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二章.这章有毒!什么沙雕剧情?

  陈长青打开信,上下扫了一眼。
  欧阳颖风一开始就在信上祝贺了陈长青灵井复苏,然后又扯了一些宗门的日常。
  最后……
  陈长青的脸色微变,哭笑不得。
  “哥,嫂子写的什么?”
  陈长青把书信收入怀中,反手把陈梓迎高高举起,然后放在地下:“哥去回个信,你先自己修炼一会。”
  陈梓迎:“哎,哥你别走啊哥。”
  陈长青回到了房间,把陈梓迎挡在了门外:“你乖乖修炼。等会我就出来。”
  陈梓迎抬着下吧,看着房间门口,小脸一脸的不爽:“哼,哥哥到底在打什么坏主意?”
  刚才都没看清楚书信上写了什么,该不会是,该不会是嫂子忽然要回来让我哥入赘到欧阳家吧?
  “要不……去跟爹说一下?”陈梓迎想了想转身就跑出了别院。
  现在陈长青在陈家的地位今非昔比,没准这次跟爹说一声,就可以到欧阳家帮哥哥退婚了。
  陈梓迎想到这里,认真点了点头:“嗯,就这么决定吧。”
  说罢,她就愉快地蹦跶出了三房。
  陈长青坐在房间里面,反复地看了一下欧阳咏风寄过来的信。
  欧阳咏风本来就性格豪迈,但是最后那几段文字的语句婉转温婉了许多,像个女人……不对,她就是个女人。
  总之就是前文的风格跟后文的风格完全不一致。
  这不会是找枪手了吧?
  这信上的内容,居然是……
  欧阳咏风受到了感情困扰。
  大致的内容就是说,欧阳咏风在镇岳宗的内门修炼,炼化体内灵珠。
  一日她福灵心至,在山中散步,遇到了镇岳宗大师兄陶白柏。陶白柏玉树临风,长得温润如玉,仙风道骨。
  欧阳咏风一看到他,就沦陷了。
  一想到欧阳咏风那高大挺拔,顶级模特一般的身材,以及她的实力与豪迈的性格……这样的奇女子故作娇羞之态……
  等等,画面太美。
  想不下去了。
  总之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欧阳咏风觉得自己遇到真爱了。
  当然一切都是她觉得而已。
  她也非常厚道,谨记着与陈长青的约定,而且还给陈长青写了一封信告知了陈长青目前的情况。
  那陈长青能怎么办呢?
  这事情,陈长青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说起来,陈长青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就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
  假如将他的人生比作一本小说。
  那么,这本小说就已经从妹控文,变成了赘婿文,然后又隐隐向后宫文发展,谁知道这后宫文……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直接就变成了退婚流?
  这剧情也太沙雕了吧?
  陈长青脑补了一下,将自己这一年的经历写成小说放上网,估计要被人骂死。哪个作者会写这种沙雕剧情?
  陈长青拍了后脑勺一下:“没事想那么多干嘛。认真想想怎么回这封信。”
  陈长青跟欧阳咏风也不过是只有一面之缘。当初二人达成共识,这订婚之事只是权宜之计。假若有缘结成连理自然是好事,假若无缘也不能耽误对方姻缘。
  欧阳小姐找到意中人,陈长青自然也不可能强求对方履性婚约。陈长青从地球而来,加上一心求道,对情爱之事看得很开——这绝对跟妹妹没有任何关系。
  陈长青刚要下笔,就觉得自己也不能太过刻意。假若欧阳小姐与那陶白柏大师兄真的结成连理,却发现那陶白柏不是什么好人,到时候会不会怪罪在自己头上?
  嗯,还是求稳为主。
  首先,让欧阳咏风调查一下那个陶白柏的身份背景,再调查一下他有没有什么隐疾。然后再暗中找人监视那陶白柏平日的所作所为。最后再让人算计一下陶白柏的天道命数。当这些都没出问题时就要调查有没有竞争对手,大师兄有没有心上人,假如有这些女人又是什么身份来历,全都要查个一清二楚。
  做好了上述一切准备之后,那就以同门师妹的身份与之接触,以朋友身份相交。假若兴趣相投,又有缘分那再结成伴侣也不迟。
  仙路漫漫,这姻缘之事也无需心急。假若觉得不合适,那就趁早离去,以免徒增伤感。
  陈长青一转眼就化身为一个知心大哥哥,分析出事情的几个关键要素。既不推波助澜,也不阻挠。提供方法,而不提供方向。一切都让欧阳咏风自己去解决。
  他斟酌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正式下笔。写好书信之后他又反复检查了几次,确定没问题之后就收起书信。
  陈长青刚推开房门打算送信至欧阳家,就看到陈梓迎拉着陈冠庭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梓迎本是出去找陈浩东,不过陈浩东已经回到了镇防队工作,所以陈梓迎就只能去找陈冠庭过来。
  “祖父。”陈长青抱拳跟陈冠庭打过招呼。然后瞪了陈梓迎一眼。
  陈梓迎吐了吐舌头,躲在了陈冠庭身后。
  “长青,那欧阳小姐是否给你来信了?该不会是让你……”
  现在让陈冠庭把陈长青送去欧阳家?没门儿!
