么是假的!
  咕噜咕噜。
  陈长青的小肚子发出了一阵阵的声响。
  明明是幻境,为什么肚子饿的感觉那么真实?
  难道是真的?他真的因为某些原因发生了二次穿越?
  要是这样的话……
  那自己真的是与萝莉太有缘了吧?
  陈长青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
  他感觉到身边一阵香气传来,烤地瓜的味道。
  又是那个小女孩的声音传来:“哥,吃点东西吧。你一定要撑过去。诸葛哥哥已经上京请命,他答应过我们,肯定会救大家的。”
  听到这句话,陈长青松了一口气。他几乎可以肯定,这里依然是南峰塔的仙界裂缝之中,这一切都是幻觉。
  可是肚子还是很饿啊。
  陈长青这么想着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小女孩的一声惨叫。
  紧接着传来的就是有什么东西被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哥哥,救我……”
  “你这个丑丫头,居然敢偷老子的地瓜?老子今天就让你好看!”
  陈长青:“……”
  这幻境,太狠了吧。
  要忍着……
  我一定要忍着……
  我呸!
  还忍个毛线!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
  虽然陈长青知道眼前的一切很可能都是假的。但是无论是声音,画面,气味还是感觉,这一切一切都实实在在地在给陈长青带来了最为真实的感受。
  打个比方,就算是你在电影院看电影,看到电影里面的反派在凌辱一个小女孩,你都会有出手救人的冲动,因为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有同情心,同理心的。
  尽管陈长青一再提醒自己,不能圣母心,不能强出头。可是终究他还是忍不住了。
  这已经不是是不是圣母心的问题了,而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触动到了陈长青的道德底线了。
  而且就算他要圣母心,那又怎么样?
  他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看到了一个邋里邋遢的大叔正托着小女孩往一边走。
  陈长青一个飞扑过去。
  谁知道那个大叔一脚就踹在了陈长青的身上。
  陈长青啪嗒一声就被踢飞了。
  习惯了修者的体魄之后,陈长青再度使用普通人的身体先得十分不自在。
  尤其是这个小男孩还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不知死活!”那大叔瞪了陈长青一眼骂了一句。
  陈长青裂开嘴一笑,不知道为啥他觉得有点兴奋,他看着那个大叔,再次拼了命似的冲过去。
  那大叔再次一脚踢过来,陈长青却仿佛早有预料,身子往左侧微微一偏躲过了这一脚,他冲到了大叔的身边一手拉住那小女孩的手,一嘴巴就咬向了那大叔的手背。
  那大叔痛苦地喊了一声,抓住小女孩的手就松开了。
  陈长青拉着那小姑娘转头就跑。
  那大叔疯狂地追上来,陈长青皱着眉,打量了一下四周。
  然后朝着一面断墙的缝隙钻了进去。
  两个瘦小的小孩一下子就从缝隙钻过去,那大叔见状,怒骂了几句却无可奈何。
  从缝隙中传过去之后,陈长青就带着小姑娘一直跑,跑到了一间废弃的小屋子里面,二人才停了下来。
  小女孩不停地喘着气,脸色通红。
  陈长青也是一身的大汗。
  “哥,这个地瓜……还,还在。”小姑娘从怀中拿出了地瓜,递给了陈长青。
  陈长青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心里五味杂陈。
  终究,还是把自己陷进来了。
  陈长青接过地瓜,用力掰开了两半:“一人一半,我们都要活下去。”
  陈长青一边吃着地瓜,一边不由自主地想道:不知道迎儿经历的又是什么故事呢?
  ……
  陈梓从黑暗之中慢慢地恢复意识。
  她发现身子一直在颠簸,她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一个小男孩背在身上。
  一段记忆出现在她的脑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
  陈梓迎完全搞不清楚情况,她只知道眼前背着自己的小男孩是自己的哥哥。
  不对,明明自己的哥哥叫陈长青。
  可是,脑子里面的这段记忆是谁的?
  她年纪太小,又没有冒险的经验,一时间分不清真实与幻境。
  “别让他们跑了!”后面传来一阵阵追赶的声音。
  小孩子走得不够快,尤其是在背着一个人的情况之下。
  后面不知道谁忽然放了一支冷箭。
  冷箭飞来,也不知道小男孩是不是听到了后面的破风声,身子一侧。
  冷箭直接就刺入了小男孩的肩膀上。
  小男孩发出了一声惨叫,侧身就滚落了山崖,陈梓迎也失去了平衡,跟着一起滚下去。
  陈梓迎感觉到,即便是受了箭伤,小男孩依然奋不顾身地保护着自己。
  他,跟哥哥很像……
  二人滚落山下,陈梓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看到倒地的小男孩。
  他一身是伤,脸色发白。
  他看着陈梓迎露出了一抹微笑:“迎儿,你没事就……好。答应我,要活下去,我们都要活下去……”
  陈梓迎泪流满面:“嗯,我们可以活下去,我们一定可以活下去的。”
  活下去……
  这时候无论是陈长青跟陈梓迎都不知道,这第二层的考验很简单——就是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