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九章.什么时候你会觉得妹妹长大了?

  仙缘宝物,陈长青也不是没见过。
  比如说上次黄茹凤给他看过的那块红布,比如说刘时韫给他的那一缕银发。
  像红布那种自带仙界裂缝的仙缘宝物差不多,而且这块“瓦片”上面也没有什么灵力的波动。上面应该是不具备隐藏小世界的条件。
  “是不是要把这个带去山崖那边?”陈梓迎问。
  陈长青摸了摸下巴:“也有可能。这个应该是当年海神交给那小孩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还有……”
  陈长青顿了顿,看向了陈梓迎:“为什么那老人家会把你认错是海神呢?”
  陈梓迎也是一头雾水:“可能是脑子问题?”
  陈长青一边摆弄着“瓦片”,一边疑惑地说:“也许是思维有点混乱。但是按理说,也不应该把你认错为海神啊,海神大人难道还是个萌妹子?”
  有听说过龟丞相,龟仙人,没听说过龟仙女啊……
  奇了个怪了。
  “走吧,趁还没有天黑我们再去一趟山崖那边。”陈长青作出了决定。
  陈梓迎:“那里不会是魔界裂缝吧?”
  陈长青沉默了,虽然他很想说陈梓迎乌鸦嘴。但是想了想,确实是有这么个可能。
  这“瓦片”上面没有灵力感应,今天早上去那岩洞的时候也没有灵力的波动。
  这只能证明,这个裂缝没有达到触发的条件,并不能证明到底是什么裂缝。
  系统给的任务?
  现在陈长青就觉得这系统老是给自己挖坑。
  不可信!
  “哥,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陈长青叹了一口气:“我在想,要不要去冒险。”
  上次进了魔界裂缝,真的是走运才能遇到刘时韫得以逃出生天。
  这次能有上次那么好运吗?
  “哥,你觉得那海神有多强?”陈梓迎忽然问道。
  陈长青放下了“瓦片”,摸了下鼻子然后回了一句:“让我想想。”
  北海海神的本体是一只灵龟。本质上也是灵物产生灵智,然后开始修炼。
  这与之前遇到的石魔有点像。不过那石魔是入了魔道,这灵龟修的是仙道。而且受到香火供养,至少修炼了两百年。
  陈长青吐了一口气:“至少是地仙级的实力。”
  “要不我们回去吧?我们实力这么弱,爷爷也不会怪我们的。”陈梓迎的表情既为难又委屈,一方面担心四叔的情况,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哥哥去冒险。
  想到四叔,陈梓迎抽了抽鼻子,眼睛里面隐约有泪水在打转。
  从此可见,陈梓迎在这些年被陈长青调教得十分好,至少没有圣母心,明知事不可为也要强行让陈长青去冒险。
  陈长青微微叹气。
  可他现在是被系统推着走。更何况,就算祖父不会责怪下来,陈长青会责怪自己。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头:“没想到现在是我圣母心了。”
  “什么母?哥你不是男人吗?男人不就是公的吗?”陈梓迎问。
  陈长青:“……”
  陈长青收起了“瓦片”站了起来:“走吧,我们去看看吧。”
  陈梓迎:“真的去吗?”
  陈长青点了点头:“走吧,为了四叔怎么都得去看一看。”
  “要是进了魔界裂缝出不来怎么办?”陈梓迎问。
  “只能用这个了。”陈长青拿出了刘时韫的头发,“也可以试试能不能联系上前辈。”
  陈梓迎:“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后手了吗?”
  陈长青摇头:“最强的后手就只有这个了。”
  陈梓迎:“这样太冒险了吧?”
  陈长青:“……”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陈长青笑了笑:“妹妹说得对,要不你还是别去了。”
  “哥你又威胁我。”陈梓迎委屈。
  陈长青:“不是威胁,这次我是说真的。万一进去的是魔界裂缝,我担心我保护不了你。”
  陈梓迎:“可是……”
  “不用可是了,或许这就是仙缘。我进去是有大机缘呢。”陈长青笑着说道,“万一真出什么事,我还可以用万里同心咒联系你。没准我还能有一线生机。”
  陈梓迎咽哽着说:“那你要让我去山崖小屋那边等你。”
  陈长青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可以,走吧。”
  一边走,陈长青一边对陈梓迎说道:“对了迎儿,你要记得你今天做的所有决定。你没错,错的是哥哥。这世界上没人值得让你去冒险知道吗?”
  陈梓迎抬头看着陈长青:“哥我做不到。万一你出事了,我知道救你的方法,我还要放弃吗?”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头:“放弃吧,我不会怪你的。今天的哥哥就是反面教材。”
  陈梓迎用力跺了跺脚:“哥,我长大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今天你教我的事情不对,所以我不要听。”
  陈长青:“……”
  陈梓迎:“哥,我觉得你教我的,面对危险与困难时必须要提起做好万全准备,平日也要居安思危,累积足够应对危险的资本与底牌。可是,人生之中也会遇到很多危险与困难是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我们不能一味选择退缩,假如每次我们都退缩那平日做的准备又有什么意义呢?”
