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八章.大师兄,真不是我想黑你……

  在清源回风阵内。
  镇岳宗弟子个个带伤。
  就连灵海境中期的大师兄陶白柏左肩处都染上了一丝粉色。
  欧阳咏风走上前来关心地询问道:“大兄弟,迎儿。你们没受伤吧?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陈长青略微解释了一下,说家族需要盘龙蛛丝这种特殊材料,于是就打算过来买一些。
  结果就如众人所见,他们被牵扯到了这魔界裂缝之中。
  有一点,陈长青重点提及,就是这魔界裂缝在外界看来并无异常,甚至还幻化了一个村子出来。
  “你们没事便好,没事便好。先休息一下,等大师兄想到办法,自然会带我们出去。”欧阳咏风听完陈长青的话之后就如此说了一句。
  实际上,除了欧阳咏风与陶白柏之外,其他所有镇岳宗的弟子看到陈长青兄妹之后,脸色都变得不太好。
  一开始看到有其他人赶来,他们或多或少都会觉得是救兵到了。
  可是,当他们发现来的只是两个灵泉境……
  那种心情的反差绝对可以让人产生厌恶的情绪。
  陈长青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睹,拉着陈梓迎就走到了一边坐下。
  坐下来之后,他就暗地里开始计算除魔团的人大概被困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欧阳咏风出发之后,陈长青又在镇岳宗逗留了五天。随后,陈长青从镇岳宗过来花了三天半。
  除魔团的这些弟子估计会比他快一点点。所以他们在这里应该已经被困了五天到六天。
  确实是到了一个情绪的爆发点了。
  随着他们食物的减少,这种负面的情绪还会不停地攀升。
  他们除魔团这么多人,每个人带上半个月口粮已经很了不起了。就算每个人控制每天进食的分量,顶了天也就可以熬二十天。
  算上路上的消耗,估计他们的口粮就剩下一半左右。而水……可能更少。
  唔,陈长青略加思索了一下,就从锦囊里面拿出了三个水袋,还有若干粮食。大概占陈长青存货的十分之一左右。
  “各位镇岳宗的前辈。我这里还有一点多余的水与粮食。现在分给各位前辈,也算是尽一点绵薄之力。”
  一群镇岳宗的弟子看到粮食跟水,眼睛都亮了起来。
  欧阳咏风上前说道:“大兄弟,我们还不知道要被困多久呢。这些东西你们还是省着用吧。”
  一群人,包括陶白柏都用诡异的目光看向了欧阳咏风。
  陈长青笑了笑:“无妨,我们还有二人数日的分量。”
  旁边一个留着板寸头的肌肉大汉也忍不住说道:“师妹,人家一片好意,我们就收下吧。”
  欧阳咏风见陈长青神色坚定,便从陈长青的手中接过了水和粮食,然后转身交给了大师兄。
  “大师兄,这些就交由你分配了。”
  陶白柏看向陈长青微微点头,算是感谢。
  然后就收过了水和粮食。
  看到这一幕,陈长青不由得暗自叹息。
  不是他故意抹黑这大师兄。
  而是这陶白柏实在是太不谨慎了。
  这来历不明的水跟食物,居然连检查都不检查一下,直接就收下了?
  万一里面有毒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欧阳咏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额头。
  “是了是了,大师兄。这位是陈长青,是……是我们碧螺峰的贵宾。也是我的至交好友。他机敏过人,主意很多。他肯定可以想到办法帮我渡过难关。”
  陶白柏闻言,微微皱起眉头。
  其他人同时看向了陈长青兄妹。
  实话说,在听到欧阳咏风这句话的时候,在场大部分人的内心都是嗤之以鼻的。
  这里除魔团由灵海境中期带队,队伍里面修为最低的也有灵湖境前期的修为。轮到这么一个灵泉境前期给意见?
