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十九章.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黄土镇外二十里。
  放眼看去是一片片的黄土。
  这一路走过去,便是杨景国跟兰若国的交界。
  谁都没有注意到,隐藏在这黄土之下,一道纵横交错的地道。
  当年,段惊阳就是通过这条地道从兰若国逃走过来杨景国的。
  这时候段惊阳正在地道深处的一个地洞里面疗伤。
  在黄土驿站一战,段惊阳为了逃命自断一臂,身受重伤。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休养,他的伤势终于有所好转。
  只是断掉的手臂是长不回来了,除非他能突破凡人的界限渡劫成仙。
  “呵,仙缘?我还有机会吗?”段惊阳自嘲一笑。
  自从叛出师门之后,他成仙的机会就已经非常渺茫了。
  他忽然睁开眼睛。
  几道人影出现在地下通道里面。
  “呵,就剩你们三个了?龙头呢?”
  那几个人没说话,慢慢地靠近段惊阳。
  “上次老张他们来,就死在这里。龙头不来,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阴影中的人发出了一声冷笑:“段惊阳,你已是强弩之末……”
  那人说话之间,空气中飘荡起一阵花香。
  在山洞之中莫名地卷起了无数的花瓣。
  什么?
  一瞬间,那几道人影就瞬间被那些粉红色的花瓣包裹住。
  看到这一幕,就连段惊阳都皱了皱眉头。
  顷刻之间,花瓣散尽。
  地面上只剩下三具骷髅。
  绝情宗不传秘技——红粉,骷髅。
  段惊阳幽幽道:“师姐。”
  在段惊阳的面前卷起了一阵旋风,花瓣旋转。
  一个身穿灰白色道袍,面容清雅的女性出现段惊阳的面前。
  “师弟,别来无恙。”
  绝情宗,林清玄。
  看到林清玄出现段惊阳就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师傅托我问你一句,你是否后悔?”林清玄淡淡地问。
  段惊阳轻轻摇头:“师姐,只要你遇到你爱的那个人,我相信你也不会后悔。”
  林清玄:“不会有这个人。”
  说完,她轻轻打出一掌。
  段惊阳身子一颤,一道血丝从他的嘴角流出。
  “师姐,把我……葬在他身边。”
  林清玄再次摇头:“庄明未死,并已娶妻。”
  段惊阳眼睛瞪大——死不瞑目。
  林清玄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子。
  她的脑中想起师傅在她下山之前叮嘱她的那番话:“此次下山招徒,只招无情之人。”
  ……
  陈府,三房别院。
  陈长青他们一家三口难得坐在一起吃饭。
  “迎儿,别一直吃肉,多吃菜。来吃青椒。”陈长青一边说,一边把青椒夹到陈梓迎的碗里。
  陈梓迎一脸黑线:“哥,你已经把你面前的青椒都给我了。”
  陈长青尴尬一笑。
  陈梓迎:“对了哥,今天那欧阳子枫说你去天香阁,天香阁是什么?”
  陈长青感觉到隔壁陈浩东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有点耳热。
  “咳咳……”
  陈长青干咳了两声,假装没听见陈梓迎的话。
  “哥,你耳朵是不是不舒服?”
  陈长青:“嗯?”
  陈梓迎:“我问你哪里是天香阁,我怎么没去过。”
  陈长青看向陈浩东——爹,帮我。
  二十年来,他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
  陈浩东苦笑摇头:“长青,迎儿。过几天就是你们娘亲的生忌。你们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去拜祭吧。”
  自从钟思甜去世之后,这是第一次陈浩东主动提出让陈长青兄妹一起去拜祭母亲。
  陈梓迎终于被转移了注意力:“爹,我们要准备些什么?”
  陈浩东想了想:“就想想有什么话,想对娘亲说吧。”
  陈梓迎低下头嘟着嘴:“我……都忘记娘亲她长什么样了。”
  说着,她抬起头,看向了陈长青。
  陈长青伸手抱住陈梓迎的小脑袋。
  陈浩东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陈梓迎保住哥哥:“哥,你这几天能不能跟我说说娘亲她是怎么样的人?”
  陈长青点了点头:“可以,当然可以。”
  陈梓迎:“那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天香阁是什么?”
  陈长青:“可……咳咳咳,你怎么还记得这个?”
  陈浩东:“我吃完出去镇防队当值了,长青你别教坏你妹妹。”
  说完他就溜了。
  陈长青:“……“
  爹,你太不讲义气了吧?
  陈长青夹起一块肉,放到陈梓迎的碗里:“迎儿,你怎么能只吃青椒呢。要多吃肉。”
  陈梓迎:“……”
  晚饭后,陈长青终于还是稍微解释了一下天香阁大概是个什么机构,同时拍着胸膛保证自己从未去过。
  之后,陈长青跟陈梓迎各自回房间休息。
  陈长青又做了一下本日总结。
  想到了今天遇到那欧阳子枫的事情。
  万一自己真的导致欧阳子枫道基不稳……
  算了,还是写一封信给她姐,让欧阳咏风想办法解决吧。
  想到就做,陈长青立马就写了一封信……觉得言辞不太妥当,撕掉,又写了一封,觉得还是不太好。又写了……
  最终陈长青写到第六个版本才满意地收好了信。等明日派人送到欧阳家的小兰姐的手上再让她送到镇岳宗碧螺峰。
  完了之后,陈长青又抽空画了两张高级符咒。等灵力耗尽之后,他才上床睡觉。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陈长青早早就爬起来。
  昨日饭后陈长青便约了陈梓迎今早一起修炼。
  因为他在这两天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陈长青先去让下人送信,然后再去把陈梓迎叫醒。
  “迎儿,今天我考考你聚光术练得怎么样。”陈长青把陈梓迎叫到了别院的凉亭边,开口就说。
  陈梓迎打着哈欠:“嗯,好的。”
  说着她就双手结印……
  “等等等等。”
  陈长青说着,就盘腿坐下:“等会我开始运转秋水落霞功,你就对我用聚光术。”
  陈梓迎:“啊?”
