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十四章.我平时都不用左手

  陈长青飞到山崖之上。
  陈梓迎早早就在这里等着。看到陈长青飞上来,她马上就跑过去:“哥!”
  她的视线在陈长青的身上扫过。
  “哥你怎么了?”
  陈长青的脸上,手上都留有伤疤,尤其是左手。
  虽然生生不息咒已经初步治疗了陈长青的伤势,但是生生不息本来就只是一个初级的符咒,连续使用才能勉强压制伤势。想要做到疤不留痕,就要去曙光整……咳,要等回去之后好好养伤。
  陈长青伸出左手摸向陈梓迎的脑袋。左手上被炸得坑坑洼洼的,疤痕看上去十分可怖。
  陈梓迎猛地抓住陈长青的手:“哥,你的手怎么这样?”
  陈长青本能地把手缩回去。
  “没事没事,我平时都不用左手的。”
  陈梓迎:“嗯?”
  陈长青愣了愣扯开了话题:“对了,我已经觅得解救四叔之法,我们马上回去吧!”
  陈长青说完看了看天空,只见天色明亮,日出东方。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
  但是兄妹二人计较了一番,还是决定连夜赶路。
  二人回到临海村,一起骑上灵马连夜出发朝着北海镇飞奔而去。
  一路上,陈长青不停地给灵马施放回灵咒,疾风咒,加速术等符咒,差不多一整天才下马调整。休息不一会儿又再度出发。
  这与连续奔波,就连陈长青都吐了两回。随后,二人就没再吃过东西,生怕又得停下来吐。
  三天多的路程硬生生地就被陈长青压缩到两天。
  两天后,陈长青兄妹终于回到了北海镇。
  陈长青他们刚回到了陈家,就马上对守门的下人说道:“马上去请老太爷出来为四爷护法,就说我们找到了救治四爷的方法!”
  那守门的先是愣怔了一下,然后马上应了一声跑去老爷子的书房。
  陈梓迎脸色煞白,倒是没有吐了。因为这两天都吐麻木了。
  陈长青让人牵灵马回去马房那边休息。这两天接连不断的赶路,灵马也快吃不消了。
  “迎儿,我过去演武场那边,你要不就先回去休息?”陈长青说道。
  陈梓迎猛地摇了摇头:“哥,我也想去。”
  小姑娘还是很担心四叔的情况的。
  陈长青点了点头,兄妹二人各自顶着一张营养不良的脸来到了演武场,与此同时陈冠庭的,陈浩东、陈浩北等人都一同赶了过来。
  陈长青抱拳对几位长辈说道:“长青幸不辱命,从北海带来深海灵心草一株!”
  陈冠庭激动得声音都有点颤抖起来:“这深海灵心草应当如何使用?”
  陈长青拿出灵心草,递给了陈冠庭:“这北海灵心草乃天下至纯之物,只要种于识海,便可以压制阴邪之气。烦请祖父将此物送入阵内。”
  陈冠庭接过了灵心草,视线飘向了陈长青的左手,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然后纵身一跃跳入阵中。
  符阵之内,黑雾萦绕,这大阵几乎已经压制不住陈小明体内的魔气了。
  为了封锁魔气,陈冠庭在两天前不得不按照陈长青的方法加固了大阵,这样一来,对陈小明的伤害就变得更大了。
  但是,陈小明却一直在苦苦坚持,甚至主动承受那雷霆之威,以减少体内的魔气。
  陈冠庭跳入阵中,阵内魔气仿佛感应到了什么,聚拢成为一团朝他袭去。
  陈冠庭以手代剑,手一扬就打出了一片霞光,霞光把魔气从中破开,他猛然加速直接就冲到了陈小明的面前。
  陈冠庭把灵心草往陈小明的面前一送:“小明,放开心神。”
  陈小明猛地睁开眼睛,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灵心草之上。
  灵心草上面散发出淡淡的灵光,慢慢地被陈小明吸收进去,紧接着渐渐地变得透明,虚化,最后消失在陈小明眼前。
  陈长青死死地盯着阵法内的情况与变化,当他看到陈小明吸收了灵心草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
  陈梓迎在旁边小声地问道:“接下来要怎么样?”
  陈长青摇头:“我也不知道……”
  二人说话之间,陈冠庭已经从大阵里面跳了出来。
  陈小明依然盘腿坐在这大阵里面。
  在他的身边升起了淡淡的蓝光。那蓝光就如同波浪一般,慢慢地向外扩散。
  那魔煞之气与这蓝光碰撞在一起之后,就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蒸腾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禁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这深海灵心草果然有用。
  “长青你此行辛苦了。赶紧去后院疗伤吧!”