  只是他们刚刚算是收了人家礼物,也不好在这时候直接就给脸色人家看,所以也没人说话。
  陶白柏微微点头,看向了陈长青:“既然咏风这么说,那就劳烦陈兄弟了。”
  陈长青看了欧阳咏风一眼……
  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他站起来之后,对面前所有的镇岳宗弟子微微行了个礼:“在下不才,只是在数月之前不慎进入修罗魔种的魔界裂缝之内。又承蒙天道眷顾,被地仙刘时韫所救。因此也从前辈身上得万之一二经验。也许可以为各位提一点不成熟的小建议。”
  陈长青态度谦逊,再加上刚才刚才赠礼之情,让包括陶白柏在内的一众镇岳宗弟子顿生好感。
  假如有好感值的话,这些弟子对陈长青的好感度已经从中立变成了变成友善了。
  再加上,陈长青说到自己曾入魔界裂缝,又得仙人相助,没准还能说出一些门道来。
  陈长青见没人打断自己的话,便看向了陶白柏:“不知陶前辈能否把这次除魔任务的内容详细告知在下。”
  陶白柏微微点头。
  其实是在一月之前,有珠村的村民到土门镇求助,说村子附近可能出现了魔界裂缝。
  宗门之中派出弟子来调查,只发现了少量变异的盘丝魔蛛,应该是被很细小的魔界裂缝所散发的魔气感染。也没在意,只是把魔蛛消灭了就离去。
  之后,宗门就把任务分派给了土门镇的镇防队。
  谁知道在半个月之前,有一支镇防队的小队在珠村附近失去了消息。
  土门镇镇防队知道事态严重,马上通报镇岳宗。
  镇岳宗就派出了陶白柏带队,前来除魔。
  以陶白柏灵海境中期的实力,带着十个灵湖境的高手。一般中小型的魔界裂缝都可以轻松封印。
  可是,当他们来到珠村之后,却发现村中不见一人。陶白柏带着一众弟子进入村落,开始探索。在探索的过程之中就遭到了魔蛛的袭击。
  而当时的魔蛛不像现在这些魔蛛这么弱,最强的魔蛛有灵湖境中期的实力。不止实力更强,而且数量还更多。
  他们消灭了一大部魔蛛,却被慢慢逼入村子中央。
  之后他们就被忽然冒出来的魔气笼罩,被吸入了魔界裂缝。
  进入了魔界裂缝之后,他们发现了四周出现了更多的魔蛛,他们层层突围。却依然折损了不少人手。
  最后,其他人帮助陶白柏争取了时间,让他布下了阵法。借助阵法,他们终于勉强挡过了几波的攻击。也把灵湖境的那一批魔蛛消灭了。
  在保证了安全之后,其他人就在这阵法之内休整。而陶白柏就独自一人去寻找魔界裂缝的魔气聚拢之地。
  他找了几个地方,明明都是魔气汇聚的地方,却发现那些地方根本没有特殊之处。
  每次出去一段时间,陶白柏就必须要回来这里休息一段时间回回灵气。所以探索的进度非常缓慢。
  到现在,他们连魔气聚拢的地方都找不到,就别说如何破解了。
  陈长青听完了陶白柏说完了前因后果,微微低下头。
  陶白柏身高略微比陈长青矮一点,清楚地看到陈长青的表情。
  他看到陈梓迎眉头紧皱,想到陈长青不过是一个灵泉境的修者……还是前期的。让他思考如何破解这魔界裂缝……确实有点为难他了。
  “陈兄弟,你也不必心急。”陶白柏低声说道,算是给陈长青留了点面子。
  陈长青抬起头,然后开口问道:“请问陶前辈,有没有找过……”
  说着,他指了指天空,又指了指地下。
  陶白柏恍然大悟:“陈兄弟,你指的是天空跟地底?”
  陈长青点了点头:“陶前辈说得是。”
  陶白柏微微点头:“陈兄弟不必成我为前辈。我们年纪相当,以兄弟相称便可。”
  “不敢当,不敢当。”陈长青连忙说道。
  “此处凶险,你我不应拘泥小节。”陶白柏认真说道。
  陈长青微微点头:“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那陈兄弟,你的意思是……去过的地方,都要上天下地查探一番?”
  陈长青:“更大概率是在地下。”
  陶白柏:“对,那魔蛛生于地底。恐怕那魔气聚拢之处就在地底下。”
  陶白柏眉头微微皱起,这么显浅的道理,自己怎么想不到?
  陈长青似乎看透了陶白柏的心思。
  他摸出了几张灵光祛邪咒:“这里有几张灵光祛邪符,你先收下。”
  陶白柏一愣:“这些符咒,我们出发之前也有准备,进入裂缝之后每个兄弟都已经用过了。”
  陈长青低声说:“他们一直在阵法之内固然没事,但是前……陶兄弟你多番出去查探,恐怕……被魔气入侵,会影响思维,扰乱心智。所以……”
  陶白柏抬了抬眼眉,悄悄接过了符咒藏于袖中:“谢过陈兄弟,我这就再出去探路。”
  陶白柏回头看向了其他镇岳宗弟子:“各位兄弟请放心,我陶白柏一定会把大家安全带出去!”
  陈长青用真诚的眼神看着陶白柏。
  心里却在想:这大师兄太上头了吧?
  才拿了几张符,就信心爆棚了?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面前立flag?
  陈长青真不想黑他,但是像他这种角色,放电视剧里面顶多活不过三……
  陈长青吐槽都还没有吐完,陶白柏就一个转身飞出了大阵。
  陈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