  陈长青:“嗯,就按我说的做。”
  陈梓迎大眼睛眨了眨点头说道:“好叭。”
  陈长青坐下来之后,便开始运转功法,吸收朝霞上的灵力。
  与此同时,陈梓迎便结印施展出了聚光术。
  霞光在聚光术的影响下,直接聚拢在陈长青的身上。
  陈长青心神一颤。
  果然有用。
  聚光术无论是对秋水落霞功抑或是秋水落霞剑都会有加成的作用。
  在聚光术的影响之下,陈长青体内的灵泉就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泉水不停涌出来。
  等,等一下。
  喵喵喵?
  这什么的情况?
  灵泉涌动,居然要突破?
  陈长青顿感无奈。虽然在陈梓迎出现了【只比哥哥差一点点】这个天赋的时候,陈长青就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突破,只是他没想到聚光术的影响居然会如此之大。让陈长青无需任何药物辅助就直接冲破了瓶颈。
  念及于此陈长青只好稳住心神,调动灵液,运转周天。
  一轮又一轮。
  顷刻间,陈长青的睁开眼睛。
  灵泉境后期了。
  他及时稳住,散去灵力,隐藏修为,并没有被人发现。
  “哥,灵泉后期了?”
  陈长青点了点头,他也没想到。
  “聚光术这个事,找机会跟爹说一下吧。我们陈家……没准要一飞冲天了。”陈长青挠了挠后脑勺,“要怎么跟爹说呢?”
  陈梓迎:“哥,你先别想这个。你也给我来一下聚光术呗,我也想试试。”
  陈长青摇头:“迎儿你刚到灵泉,根基未稳不适合这样修炼。”
  陈梓迎:“……”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脑袋:“乖,等你根基稳了,我再帮你。现在你就正常修炼吧。”
  陈梓迎修炼了一会儿,陈小明就过来了。
  陈长青看到陈小明眯了眯眼睛。
  他从锦囊中拿出了一张聚光术的符咒,然后走过去。
  “四叔……”
  陈长青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陈小明就冷冷说道:“早饭准备好了?”
  陈长青:“……”
  陈长青让下人准备好早饭,然后又走到陈小明身边。
  “四叔,侄儿近日有个发现,想请教一下四叔。”
  陈小明微微点头:“说。”
  陈长青拿出了一张聚光术的符咒:“四叔,这是我的未婚妻送我的一个符咒。上面是聚光术。”
  陈小明微微点头。
  陈长青接着说:“虽然我不善修炼。但是我每日观察迎儿修炼。知道我们陈家的功法秋水落霞功的修炼方式,是吸收朝霞晚霞的灵力。而霞光是分散的,我就想,假如在修炼之时使用聚光术,是否就可以让霞光集中到你们这些修者身上。让修炼的效率提高。”
  陈小明闻言,神色一振:“给,给我看看。”
  陈长青双手献上聚光术的符纸。
  陈小明手一扬。
  霞光在陈小明的手上聚拢。
  陈小明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他第一时间把剑,飞身而起,朝天挥剑。
  秋水落霞剑!霞光万丈!
  陈小明果真是一个武术天才,一点即通。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修炼,而是战斗。
  他想到了,然后就直接试出来了。
  他使出来的秋水落霞剑比陈长青的更为精纯。
  霞光万丈在陈府半空闪烁不停。
  一瞬间,陈府的高手都聚集在三房的别院。
  他们以为这里又出了什么事。
  陈冠庭快步走来:“小明,发生何事?”
  陈小明抬头看了父亲一眼,声音有点颤抖:“聚光术,秋水落霞剑……”
  “什么意思?”
  “长青发现,聚光术能聚拢霞光。强化秋水落霞功。”陈小明不善言辞,好不容易说完。
  陈冠庭:“刚才就是聚光术与秋水落霞剑的结合?”
  陈小明用力点了下头。
  陈冠庭看了陈长青一眼:“长青……长青你就是陈家的恩人啊!”
  陈浩北一房的一家三口人看着这一幕,心生感慨。
  这三房……
  真的是气运加持?还是陈长青真的是传闻中的运财童子?
  陈长青连忙欠身说道:“祖父过誉,长青只是随口提了个建议。”
  陈冠庭看着陈长青,觉得越发满意。
  可惜啊,为何长青就灵井枯竭呢?真的是天妒英才吗?
  陈长青:“祖父,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陈冠庭神色凝重:“你说。”
  此时此刻,陈冠庭的态度已经与两月前大大不一样了,两个月前,陈冠庭愿意听陈长青说话,是因为陈梓迎。而现在,他愿意听陈长青说话,是因为陈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