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八章.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回到北海镇之后,陈长青开始修心养性。
  接下来的日子,他有几个方向,第一就是慢慢滋养自己受损的道基,稳固修为。第二就是利用自己的绘符知识去研究出一种可以误导天机的存在,并且借此来降低妹妹的存在感避免像这次的情况出现。
  除此之外,也要为妹妹的升学……不,升仙做好准备。选择适合的仙门,比提升境界更为重要。
  只是,在回来没几天之后,就出现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问题。
  陈梓迎闹情绪了。
  在这一天的晚饭之后,陈梓迎就偷偷地爬在陈长青的身上,低声说道:“哥哥,我不想修炼了。”
  似乎每个小孩子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不想读书,不想修炼。
  每个人不想学习的原因都各不相同,有人是因为学习跟不上,有的人是因为老师太严格,有的人是因为贪玩。
  但是,陈梓迎跟一般的小孩都不一样。
  她缩在陈长青的怀中哭唧唧地说道:“哥,我觉得仙门很可怕。我不想去,我不想跟你分开。”
  陈长青有点无奈,他摸了摸陈梓迎的小脑袋:“迎儿你不用怕,并不是每个宗门都是这样的。”
  陈梓迎的情况应该算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破灭了。
  在她看来,成仙就是为了逍遥自在,与天同寿。像绝情宗那样做一个莫得感情的修者,那就算真的可以与天同寿,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像我们杨景国的水月派,讲求的就是大道逍遥。天道无情也是那个天道,天道自然也是那个天道。天道是怎么样的,都是出于个人对天道的理解与感悟。无情之人可以入道,那有情的人自然也可以以情入道。”
  陈梓迎似懂非懂地看着陈长青。
  可陈长青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却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陈长青本来只是想说一番话来开解陈梓迎,但是没想到却忽然心生顿悟。
  那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仿佛有一层金光洒落在他灵识内的灵泉之中,灵泉被金光滋养着,而陈长青也开始觉得自己受损的道基居然开始慢慢修复。虽然这修复的过程很缓慢,但是却让陈长青看到了希望。
  “哥,哥你怎么了?”
  听到陈梓迎的喊声,陈长青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
  陈梓迎嘟着嘴:“哥,你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叫你好几声了,你都不理我。”
  陈长青笑了笑:“不,我是在想,到底是哪个仙门适合我们家迎儿。”
  虽然悟道被打断了,但是陈长青却没说出来。
  “唔,哥你还是想让我进宗门吗?”陈梓迎嘟起了嘴。
  陈长青摇头:“不。”
  陈梓迎眼前一亮:“真的吗?”
  陈长青点了点头:“当然,我刚才说的是仙门。”
  陈梓迎:“……”
  “好了,你先回去洗澡准备休息。我再想一下。放心,哥哥说到做到。”
  打发了陈梓迎去休息之后,陈长青也回到了房间。
  他拿出了一份资料本。
  上面全部都是关于六大仙门可以考据的资料。
  这些资料是陈长青从很早期就开始收集的,这些年来一直通过不同的渠道收集不同的资料,然后归类整理在一起。
  除了仙门之外,还有一些宗门的资料。
  其实关于择校……关于选取仙门的,陈长青很早就有了腹案。
  那就是灵月派。
  灵月派属于六大隐世的仙门之一。水月派有可能有连同至灵月派的通道。
  所以,要进入灵月派应该有两种方式,其一就是遇到仙缘,进入与灵月派有关的仙界裂缝之内,通过考验最终被选上成为灵月派的地址,另一个就是进入水月派,通过水月派的考验,再获得进入灵月派的机会。
  灵月派的宗旨就是逍遥人间,红尘炼心。
  相比起其他仙门——用一句接地球话来说,就是接地气。
  不过这都是陈长青的个人想法,他也要跟陈梓迎好好商量。
  要是妹妹不同意的话,
  那就尽量说服她。
  接下来的日子,也算是风平浪静。
  陈长青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初步完成了可以略微误导天机的符咒。
  可是,陈长青却发现,他完成了也没用。
  因为他没办法去对着符咒进行有效的测试。
  在北境之地,就算是城主府的顾朝阳都不善洞察天机。
  精通天机命理的修者并不多,尤其是仙人以前的,像林清玄这样,仅仅是灵湖境后期就会算计天命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陈长青觉得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虽然他无法断定是否有用,但是还是做了个手绳,让陈梓迎随身携带。
  在这三个月里面还发生了许多事。
  比如说,陈浩东突破了修为,从灵泉境中期突破至灵泉境后期。
  此外,就是陈小明决定再次进入闭关,试图冲破瓶颈,达到灵海境。
