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二章.那天河之外传说

  相比起北海镇,临海村这里只有二十来户人家。
  这些人家都是靠海为生,除了大鱼之外,这北海深处偶尔还可以打捞出珍珠贝壳。
  那海底珍珠正正就是炼制法宝与阵法的基础材料,所以单靠这北海鱼获与珍珠的收成就可以养活整条村的人。
  陈长青等人在陈浩东的带领下走进了村子。
  村民们一看到陈浩东,都纷纷上前打招呼。
  “陈三爷您来了。”
  “好久不见了三爷。”
  陈浩东一一回应。
  “爹爹,村里的人都不用干活的吗?”陈梓迎好奇地四处看了看,发现大多数的村民都坐在屋前下棋,聊天。
  陈长青在旁边小声解释道:“迎儿,现在准备入冬了。不是捕鱼的季节,就这样出海下水会很危险的。”
  陈梓迎恍然大悟。
  陈浩东看了陈长青一眼,微微点头,没有做声。
  很快,一行人就经过了一个庙宇。
  庙宇里面供奉的是一只老龟石像。
  陈梓迎又好奇了起来:“爹爹,这大乌龟是什么?”
  陈浩东连忙说道:“这是临海村村民供养的水神。是北海神龟。迎儿你不要对海神不敬。”
  陈长青好奇地打量了那庙宇几眼,发现那石像前面还摆放着祭品食材,看样子临海村的村民还是十分虔诚的,就算不是出海的时节,他们依然诚心拜祭着这水神。
  陈长青上前,好奇地向陈浩东问道:“爹,孩儿有问题想要请教。”
  陈浩东指着陈长青跟陈梓迎说:“迎儿,你一定要学学你哥的礼数。”
  陈梓迎仰头望天:“哦。”
  陈浩东对陈长青说道:“什么事?”
  陈长青说道:“爹,不知你对这临海村水神所知多少。我看过北境异事录上面似乎没有记录这水神大人的事迹。”
  陈浩东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关于水神大人的事迹,我等凡人也不便多说。假如你有兴趣,我便命人到村长那边把临海村村志要来给你阅读。”
  陈长青点了点头,抱拳说道:“那孩儿就先谢过爹爹。”
  一行人边走边聊,很快就穿过了临海村。
  陈长青他们发现,原来他们的住处不在这临海村之内。
  走出村子的时候,陈浩东对周龙以及两个车夫说道:“你们就在这村上小店安顿好吧。我那山崖小屋住不了那么多人。”
  周龙点头应答。
  陈浩东又对一个车夫说道:“等会你帮我去村长那边,要一本临海村的村志带给长青少爷。”
  交代完毕之后,陈浩东就带着陈长青兄妹二人离开了临海村。走了一小段山路,他们就来到了临海村后山山崖边上。
  这里搭建了一家小屋,并不大。估计就是陈浩东自己搭建的。
  陈浩东让陈长青兄妹在门口稍微等一下,然后就进去收拾了一下。
  他来之前特意去领了两张净衣符咒,在屋内使用符咒便可以清洁屋里的污垢。
  不一会儿,陈浩东走出来招呼陈长青他们进去。
  这小屋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屋子里面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椅子。
  陈浩东又在屋子的角落铺了两个草堆。
  “今晚我跟迎儿睡草堆,长青你身体不好就睡床吧。”进来之后,陈浩东就指了指床铺说道。
  陈长青:“爹,就让迎儿睡床铺吧。”
  陈梓迎一下抱住陈长青的腰:“我跟哥哥睡就行啦。”
  陈浩东脸都黑了。
  陈长青:“迎儿,你长大了,不能跟哥哥睡了。哥哥睡草堆就行,你睡床吧。”
  陈梓迎:“我才十岁,还很小呢。”
  陈长青脸色微变:“迎儿,我跟你说一个在这诸天万界流传的传说。据说,在这诸天万界的苍穹之上星河之上有一神兽,它双手似钳,八足着地,身形扁平,浑身上下都被坚硬的甲壳包裹,凶猛无比。”
  “它一直注意着这诸天万界,专门惩治仙凡之间的恶事。传说有一些异界,人伦颠倒,兄妹之间发生越界之事被那一双眼注视到了……”
  陈梓迎:“然后呢?”
  陈长青阴森森地说:“然后那些异界就消失了。”
  “哥哥你别骗我,我又不是什么八九岁的小姑娘。”陈梓迎一脸不相信。
  陈长青看向陈浩东:“你不信就问问爹爹,要是那观察人间伦常的神兽生气了还会天降神雷,毁天灭地。”
  陈浩东配合地点了点头:“到时候估计玉门界都要化为灰烬。”
  陈梓迎挠了挠头:“这么严重?我跟哥哥一起睡觉,会让整个世界毁灭?”
  陈长青认真地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要是多几个人给迎儿解释一下就好了。
  “我总觉得你们两个在点我。算了算了,我就勉为其难睡床吧。”陈梓迎还是答应了独自睡床铺。
  “好了,你们收拾一下。带上香烛,我们这就去给你们娘亲上香。
  陈梓迎跑到陈浩东身边:“爹爹,其实你之前为什么不让我们跟你一起过来拜祭娘亲?”