  陈长青听到陈梓迎这番话先是一愣,然后失声笑道:“今天轮到你教育我了?”
  陈梓迎哼了一声:“我说的不对吗?哥,你太怂了。”
  陈长青忽然就哈哈大笑:“迎儿你说得对。面对困难确实是不能一味逃避。我们平时做的准备,就是为了应对不得不面对的困难。”
  孩子这么聪明,到底谁谁教出来的?
  陈长青看着陈梓迎越来越满意。他也知道自己在这些年,有时候确实时怂过头了。
  不过不对啊,刚才迎儿明明比我还怂的?
  怎么变得那么快?
  陈长青蹲下来,向陈梓迎问道:“迎儿你刚才在屋子里面的时候,不是还说放弃了祖父也不会怪我们的吗?为什么会现在又想到了这些?”
  陈梓迎委屈地说道:“因为,因为你是我哥。我不想你冒险。不过既然你决定去冒险,我就知道你有面对困难的决心。知道这是你不得不面对的困难。既然是这样,我只能支持你。还有,还有就是尽量不让自己给你添麻烦。假如你已经做决定了,我还不让你去,就会让你心情不好,给你添麻烦,可能还会让你遇到不好的事情。与其是这样,那我为什么不选择相信你呢?你是我哥哥呀。”
  说到这里,陈梓迎用力吸了一口气:“既然哥哥你会遇到这种不得不去面对的危险与困难,那我以后也会遇到啊。你是个大人了,你怎么能只教我去逃避呢?你之前教我的,不是让我用最安全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吗?”
  陈长青被陈梓迎说得哑口无言。
  他心里感慨万千。
  没想到陈梓迎不但是修为变强了,就连内心也变得更加强大了。
  虽然陈梓迎的表达能力不算太好,但是她说的这番话还是得到了陈长青的认同。
  对陈长青来说,这一次确实是不得不去冒险。
  陈长青用力抱着陈梓迎,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说道:“迎儿真棒!”
  “哥,你都好久没亲过我了。”陈梓迎又委屈了。
  陈长青站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们走吧,来日方长,等哥哥安全回来,以后天天都亲你一次。”
  咦,怎么好像立flag了?以后必须要注意。
  “哼,等我长大了就不让你亲了。”陈梓迎傲娇地回了一句。
  黄昏时分,二人一起来到山崖边上。
  陈长青让陈梓迎留在小屋,然后他在小屋外做好了布置。防御符阵,隐匿符阵套了一环又一环。
  最后陈梓迎看不下去了:“哥,你搞这么多,除非有仙人出手,不然一般修者过来没个半个月都攻不进来啦。”
  “可不一定,你可别小看了天下的修者。”陈长青看了陈梓迎一眼说道。
  妹妹,难道我就没教过你没事别乱立flag吗?
  布置好了符阵,陈长青又把一些干粮与水留下来。
  确保了陈梓迎是安全的之后,他也算是松了一口气:“那我出发了,迎儿你万事小心。”
  “你才要小心呢。这么大一个人还要让我这个做妹妹的操心。”陈梓迎没好气地说道。
  陈长青:“……”
  与陈梓迎道别了之后,陈长青就重新来到了山崖边上。他对着娘亲的坟墓拜了拜:“娘,你一定要保佑我安全。等会我回来给你磕头。”
  说完,他就一个转身跳到了山崖下面。
  他第一时间就飞进了岩洞里面,刚飞进岩洞,陈长青就感觉到被自己带着怀中的那片“瓦片”微微发烫,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
  果然有反应。
  陈长青也没有急着跟着牵引走,而是先换上了一套水系的套装。
  这一套衣服与他之前给陈梓迎的相差无几,总之就非常适合在水边战斗与水底行动。换好了衣服之后,他才慢慢地随着那“瓦片”的牵引走去。
  走了没几步,在岩洞左侧的边缘有一排布满苔藓的岩石。
  陈长青仔细检查了这些石头一下。
  没问题啊。
  除了脏之外,根本没啥特别。
  可是,那“瓦片”的牵引力在这里却十分明显。
  往后走几步之后,那牵引力反而是减弱了。
  难道……是在这些石头下面?
  陈长青想了,然后就用力把那一块块的石头搬开。
  这些石头布满苔藓,而且底下又被潮湿的泥土吸着,搬起来十分不方便。
  陈长青使用了神力符,改变了身形,增加了力量,好不容易才把那一块块的石头搬开。
  搬开之后,他就看到了地上居然有一块巴掌大的缺口,里面不停地有水冒出来。
  那缺口的形状……
  陈长青看了看手中的“瓦片”。
  跟这块“瓦片”居然有八九成的相似。
  陈长青拿着“瓦片”放进去那缺口上面。
  就在此时,那缺口上的小水口一阵波动,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里面传来,陈长青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人就被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