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十一章.这任务太容易让人想歪了

  陈长青听到陈梓迎那可怜兮兮的声音,心一下就揪了起来。
  “迎儿,你不用担心。”陈长青说着看了看四周,感受了一下这四周围灵力波动,“这里应该就是南峰塔上的仙界裂缝。没有魔气入侵,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
  “哥,你不是说这仙界裂缝几百年都没有人打开过吗?”
  陈长青也很无奈,难道要跟迎儿说我这是主角体质吗?
  还是说系统搞的鬼?
  也不是,最近的系统任务都完成了呀。
  他还特意打开了【任务】面板看了一下。
  咦,还多了个新的任务。
  任务:妹妹的第一次
  任务目标:妹妹第一次进入仙界裂缝,总得让她有点收获吧?
  任务奖励:根据陈梓迎获得的收获给予不同的奖励。
  ……
  这任务的标题太容易让人想歪了吧?
  “迎儿假如你实在是觉得太危险,就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陈长青都还没有等到陈梓迎回应,他就感觉到了万界同心咒的联系忽然被中断了。
  他心中一慌,同时感觉到了眼前人影一晃。
  他连退了两步,瞬间给自己加上了一连串的防御性符咒。
  紧接着他定神一看,就看到了一个身穿文士长袍,面容慈祥的老爷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陈长青一愣:“诸葛,诸葛前辈!”
  那老爷子的相貌就跟诸葛养天的那个石像是一样的。
  “小朋友,考核即将开始。任何人都不许有舞弊行为。”诸葛养天笑眯眯地走上前来。
  陈长青抱拳作揖:“小子陈长青,见过诸葛前辈。”
  “不必多礼,能到这里的都是有缘人。有缘人可以参加本次九层塔考核。每次顺利完成一层的考核就会获得一次奖励。另外第一位完成九层考核的话,会有一次额外的奖励。一个时辰之后,考核结束,所有人将会被送出九层塔。”
  “考核?是所有人考核的内容都一样的吗?前辈可以先告知我有何奖励?”
  陈长青是这么想的,万一这奖励不是很吸引的话,他就在这第一层躺着算了。
  “不可。”
  陈长青都还没有来得及问第二句话,诸葛养天的身影就渐渐地消失了。
  陈长青知道,留在这里的不过是诸葛养天的一丝神念,应当也无法回答太多复杂的问题。
  在诸葛养天的身影消失之后,陈长青马上就再次尝试使用万里同心咒。
  然而万里同心咒却遭遇了禁制。
  果然用不了。
  迎儿一个人,能行吗?
  陈长青微微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候,在陈长青的面前出现了两幅字帖。
  【提笔写尽天下苦。】
  两幅字帖上面都写着相同的一行字。
  看到这两行字,陈长青也是一愣。居然是这句话?
  这句话陈长青不但看过,而且颇为熟悉。
  因为诸葛养天从出生到五十岁开始都没有展现出任何修炼的天赋的,随后是因为阅书无数,同时也体会到了人间疾苦,才因此悟道。
  在陈梓迎出生之前,陈长青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位诸葛养天前辈的故事。
  他觉得既然这位老前辈可以在五十岁的时候才悟道得到修炼的天赋,那自己应当也是可以。甚至把诸葛养天当做自己的偶像。他房间里面也有一幅字帖,写的就是这句话。当然了,那并不是真品。
  就在陈长青微微吃惊之际,虚空之中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请分辨出这两幅字帖哪一幅出自老夫之手。”
  是诸葛养天的声音。
  不用战斗?
  那敢情好。
  就算陈梓迎无法分辨这字帖,至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陈长青眯着眼睛,左右观察着这两幅字帖。
  无论是书写的手法,笔力,落款,以及印鉴……表面上看来都是一模一样的。
  陈长青盘腿坐下,摸着下巴。
  对于书法,陈长青完全没有研究。
  但是对于诸葛养天这个人,他却知道得不少。
  【提笔写尽天下苦】这句话,出至诸葛养天的书帖《众生苦》。在写这句话的时候,诸葛养天不过二十六岁。那时候是杨景国建国之初,内忧外患,诸葛养天立志以凡人之躯救众生疾苦。
  于是,他游遍了杨景国各地,观察世间疾苦,最终写出了《众生苦》献给了当时杨景国的国君。《众生苦》经过了层层审查,最终落到国君手上的时候诸葛养天已经三十四岁了。
  国君对诸葛养天多加赞赏,召他入宫,让他到翰林院入职。从那之后开始,诸葛养天做人做事变得圆润了一些。
  陈长青想到了这里,再次看向了那两幅字帖。
  这一次,陈长青终于隐隐看出了两幅字帖的不同之处。
  ……
  南峰塔仙界裂缝。
  第一层。
  一个黑发少年自信地站在两幅字帖前面。
  这个黑发少年便是那个补完诸葛养天字帖的少年郎。
  他叫宋经年,出生在杨景国国度一个世家。他自小就展现了过人的修炼天赋,今年十八岁已经达到了灵湖境的中期。但是相对于修炼,他却更喜欢文学诗词。诸葛养天一直以来就是他的偶像。
  在他的人生之中,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研究关于诸葛养天的诗词文章。
  这南峰塔是他每年都必来的地方,南峰赋的前半段十岁的时候就会背了。之后,他又花了几年的时间,慢慢地把南峰赋补完。
  今天他来到了南峰塔,亲手帮诸葛养天把字帖补完。
  其实从很早开始他就觉得这是打开仙界裂缝的一个方法,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裂缝打开之后居然会把所有在塔上的人都吸了进来。
  只是宋经年不怕,因为他意识到这塔内的考核都是跟诸葛养天有关的。
  这些问题怎么可能会难到他?