  至于陈梓迎的修炼,就由陈浩东这个父亲重新接手。
  可是,说是这样说。
  但是陈浩东却成为了甩手掌柜,直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陈长青。
  这举动就让陈长青觉得有点耐人寻味。
  不过……
  他也选择欣然接受。
  之后,陈长青又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去研究系统奖励的那本功法《锐金烈阳决》。
  这是一门金属性的修炼功法。
  与秋水落霞功不一样的地方是,它是通过修炼者体内灵液相互冲击碰撞来使得灵液变得浓稠,再到凝实。
  系统有解释说,假如修炼到中期,修炼者就可以做到凝液成器。而且武器还可以断金裂阳。可能就跟之前欧阳咏风凝聚短斧还有石魔凝聚长刀的原理差不多。
  要知道,五行属性里面,火克金。但是这锐金烈阳决却可以反克火属性,就可见它的独到之处了。
  在搞清楚了《锐金烈阳决》的原理之后,陈长青就开始了丧心病狂的修炼模式。
  经过了一个月的修炼,陈长青的灵液总量似乎减少了一些,但是灵液却变得十分浓稠。而且,灵液已经完全受陈长青的控制,可以在识海之中变成各种形状。
  陈长青也发现了,自己激活某些符咒,或者在绘符的时候,需要消耗的灵液变少了。
  某些本来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完成的符咒,陈长青现在可能只需要之前几分之一的时间就可以画完了。
  假如绘符师有等级的话,那么陈长青肯定就是大师级的绘符师了。
  在这大半年时间里面,陈长青碍于家族要求,跟随家族车队去了两次临北城。而实际上,他曾经试过伪装身份连夜赶路去那边购物。
  他又学会了不少特殊的符咒,阵法知识也大有提升。
  除此之外,就是一直都在收集有关将军府的情报。
  据说在前段时间,北境出现了一个大型的魔界裂缝,群魔入侵,临北城那边将军府与城主府高手尽出,才勉强镇压住那个魔界裂缝。
  只是那魔界裂缝实在是太大了,依靠灵海境之力却依然无法封印。据说临北城主顾朝阳已经向无间门求援,请那边派来仙人封印裂缝。
  从魔界裂缝出现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裂缝还没有被封印,严重影响了北境这边的居民生活。来往北境的客商也越来越少了。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临北城的主要力量都投放到了大型魔界裂缝那边,导致四处村镇的防御队压力变大。
  陈长青就注意到,陈浩东在这一个月以来都没怎么回家里休息了。
  对于北境目前这样的形势,陈长青也做了一些对应的手段,兄妹二人更是武装到了牙齿。
  这一日下午,陈冠庭让人来到了三房别院,来找陈长青过去书房那边。
  陈长青有点意外,他还在琢磨着下一步要如何修炼《锐金裂阳诀》,也不得不跟随下人前往书房那边。
  陈冠庭看到陈长青到来,对他点了点头:“长青啊。这次得亏是你之前的那个建议啊。不然我们陈家也要出事了。”
  陈长青有点懵:“出事?还请祖父言明。”
  陈冠庭说道:“这次的魔界裂缝,有不断扩大的迹象。无间门的仙人还没有到来。顾城主又派人去国都杨城寻找大国师帮忙。可这一来一回,估计最快也要七天时间。”
  陈长青隐隐想到了什么:“祖父,是不是临北城那边已经在征用民间势力了?”
  陈冠庭点了点头:“就是如此。黄土镇的朱家,已经有两名灵湖境,七名灵泉境前往战区帮忙了。欧阳家也在今日收到了城主府那边的军令。我估计我们陈家到时候也要派人过去。只是派出人手,是按家族的规模来定的。先前你让我低调行事,不要暴露出陈家实力,我当时心中还是有点不屑的。觉得有能力就要展现出来。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你说得对。”
  “祖父你以为,此番临北城主城府会让我们陈家出几个人?”陈长青问。
  陈冠庭微微叹气:“恐怕也得派出一灵湖,五灵泉吧。”
  “祖父,长青就只有一个请求。迎儿年纪尚小,也没有太多的经验……”
  陈冠庭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断然也不会让迎儿参与。只是,你四叔在修炼到了重要阶段不宜出远门,这一趟我必须得亲自过去。此外,你的父亲,大伯再加上三位管事也要过去。要不是这段时间陈家低调,估计还得多派几个人。”
  陈长青微微抿嘴,然后抱拳就问:“不知道祖父叫我来,是有何事交代?”
  “你二叔他日前前往临北城行商,趁着这大战之际赚取差价。却没想到这几日战况加剧,临北城宣布暂时启动临北城大阵,禁止普通人进出城门暂时回不来,而你父亲与大伯要跟我支援临北城。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暂时当我们陈家的掌事人。”
  陈长青:“……”
  陈长青真的是醉了,这段时间都这么低调了,为什么在这时候居然会想到这一出?
  “祖父,此时万万不可。长青没有修为,假如行掌家之事,恐怕的会让家族其他人不满。要不请四叔……”
  陈长青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陈冠庭就打断了他的话:“你四叔说了,到时候你遇到有谁心里不满就去找他,到时候他往你身后一站,就看谁还敢挑事。”
  陈长青欲哭无泪:“四叔怎么就不自己站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