  陈冠庭这才对陈长青说道。
  陈长青抱拳对陈冠庭说:“祖父。孙儿有错,不慎让你所赐的宝镜损坏……”
  “都是些许小事,你先去疗伤,其他事容后再说。”陈冠庭微微摇头,不在乎地说道,“浩东你带他们回去。”
  对他来说去去一枚宝镜可以换回陈小明的性命还是非常值得的。
  陈浩东应了一声,便对陈长青兄妹说道:“我们先行回去。”
  陈长青和陈梓迎一起跟着陈浩东离开。
  回到了三房别院之后,陈浩东就连忙命人去库房拿药。
  一家三口就坐在大厅里面,陈浩东亲自为陈长青上药,陈梓迎则是一边在旁边看着。
  陈浩东:“长青啊,这次辛苦你们了。”
  陈长青微微笑道:“不辛苦,父亲不必如此客气。”
  说着,陈长青又开口说道:“这次我们是天道加持,进入了一个仙界裂缝。除了找到那深海灵心草以外,还发现了一种术法名为《流水落花术》。是一种水遁之术。”
  “嗯。”
  陈浩东十分平静,他对陈长青带回来的惊喜已经见惯不怪了。以至于他也不知道要怎么给陈长青补偿了。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父亲头疼吧。
  陈浩东默默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
  一转眼,三天的时间过去了。
  陈长青的伤势已经痊愈了,而陈小明那边依然在不停地消耗着魔煞之气。演武场那边的魔煞之气在这三天里面已经被消耗了不少。
  眼看着陈小明的情况一天天地好转,陈家的气氛也渐渐地恢复。
  陈长青趁着这几天闲来无事,就把从海神那里学到的《落花流水术》教会了陈梓迎,同时也把法门跟陈冠庭讲解了一番。估计不用多久,陈家重点培养的弟子都会学习到这一门遁术。
  闲暇时间,陈长青也开始研究起《海神龟息术》。
  海神龟息术是一种水系的假死之术。
  使用这种法术之后,使用者的呼吸就会变得十分缓慢,进入假死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下,身体机能会全面降低,失去所有攻击与防御能力,但是恢复能力与灵气吸收的能力会大大地提升。
  在这种状态之下,身上的伤势会很快复原,同时修炼速度也会大大提升。
  咦?
  这不就是海神现在的状态?
  陈长青估计,海神现在藏在自己的怀中,就是使用了这种龟息术来疗伤以及重修修为。
  可是,在看到这种功法的时候,他却有点不想用。
  万一用了这功法之后,有个谨慎的对手喜欢趁热鞭尸……那不就等于是送死吗?
  不过这倒是可以教给迎儿,提高她的修炼速度。毕竟在她使用了这功法之后,我可以在她身边护法。
  除了两种功法之外,这一次陈长青的收获颇丰。
  深海灵泉一瓶,这是可以提升水属性灵气增长的速度,非常适合陈梓迎使用。
  另外就是蛟龙筋与玄武龟甲。这两种都是难得的炼器材料。
  虽然陈长青不会炼器,但这两种东西都可以拿去卖个好价钱,又或者可以找个炼器大师帮他打造一些法宝。
  消耗方面就是符咒的损失有点大,尤其以中级高级符咒为主。上次修罗魔种事件之后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补充,这一次又消耗了一大堆,这让陈长青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估计要花比较长一段时间才可以恢复到巅峰时期的存货了。
  就这样,一下子就过去了十二天。
  经过了十二天的时间,陈小明终于把所有的抹煞之气都净化了。可是,他却依然盘腿坐在演武台上,从身体内散发出来的蓝色光芒不减反增。
  陈家上下隐隐都有一种预感,就是陈小明很有可能要突破了。
  陈小明目前的修为乃灵湖后期,假若再度突破,那就是灵海境!
  这已经是仙人以下最强的战力了,在整个北境之地,就只有临北城城主府的城主顾朝阳有灵海境的修为!
  假如陈小明突破,那就意味着他跻身人间高手之列,陈家从此一飞冲天。
  三天之后,陈家人的预感应验了。
  陈小明把深海灵心草内含的灵气全面吸收,灵光冲天。
  陈小明正式晋升灵海境。
  这消息想瞒都瞒不住,就连临北城那边都隐隐看到这边的异象。
  陈冠庭只能开设宴席,宴请亲朋。
  临北城将军府,临北城城主府,还有北境内大大小小的家族都纷纷前来道贺。
  陈家风头一时无两。
  而临北城城主府那边也传达了一个消息,就是陈小明需在一月内前往杨景国国都杨城报备。
  这是对人间修者的一种限制,所有世家内但凡出现灵海修者,必须前往国都面见君王。
  君王会给予修者赏赐,同时授予爵位。修者也需要发誓效忠君王一直到成仙为止,如若违反誓言,那玉门界的修者皆可杀之。
  这是玉门界万年来的规矩,目的就是为了限制强大的修者,过于强大的有可能危害苍生,所以不得不对他们有所约束。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灵海修者都会选择效忠君王,比方说某个倒霉的采花贼于子博。他就是玉门界内人人喊打的散修。
  陈家设宴七天。
  在这七天里面,陈小明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主角。虽然他不善言谈,但是拜访的客人依然络绎不绝。
  一直到七天过去之后,陈小明才能静下心来稳固修为。
  而陈长青呢?
  陈长青在两天前收到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