  宋经年抬手一指左边的字帖,自信地说道:“这一幅是真迹。右边这一幅,虽然形似,但是落笔神髓模仿的是诸葛前辈年长之后的神髓。前辈心性更趋向于圆滑,心怀天下,内外兼顾,同时也不再有以一人之力拯救藏身的气势。”
  “恭喜小友过关!”
  两幅字帖的虚影消失无踪,一道光圈出现在宋经年的面前。
  他微微一笑,踏入光圈。一瞬间就被传送到了南峰塔第二层。
  ……
  另一边。
  依然是南峰塔第一层。
  陈梓迎与陈长青断了联系之后,猛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不安。
  在陈长青多年的栽培之下,她很快调节了情绪。
  哥哥说了,这是个仙界裂缝,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危险。
  下一刻,诸葛养天的虚影也出现在陈梓迎的面前。
  陈梓迎喊了一句:“老爷爷你先等一会儿!”
  说着,她从锦囊之中摸出了一张张防御性的符咒用上。
  嗯,果然是亲兄妹。
  那诸葛养天的神识也似乎愣了愣,缓了一会儿才开始解释这仙界裂缝的规则。
  陈梓迎听完诸葛养天的描述之后,也明白了这仙界裂缝的规则。
  只是……
  这两幅字帖。看上去根本就是一样的啊。
  陈梓迎伸出手挠了挠后脑勺。
  我怎么记得好像在哥哥的房间见过一样的。
  她反复看了两张字帖几次根本想不到要如何分辨。
  也不知道选错了有没有惩罚。
  难道要随便选一个吗?
  不行,哥哥说过了,万一遇到不知道如何的情况,那就必须要以不变应万变。
  什么都不做的话,应该就不会引起变化,不会引起变化就是最安全的。
  陈梓迎想了想,就盘腿坐了下来,然后拿出一张张符咒准备应急。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
  陈长青犹豫了一下。
  实际上,他已经看出来了两幅字帖的不同之处,意识到左边那一幅的字帖才是真迹。
  但是他却还是在考虑着是否要作答。
  万一,要是万一之后的考核有危险呢?
  要知道,诸葛养天老前辈在真仙修为的时候已经辞去了国师的职务,云游界外一百多年了。现在他的修为有多高谁都不知道。
  那也意味着这仙界裂缝后续的难度可能很高。
  要不就放弃了?直接躺这里?
  陈长青想了想,也作出了决定。
  直接就在一层塔的边上盘腿坐了下来。
  唔,果然就是亲兄妹。
  可是,陈长青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
  他有点担心妹妹的情况。
  迎儿应该也分不出这两幅字帖的区别的。
  所以就意味着这一次系统安排的任务又无法完成?
  之后很可能就会受到隐藏的惩罚?那样一来,可能会遇到更严重的情况。还是得想办法帮陈梓迎过一关才行。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要是万里同心咒还可以用就好了。
  有没有办法可以绕过封禁,然后联系到迎儿呢?
  陈长青想了一下,从锦囊里摸出了一张渡虚符。
  这张渡虚符是陈长青之前画出来做备用的。
  渡虚符的作用就是临时把使用者传送到一个虚空之中。
  假如身处虚空之中使用万里同心咒是否就不会受到这仙界裂缝的禁制影响?
  不过,这仙界裂缝本来就是世界之外的虚空,在这里使用渡虚符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
  陈长青详细地回忆了一下渡虚符的功效,终于确定了用在此地是不会有危险的。只是会在这仙界裂缝之中开辟出一个小裂缝藏身而已。
  于是,他就很干脆地使用了渡虚符。
  紧接着又使用了万里同心咒。
  能成!
  “哥?怎么又能用了?啊,灵液消耗得很快!”
  陈长青的灵液消耗也是奇快,因为本质上来说在同一个仙界裂缝依然是在同一个空间。但是在陈长青藏身于虚空之后,他就等同于到了另一个空间。
  他长话短说:“选左边。放弃第二层。”
  他的话音刚落,就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