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十七章.我,陈长青,绝对不会女……

  镇岳宗,碧螺峰。
  关镇山就坐在自己的茅屋里面,身上散发出一丝丝的道韵。
  欧阳咏风坐在一边的草蒲团上,嘴巴微微张开欲言又止。
  关镇山是个身高两米多的高壮大汉,他看向欧阳咏风爽朗一笑:“风儿,这不像你的性格。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师傅,我不明白这次你为何要请祖父与陈长青过来。”
  关镇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了欧阳咏风一眼:“风儿啊,你体内那灵珠吸收了多少了?”
  欧阳咏风怔了怔,低下头说道:“徒儿最近……”
  “你心神不灵,无法专心修炼。为师推测这多半是跟那陈长青有关。要不,你就是想断了这段姻缘。要不,你就是对那陈长青过于念想。”
  关镇山走到欧阳咏风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所以,我就干脆把陈长青与你爷爷一同请来做个见证,把事情都说得清清楚楚。这事情,终究也是我一手促成的,既然沾上了因果,我自然也要出手解决。”
  欧阳咏风站起来,她很想说自己心中还不知道如何取舍,但是看着自己的师傅,这句话始终没说出来。
  ……
  北境,临北城。
  傍晚时分,陈长青借口身体抱恙,回到了房间休息。
  一直到晚上,华灯初上。
  陈长青趁着四叔去沐浴的空隙,乔装偷偷离开欧阳家的别院。
  此时的陈长青戴着一个蓬松的发套,脸上贴满了胡子,同时他也使了神力符,把自己的体型变得更高大壮硕一些,最后他再用千色绘卷将自己的变为灵海境前期。
  他直接就来到了将军府前,走向了那通缉榜。
  他在通缉榜前停留了一小会儿,然后就伸出手撕下了通缉榜上于子博的那张悬赏令。
  四周围一些修者见状纷纷冷笑。
  “又一个不知死活的。”
  “于子博可是灵海境的高手,而且又是绘符师。居然还有人敢接着烫手山芋?”
  陈长青不顾那些修者的议论,走向将军府对守卫说道:“我要于子博的资料!所有的。”
  “你谁呀你!”那守卫显得有点不耐烦。
  陈长青利用千色绘卷,模仿出了灵海境的灵力。
  灵力迸发,那守卫顿时被吓了一跳:“灵,灵海境?”
  “还不去?”陈长青冷冷道。
  那守卫吞了吞口水,问道:“敢问前辈来自那座仙山……”
  只有来自各大宗门的灵海境修者,才不会被国家登记在册。看陈长青这般模样,肯定不会来自各国的家族。所以这守卫才会有此一问。
  陈长青抬起下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向了那守卫:“这是你应该问的吗?我再说一次,资料。”
  “我,我这就去通报,请,请前辈稍后。”说完,那守卫吓得转身就朝着的将军府内跑去。
  大概过了一刻钟时间,那守卫便随同一人从内走出。
  陈长青看到走在前方那人正正就是将军府副将——卢伟同。
  卢伟同的手上正拿着一叠文书。
  他走到陈长青跟前:“晚辈卢伟同,拜见前辈。今日有幸蒙前辈相助,缉拿于子博这恶贼,将军府愿全力配合前……”
  “不必。”陈长青淡淡说道。
  卢伟同的嘴角扯了扯。
  陈长青冷漠地说道:“我一人足矣。”
  卢伟同:“前辈……”
  “不必多言。”
  卢伟同抿了抿嘴双手交出文书资料。
  陈长青接过文书转身就走。
  卢伟同看着陈长青的背影,目光落在那文书资料上,他在上面放下了追踪子母符。
  只要等会激活了母符,就可以感应到子符的所在。
  陈长青带着文书,慢慢走出城门。
  在郊外树林找了一个小树洞,布置好小结界。确定了安全之后才打开了文书。
  打开文书之后,陈长青皱起了眉头。
  刚才当着卢伟同的面,他不好检查文书。没想到居然被一张符咒。
  不过陈长青却没放在欣心上,他用符咒召唤出了一只追风灵鹫,让它叼着这追踪符飞走。然后他就把文书藏在锦囊之中,然后再换了一身衣服,再次换了伪装重新回到城中。
  在城内绕了一圈,他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房间。
  陈长青用禁制符咒布置了一个临时的禁制符阵,避免将军府那边还会用其他方法来追踪这些文书资料。
  等做好了布置之后,他才开始翻开了关于于子博的资料。
  之前陈长青从北海镇那边得到了资料远没有将军府的这一份资料详细。
  于子博的修为,所擅长的一些功法,还有善用的符咒都一一记录在上面。
  除此之外,在文书上还记录了于子博在临北城附近的犯案记录。
  这才是陈长青最想要的东西。
  因为这一次,陈长青想要主动出手。
  杀掉于子博,有两个好处。第一就是林清玄事件带来的后患从此消失,第二是陈长青若是不公开于子博的死信,随时可以取而代之,做的一些恶事全部可以推到于子博这个死人身上。
  当然,现在陈长青仅仅是停留在“想”这个层面上。
