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九章.父亲不必挂心

  陈长青从陈冠庭的书房思考着陈冠庭的用意。
  按照陈长青的推测,估计陈冠庭是想要挑选日后陈家负责凡人一块的主事人。
  现在陈家的日常事务,几乎都是由陈长青的二叔陈浩希负责的。陈浩希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头脑精明,这些年来把家族的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而陈冠庭现在已经把陈长青视作陈浩希的接班人。
  只是,还有一点。
  陈长青隐隐觉得,陈冠庭还是想要渐渐地把自己跟陈梓迎分开。估计是真的找不到那活泉丹了。
  那我要不要想个理由稍微展示一下实力呢?
  从小到大,陈长青都没有做过装逼打脸的事情,每次展现实力的时候,他都小心翼翼。
  一来他没办法向其他人解释到底是如何激活灵泉的,二来是他缺乏安全感。
  就像是有些人喜欢存钱,存款一旦跌破了六位数七位数,心就会慌。而且,那些人存了那么多钱,还不让人知道,更不会拿出去投资。
  这些人存钱并不是为了装逼,也不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而是因为这样做,会让他有安全感。陈长青不是什么天才人物,也不可能做到算无遗策,无论是上一辈子与这一辈子,他都只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他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到自以为最好的地步。
  像这一次,以现在他的灵泉境修为,假如暴露了,他甚至有可能被要求去支援临北城。就算不用去,定然也要加入镇防队协防。所以为了避免这些事情找上门,能怂就怂。能不冒险就不冒险。
  在战场上大发神威,扭转战局……陈长青不是这样的主角。
  装逼踩人打脸?
  不存在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想办法找机会偷偷干掉就好。
  至于祖父那边,这次就暂且应付一下。等祖父跟父亲除魔归来之后,再让父亲去跟祖父好好谈一下。
  有了决定之后,陈长青的脚步都变得更加轻快了一些。
  回到三房别院,陈梓迎正在练习聚光术与秋水落霞剑的“连招”。
  经过了这一段的时间,陈梓迎的属性也出现了一些变化。
  【属性】
  姓名:陈梓迎
  修为:灵泉境前期修者
  身高:一米五一
  体能上限:三十六牛之力
  灵液上限:八井灵液
  灵力属性:水、木
  武器精通:剑术精通
  特殊天赋:对哥哥过分依赖、太可爱怎么办、只比哥哥差一点点
  对哥哥过分依赖:在陈长青的视线范围内,陈梓迎的综合实力提升一倍,修炼速度提升一倍。
  无心向学:求仙之心受到了打击,修炼速度降低一倍。
  这小丫头心里还有还是对修仙有一定的抵触。
  不过,至少现在她还是愿意练习的。
  心理阴影这种事情,只能去慢慢去安抚。
  想到了心理阴影,陈长青就想到了欧阳子枫。上次陈长青给欧阳咏风小姐写信之后,那欧阳子枫就一直在家中修炼。听说前段时间已经修炼到了灵井境的后期了。有望在新年之前晋升到灵泉境。也不知道欧阳咏风跟那小子说了什么。
  “哥……”
  陈梓迎看到陈长青回来,有点像撒娇。但是陈长青却摆了摆手:“继续练习。不许偷懒。”
  陈梓迎吐了吐舌头,只能继续练习。
  虽然说是说陈梓迎无心学习,但是这一手聚光术加秋水落霞剑的连招她使得还算十分熟练。
  也算是一招专属于陈家的必杀技了。
  等陈梓迎练习完,陈长青就对陈梓迎招了招手:“迎儿你过来。”
  “哥,怎么了?”陈梓迎高得很快,个头都长到了陈长青的胸口了。
  陈长青说:“刚才祖父找我过去,让我这段时间去学习管理家族。估计白天没时间监督你修炼跟学习。”
  “啊?真的吗?”陈梓迎一脸高兴。
  “你能不能收起你的笑容。别以为我不在你就可以偷懒。”陈长青摆出了严肃脸。
  陈梓迎:“哥~”
  陈长青:“我等会就去帮你做一份详细的计划,你每天就要按计划书上面的计划完成修炼与学习。晚上我回来的时候会检查你的修炼与学习。”
  陈梓迎嘟起了嘴:“好吧,知道啦。”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头:“那我先去回去写计划了,你修炼完就休息一下。”
  陈梓迎挽住陈长青的手臂:“哥,你最近都没时间陪我了。”
  陈长青叹了一口气:“行吧行吧。我就陪你聊聊天。”
  陈长青带着陈梓迎进去大厅。
  两个人聊聊家常,聊聊人生。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下午,兄妹二人就看到陈浩东从外面回来。
  陈长青跟陈梓迎一起站起来:“爹。”
  陈浩东对兄妹二人点了点头:“长青,刚才父亲找到我。你应该知道了吧?”
