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五章.陈长青:难道我就注定要被萝莉坑?

  八面玲珑塔内。
  陈长青召唤出了十只灵泉境中期左右的邪魔,两只灵湖境初期的邪魔。
  然后对陈梓迎说:“妹妹,上!”
  陈梓迎一脸懵:“哥,我选的是普通模式!”
  陈长青理直气壮地点头说:“这就是普通模式。”
  陈梓迎看着那密密麻麻站一堆的邪魔妖物,小脸发白。
  这就是普通模式?那困难模式跟炼狱模式到底是什么?
  此时,已经不由得陈梓迎多想了,因为几只邪魔已经同时向她冲来。
  有些释放魔气,有些释放法术。
  陈长青的声音继续传来:“训练没有限制,你打不过的话我就会停下来。你可以用任何手段,看看在这些邪魔之中能坚持多久。”
  说完,陈长青就退后了几步。
  那些邪魔妖怪就像是没看到他一般。
  这也是八面玲珑塔的其中一个功能,可以设置这些邪魔的虚影能对谁造成伤害。
  陈梓迎身子一闪,连续使了三层的神木护罩。
  陈长青说了,她可以使用一切手段,那就意味着符咒也是可使用范围内。
  神木护罩瞬间就被打破了。
  因为在陈长青召唤出来的邪魔之中就有擅长使用火系术法的。
  火克木。破防就是这么轻松。
  不过陈梓迎也趁着这个机会,给自己加上了几种特殊状态。
  神木护罩一破,两只擅长近身战的邪魔就冲到了陈梓迎的面前。
  陈梓迎使用土遁术,一瞬间转移到了它们的身后。
  一个黑炎火球从左侧飞过来。
  陈长青一扬手使出了一张水云罩的符咒。
  黑炎一瞬间就把水云罩给淹没。
  水汽蒸腾,黑炎马上就烧到了陈梓迎的身上。
  陈长青眉头一皱。
  却发现黑炎里霞光一闪,陈梓迎拔出了断水分光剑,使出了秋水落霞剑的绝技霞光万丈。
  霞光一瞬就把黑炎刺破。
  陈梓迎有点狼狈,衣服上也烧了几个口子,脸上有点灰黑色,但是并没有受多少伤。
  陈长青站在一边,眉头紧皱。也不是说陈梓迎处理得不好……而是就连他自己也在思考着自己面对这么多邪魔的时候会怎么应对。
  陈长青知道,每个人的思维都有局限性。他之所以怂就是因为他知道在很多时候光靠自己去想肯定是不够全面的。他也需要学习,他也渴望进步。
  在陈长青思索之间,陈梓迎连用三张紫雷驱魔咒。雷光闪动,所有邪魔的行动都一滞。
  陈梓迎趁着这个机会,使出了靴子上的腾云咒,整个人腾空而起,然后剑光闪动。
  在断水分光剑的剑刃之上闪烁出一道红色的光波。
  光波荡开,化为一只只红色蝴蝶朝朝着刚才那火系邪魔身上飞去。
  不料旁边一只树妖在那火系的邪魔的面前编织出一层层密密麻麻的藤蔓之网。
  那些红蝴蝶撞向腾网,一只只炸开,每一只炸开的蝴蝶都荡开红色的波纹。
  强大的震动把腾网炸散,却无法伤到那火系的邪魔。
  陈梓迎一击不成,反而露出了破绽,整个人滞留在半空之中。
  两只长着翅膀的妖物这时已经飞到了陈长青的身边。
  其中一只妖物还是灵湖修为的妖物。
  那妖鸟扬起翅膀,翅膀边上凝聚出一根根的羽毛。
  它用力一扇,那一根根羽毛就化成了锋利的匕首直接就朝着陈梓迎方向飞去。
  陈梓迎正想要摸出符咒,隔壁的另一只妖物发出了一声怪叫。
  声波震荡,陈梓迎只觉得脑袋一阵刺痛,动作慢了一线。
  阿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来不及摸出符咒了。
  情急之下,她的使用了衣服上的金甲咒。
  金甲的虚影就她的身上出现,可是在羽毛匕首的冲击之下,金甲没挡住几下就碎掉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陈梓迎直接就抬起手使用了百鸟朝凤环。
  百只灵鸟的虚影在一瞬间飞出。
  灵鸟虚影一下子就吞噬了那些羽毛匕首,随后想着塔内四周飞去。
  稍微弱点的邪魔在灵鸟的冲击之下受了重创。
  可这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在使出了百鸟朝凤环之后陈梓迎的灵液就已经见底了。
  她身子一晃,整个人就从半空之中跌落。
  陈长青微微摇头,心念一动,十数只邪魔同时消失。
  他双脚一用力,纵身上前把陈梓迎抱住,然后轻放在地上。
  “哥……对不起。”
  陈梓迎也知道自己的表现一般,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道歉。
  陈长青倒是没有怪她,反而是安慰了一句:“虽然表现一般,但是终究也第一次,表现差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说着,陈长青指了指一边,拿出甜点茶水:“先休息一下,我们再做战后检讨。”
  原来,表现得不好,是真的可以有赏的。
  谁让陈梓迎是妹妹呢。
  陈梓迎暗自松了一口气,看到甜点之后她欢快地跑了过去。
  坐在八面玲珑塔内阿陈梓迎一边吃着雪花糖棒一边等着陈梓迎给自己分析刚才的失误。
  “迎儿,我刚才是不是说了可以用一切的手段?”