  因为无声无息的干掉于子博对他来说还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首先,于子博是是灵海境前期修为,陈长青与他正正有一个大境界的差距。
  其次,于子博跟陈长青一样是一个绘符师。那就意味着陈长青的最大优势被扯平了。
  最后就是,他不知道于子博于绝情宗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万一绝情宗的人相信了于子博,然后联手过来调查林清玄的死因,那就意味着这一次的事就是一个陷阱,目的很可能是为了引陈长青出来。
  这个可能性虽然很低,不过却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假若真要出手必须要为此可能做一些后手。
  在分析完彼此的实力差距之后,陈长青就开始查阅于子博所犯的几起案件。
  犯案地点均在临北城周边村镇,受害人一般都是女性修者。受害人一共四名。其中三名均已遇害,只有一名灵泉境女修侥幸逃脱。
  那位女修从南方南石镇外逃到临北城求救,可是最后却还是抢救无效,重伤而亡。
  这位女修死去之后,临北城连同周边城镇开始着手调查,在野外发现了另外三具女修的尸体。
  根据死亡时间推断,于子博的犯案时间大约是三天犯案一次。每次出手必出人命。
  而按照死在临北城那女修的遗言,于子博似乎是受了重伤。不然那个女修也没机会逃脱。
  由此可以推测于子博应该是曾经被人追杀,然后受了伤,而出来犯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甚至可能是疗伤所需,不然他不可能在重伤之下冒险犯案。
  唔,距离三天一次的作案时间还有一天。明日再观察一天,然后再做决定。
  陈长青思来想去,也不敢下定决心。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要打败一个灵海境难度太大。不过假如真的有机会的话,那还是要果断出手不能犹豫。
  第二天一早,陈长青去跟四叔请求多留几天,因为自己隐约有进阶的迹象。
  陈小明等人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距离关镇山那边举办的升仙大会开始还有大半个月,他们的时间还算充裕。
  陈长青让陈梓迎到城里买了一张北境的地图,然后他就按照地图上的位置,开始分析于子博藏身的位置。
  看着案发的几个地点,对应着地图,陈长青连连叹气。
  虽然上辈子他也看过很多刑侦剧,但是真要坐一会侦探对他来说还是十分困难。
  凶案发生的四个位置,用直线连接起来呈不规则的四边形,那么于子博藏身的地点应该就是位于这四个点中间的区域。
  那一片区域是青阳山山脉,妖兽横行,也确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可是在这山脉之中,陈长青要找到于子博也很难。更何况假如是陈长青作为主动一方,就意味着陈长青无法做好战前准备。
  所以,要与于子博一战,陈长青必须要做好所有的准备,把天时地利人和全部掌握在手上。只有这样,他才有希望以弱胜强。
  今天是距离于子博上次犯案的第三天。
  要是他还在临北城范围内,要是他真的有什么必须要犯案的理由,他今天估计还是会出手。
  只是自从确认的于子博出现在北境之后,临北城就已经通过传声法阵通知了北境大大小小的村镇。
  在这附近的女修应该也知道不能单独行动。这样一来,于子博岂不是没有动手的机会?
  陈长青从白天开始就一直在等待着关于于子博行凶的消息。
  可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再等到了黄昏。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陈长青依然没等到有人宣布关于于子博的消息。无论是逮捕的消息,还是行凶的消息都依然没有传达开。
  “哥,四叔问你要不要出去吃饭?”陈梓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陈长青:“不必了。”
  陈梓迎在外面可怜兮兮地说道:“哥,我很担心你。不过我是个成熟的妹妹了,我不会打扰你的。”
  陈长青笑了笑:“我们家迎儿最乖了,你去吃吧,暂时不用管我。”
  陈长青从锦囊里面拿出干粮,一边吃,一边继续思考。
  那于子博到现在都还不行凶,要不就真的是找不到落单的女修,要不就是已经不需要再进行这件事了。
  那我假设他还是对犯案这一行为是有需求的。那现在随便找一个女修在青阳山附近溜达一圈,是否就可以引他出手呢?
  他会不会觉得觉得因为是陷阱,所以继续隐忍呢?
  不对,我从哪里找一个女修去引他出来?
  迎儿?不行,肯定不行!
  想到这里,陈长青忽然扭头看向了屋内的铜镜。
  他脑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连连摇头,不行,我绝对不会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