  陈长青点头:“知道了。还请爹爹万事小心。”
  说完,陈长青就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锦囊:“爹,这是欧阳小姐派人送我的锦囊,里面有一些符咒。必要时没准可以帮到您。”
  陈浩东若有所思地看了陈长青一眼。
  陈浩东接过了锦囊。
  陈长青又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如何解开锦囊上的禁制。
  陈浩东看着陈长青,问道:“我怎么没听说欧阳小姐有送灵符回欧阳家。”
  陈长青笑了笑没有回答。
  陈浩东微微摇头:“那你就替我谢过——欧阳小姐吧。”
  陈浩东回到了房间,打开了陈长青给的锦囊。
  一打开就愣住了。
  二十一张高级符咒,三十一张中级符咒,还有五十多张低级符咒。
  这些是……
  长青啊长青,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晚上,陈长青回到了房间。
  这次给这个锦囊陈浩东,陈长青也经过了深思熟虑。
  这是他对陈浩东的一个小小的试探。
  其实上次在临江村后山山崖上的时候已经有点感觉了。陈浩东也不是傻子,他在家族里面是接触得陈长青兄妹最多的人,看到的知道的肯定比其他人都多。
  既然这样,陈长青就决定试探一下,暴露一点东西,看看父亲对自己的秘密持什么态度。
  现在看来,父亲应该暂时不会深究自己的秘密,甚至会在一定程度上包容自己。
  这对陈长青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
  只是不能太依赖这点,毕竟这个事情存在太多的不可控因素。
  写完了日记之后,陈长青又帮陈梓迎做好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修炼计划。
  至于家族那边的事情,陈长青打算明天去学习的时候故意做错几个小事,然后就去祖父那边把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推掉。
  没错,我就是三房里面的一条咸鱼。
  万事俱备了!就这么定吧。
  就在这时,有人来敲了敲门。
  陈长青:“哪位?”
  “是我。”是陈浩东。
  “爹,请进。”
  陈长青看到陈浩东推门进来,发现他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爹,这么急就要出发了?”陈长青也是一愣。
  陈浩东点了点头:“嗯,这次魔界裂缝,听闻说有地仙级的魔尊在背后计算。其实战事已经十分吃紧了。你在家里,帮助其他管事管理好家族的其他事务。”
  “孩儿知道。”
  “还有,万一出什么事,你就一定要去跟你四叔商量。北海镇四周最近也不太平,有不少妖物知道临北城那边的战事,都想来浑水摸鱼。”
  “迎儿尚小,镇防队那边应该不会要求她去协防。你就让她安心修炼。”
  “孩儿知道。对了爹,你稍等一下。”
  陈长青说着,就找出了之前陈小明送给他的那把用雷击木做成的小剑。
  “爹,这小剑是之前四叔交给我防身的。专克阴邪之物。你应该可以用得上。”
  陈浩东也没有矫情,直接就接过了木剑。
  “爹,你忘了吗?给我托梦的那个老爷爷说了,会保我们家百年运势的。你们此番过去,肯定会鸿运当头,逢凶化吉。”
  陈浩东苦笑:“长青,你要记着。这个陈家,也是你的陈家。有些事情,对我,对你祖父,你都不必隐瞒。假若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也会帮你从中周旋。”
  陈长青微微颔首:“嗯。”
  “我这便去了。迎儿就交给你了。”
  陈长青点头:“父亲不必挂心。”
  陈浩东离开之后,陈长青就回到了床上躺了下来。
  他回想着刚才父亲的话,心中却有几分纠结。
  ……
  长房别院。
  陈浩北也差不多时间离开了。
  陈伟松跟王玉碧母子一起目送陈浩北离开之后。王玉碧的脸色忽然沉了下去:“伟松,你说这到底算什么?明明除了你的父亲叔叔之外,你才是陈家修为最高的人。现在他们离开了,居然交给个没有修为的人来当家,你说这有道理吗?也不知道你祖父怎么想的,还有你的那个四叔……”
  陈伟松苦笑着看了母亲一眼:“娘,长青兄弟有大智慧,他的发现给了我们陈家大机缘。祖父看中他也是应该的。”
  王玉碧抿了抿嘴,冷哼了一声转身就回到了房间。
  她回到房间,修书一封。然后把书信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贴身婢女,然后悄声交代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