  听到这话,陈浩东心中有点难受。
  说白了,就是他之前都没把这对儿女放在心上,甚至还会觉得他们是累赘。尤其是陈长青……
  陈浩东心中有愧,他张了张嘴,看了看陈长青,又看了一眼抬着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陈梓迎。
  陈长青连忙上前,一手拉住陈梓迎的小手:“迎儿,你还小你不懂。爹爹一个人来,是想独自回忆他与娘亲两个人的甜蜜时光。我们在这里,不就会打扰到他了吗?”
  陈梓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陈浩东则是一脸感动地看着陈长青。
  陈长青对着陈浩东微微颔首。
  此时此刻,就连陈浩东自己也觉得很奇怪,自己上辈子到底是不是拯救了玉门界,还是斩杀了什么大魔头?
  这一儿一女,一个心念通达,才智过人。另一个天赋异禀,是修炼奇才,甚至是北境第一天才。
  我到底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陈长青见陈浩东还在发呆,就提醒了一句:“爹爹,其实我们也很想娘亲了。带我们过去吧。“
  陈浩东这才回过神来:“是是是,我们这便去。”
  一家三口带着拜祭的香烛,祭品一起走出小屋。
  钟思甜的坟墓就在这山崖边缘。墓碑对着海面,陈长青觉得这样的设计有点奇怪,但是这是娘亲要求的,也就没什么好纠结了。娘亲喜欢就行。
  陈浩东摆好了拜祭用品,然后对陈长青他们说道:“长青,迎儿过来上香。”
  陈长青兄妹分别从父亲的手中接过长香,拜了三拜,然后各自上香。
  陈长青:“娘亲,您不用担心。我把妹妹照顾得很好。她现在是北境第一天才了,您放心吧。”
  陈梓迎:“娘亲,你放心吧。哥哥已经与欧阳家的欧阳姐姐订婚了,你不用担心他没人要了。”
  陈长青:“……”
  等陈长青他们兄妹二人,上完香之后,陈浩东便在墓碑旁边坐了下来。
  他一言不发,就看着墓碑。
  陈梓迎悄悄用万里同心咒问陈长青:“哥哥,爹爹在做什么?”
  陈长青微微摇头,然后上前对陈浩东说道:“爹,我跟迎儿就先回去了。”
  陈浩东摆了摆手,也没说话。
  陈长青意会,微微点头就带着陈梓迎先回去小屋那边。
  一边走,陈梓迎就一边问道:“哥哥,刚才爹爹就是在想娘亲吗?”
  陈长青点了点头:“你还小,以后你有喜欢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受了。”
  “我现在就喜欢哥哥你啊。”
  陈长青看着陈梓迎微微一笑:“不是这种喜欢。”
  “那你喜欢嫂子吗?”陈梓迎问。
  陈长青想了想,然后耸了耸肩:“以后不知道。但是现在没感觉。”
  说话之间,二人就回到了那小屋。
  这时候,其中一名车夫已经带着林海村的村志过来在小屋门口等着。
  陈长青接过村志:“辛苦大哥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稍晚可能要麻烦您给我们送晚餐上来。”
  “是,长青少爷。”
  ……
  太阳下山之后,陈浩东才回到小屋这边来。
  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喝了点酒。
  陈长青把他扶进屋子坐稳:“爹爹,晚饭准备好了。要不吃点就去休息吧?”
  稍早的时候车夫就把饭菜送了上来,只是陈长青跟陈梓迎都没先吃饭,他们都打算等陈浩东回来之后一起吃。
  陈浩东摆了摆手:“扶我过去躺一下,今晚我就不吃完饭了。”
  陈长青点了点头,把陈浩东扶到了草堆躺下。
  陈长青兄妹相互看了一眼。
  陈长青对陈梓迎说:“迎儿我到外面逛一圈。你吃完饭就早点休息吧。”
  陈梓迎:“你去哪?”
  陈长青耸了耸肩说:“这里人生地不熟,我不在外面做点准备我肯定睡不着。”
  陈梓迎点了点头:“嗯,那你快去快回。小心点。”
  就在陈长青在小屋外布置临时感应符阵,外加半桶水小型阵法之后,陈长青便回到了小屋内。
  回去之后,他发现陈梓迎跟陈浩东都睡觉睡熟了。
  他不禁苦笑,还好自己走得不太远。
  陈长青也没什么睡意,所以就坐在窗前,借着月色看起了临海村的村志。
  与此同时在临海村外,一道倩影从天而降。
  倩影落地,无数粉色花瓣随风而动,在她的身边回旋。
  来人正是绝情宗林清玄。
  林清玄落地之后,和指一算。
  “这小小的地方,居然有如此多的修炼天才?”
  她想看看临海村的方向,又看向远方临北城的方向。
  “先去这边看看吧。”最终林清玄选择了距离比较的那边。
  言语之间,她纵身一跃腾空而起飞向临海村后山。
  ……
  陈长青一页一页翻着村志,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
  他对这种奇闻异事一直都很感兴趣,有种以前在地球上看猎奇故事感觉。
  陈长青正看得兴起,屋外的法阵一阵波动。
  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