  这段时间陈家在陈长青的暗中引导之下一直都在猥琐发育。陈家内部蒸蒸日上,但是却不为人知。短短几个月,陈家年轻子弟的修为平均提升了一个小境界。
  而关于陈长青受到仙人点拨的事情,陈冠庭按照陈长青的说法,找了些人到外面传言,说陈长青资质愚钝,被仙人点拨之后,修为依然难以寸进。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陈长青废物的人设才重新在外面立起来。
  至于气运之子的人设,这确实要麻烦一些。不过,陈冠庭跟陈长青还是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利用因果论制造传言。比方说,陈长青之所以会遇到仙人,是因为陈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陈家的伐木场毁掉了,而且里面的工人都死了。这才换来了陈长青遇到仙人的机遇。
  果然,这一条流言传开了之后,觉得陈长青是气运之子的人就变少了。
  陈冠庭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降低陈长青的存在感,让陈长青重新回到以往的那种低调的状态。而陈家,也能独享陈长青的好运气——至少陈冠庭是这么想的。
  从一人苟带动全家苟,以先苟带动后苟,达到共同……
  咳咳。
  可是,现在欧阳咏风假如修书一封,硬是要与陈长青成亲,那该如何?
  “长青,要是那欧阳小姐要与你成婚,你想个借口。我帮你退了她。”陈冠庭一脸认真地说道,“实在不行,你就对她说你喜欢男人便是。”
  陈长青:“……”
  祖父,用不用这么狠?
  陈长青解释道:“祖父请放心,欧阳小姐寄信过来并不是逼婚。而是有事请教。请祖父放心。”
  陈冠庭“哦?当真?”
  陈长青:“当真,请祖父不必听信迎儿的话。这孩子,当打!”
  陈梓迎:“哥,我就是,就是太过担心你了嘛。”
  又是这泪汪汪的攻势。
  得,我认输。
  “等我回来再跟你说。”
  说完,陈长青就向陈冠庭交代了一声,便只身前往欧阳家。
  把信交给小兰姐之后,陈长青又跟欧阳桥聊了一下家常。
  陈长青发现,欧阳桥对自己的态度又变回了原来那样不冷不热,便知道之前陈家传出去的风声确实有效,于是便放心离去。
  回到了别院,陈长青四周找了一下,都找不到陈梓迎的身影。
  陈长青转身逛了一圈。
  忽然出手。
  “啊?哥哥,痛痛……”
  陈长青从虚空中抓住了陈梓迎的耳朵,陈梓迎一边喊疼,一边现出了身形。
  “我给你隐匿符咒是这般用的吗?”
  “哥,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下次再这样,我就没收你的符咒。”
  陈长青说完便松开了手。
  “哥,真的没事吧?嫂嫂那边不会有什么事吧?”
  陈长青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也说不准是好事还是坏事。总之这事一时半刻也没有结果。”
  大半月之后……
  镇岳宗碧螺峰。
  在这碧螺峰上,有几间小屋,都是关镇山安排给弟子居住的。
  欧阳咏风就住在其中一间房间之内。
  欧阳咏风在这段时间经常坐立不安,无心修炼。
  自从上次在宗门内偶遇大师兄陶白柏之后大师兄那俊朗的外表就一直在他心中浮现。可每次想到那位大师兄的时候,那陈长青的样子也会同时跳出来。
  每当这种时候,她就心如火烧。
  啪!
  欧阳咏风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欧阳咏风,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明明与大兄弟有婚约在身,怎么可以对大师兄有非分之想?”
  可这也……我道心太乱,根本无法修炼啊。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欧阳咏风连忙推开房门,一名小道童就站在门口,手持一封信。
  “欧阳师叔,有你的信。”
  欧阳咏风接过信封看到是陈长青寄来的,马上就接过信封:“大兄弟终于回信了!”
  欧阳咏风无视了小道童那怪异的眼神,对他点了点头,便关上了门,打开了信封。
  欧阳咏风仔细地看完了陈长青写过来的书信,忽然用力一拍石桌:“好!长青大兄弟果然是心细如尘!”
  她本来想象过无数种可能。
  也许陈长青会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也许陈长青会语带埋怨趁机敲诈,也许陈长青会无动于衷同意退亲。
  可她万万没想到,陈长青居然心细如尘,不但没有责怪谩骂,也没埋怨敲诈,更没说退亲一事。他只是以一个长辈的角度帮自己分析这姻缘之事,还列出了数条建议,这每一条建议,都是欧阳咏风先前没想到的。
  对啊对啊,大兄弟说得对。这些我怎么都没想到呢?
  欧阳咏风这般想着,又心生不安。我这般对待长青大兄弟,他居然还真诚待我……这让我该如何是好?
  想到了这里,她本能用力,把信纸捏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