  陈梓迎点了点头,然后一脸疑惑地看着哥哥。
  她知道哥哥这么说肯定是自己漏了什么,但是她却想不到。
  陈长青淡淡地说道:“前面的战斗我就不细说了,我关键说一下最后。你被那两只鸟摇围攻的时候,你中了那声波的攻击。限制了摸符咒的动作。那就是意味着你没有用到我最近给你的护灵符符咒。”
  陈梓迎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这种新符咒她倒是真的忘了。
  这护灵符是陈长青最近学到的新符咒,这几天才画出来送给陈梓迎。
  使用护灵符之后,修者在一段时间内可以让灵海境以下精神类攻击削弱五成。对方的修为高于灵海,又或者学习的是特殊的灵识攻击术法的话,削弱的效果会大幅度降低。
  那鸟妖不过是灵泉修为,使用的也只是一般的精神类攻击,要是陈梓迎早有准备的话肯定不会那么狼狈。
  “还有,你为啥不用一线牵?”
  陈梓迎一愣:“额,我还以为不能找哥哥你帮忙。”
  陈长青:“我说了,是一切的手段。我们直线距离大概是六七米。肯定可以传送成功的。”
  陈长青与陈梓迎的一线牵已经修炼了有一段时间了,从一开始一两米的传送,到现在可以进行十米左右的传送。
  “好的,我记下来了。”陈梓迎乖巧地点了点头。
  陈长青暗自想到,这一线牵……真的是逃生利器。可惜修炼起来太麻烦,消耗也颇大。
  等陈梓迎吃完了甜点,陈长青又拿出了一颗灵石递给陈梓迎:“来吧迎儿,我们继续。”
  ……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四天时间里面,陈长青和陈梓迎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训练。有单人的训练,也有双人配合的训练。
  在普通模式下,陈梓迎一个人就可以支撑差不多大半个时辰,甚至可以熬更长时间。就是消耗的灵石与符咒有点多,陈长青有点肉疼所以喊停了。
  陈长青与陈梓迎组合战斗……假如不计消耗,他们二人大概可以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消灭这十数只邪魔。
  经过几次的磨合之后,陈梓迎与陈长青做到了利用一线牵来连续位移消耗那些邪魔的生命,大概大半个时辰就可以打败所有邪魔。
  第五天开始,兄妹二人就尝试挑战困难模式。对战两个灵海境的邪魔!
  第一次,被打得头都差点掉了——要是不是及时让它们消失的话,兄妹两人都得死。
  第二次,陈长青浪费了一套装备套装,陈梓迎……衣服没事——毕竟是月笼纱衣。
  陈长青意识到,现在他所缝制的那些衣服之中,除了月笼纱衣之外其他衣服的材料都太差了,很容易被人针对。万一衣服破了,或者那些锦囊破了那他的实力要下降百分之七十。看样子必须要找些新材料升级一下装备了。
  陈长青总结了一下失败的原因,然后准备第三次尝……
  没有第三次了。
  陈长青意识到,两个灵海境的实力,一加一肯定是大于二的!两个灵海境互相配合,比一个灵海境要强太多了。
  于是,陈长青尝试挑战一个灵海境初期的修者。
  虽然陈长青之前有过打败灵泉境邪魔的经验,一次是在刘前辈的帮助下做到的,一次是在海神大人的帮助下做到的。
  这次辅助他的人变成了陈梓迎。
  嗯……
  结果就是二人撑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然后陷入了僵局。
  依靠着各种符咒、装备,单个灵海境的邪魔确实无法伤害到陈长青他们。
  但是,陈长青要打败它也有点难度,于是他就干脆中止了这一次的练习。
  完事之后,陈梓迎叹了一口气:“要是百鸟朝凤环可以连续使用的话,我们就能打败它了!”
  百鸟朝凤环每次使用之后,都会有两个时辰的冷却时间。就算陈梓迎有足够的灵石恢复灵液也无法连续使用。
  陈长青耸了耸肩:“看来我们的水平就到这里了。”
  陈长青说完就伸了个懒腰:“那明天我们就出发吧。也是时候去跟四叔汇合了。”
  ……
  次日一早。
  陈长青就收拾好行装,带着陈梓迎出发离开镇岳宗。
  石勇跟关镇山都在闭关。陈长青也没有打扰这两位,他们这些大佬肯定不拘小节。
  从镇岳宗到杨城大概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骑马的话。
  陈梓迎她晕马。
  所以陈长青也打算在下面租一辆马车。
  可惜陈长青只有一个人驾车,估计还得晚几天。
  不管怎么样,在这天中午陈长青就从土门镇出发,踏上了兄妹二人之旅。
  这一路上要经过三个驿站,两个小镇,一条村庄。
  不过陈长青在研究过周边的地图,发现在白沙镇东侧的绕行大概二十里就有一条在珠村的小村庄。
  珠村那边盛产一种蛛丝,名为盘龙丝。盘龙丝耐火,坚韧,是非常好用的制衣材料。
  陈长青稍微算了算时间,这样走一转的话,大概要一天半。他算了算成本,这样跑一转去扫货,至少可以省个一两千的玉门通宝。
  于是,陈长青就决定绕这一小圈。
  这一路,陈长青小心翼翼,一路上无惊无险。
  三天半之后,兄妹二人就来到了附近。
  珠村四周围的地形非常有特色。
  每走一段距离就可以看到一些拳头大小的地洞。这些地洞是盘丝魔蛛的巢穴。
  魔蛛吐出来的蛛丝就是盘龙丝。
  这魔蛛虽然是妖物,但是实力很弱,普通人都可以利用一些普通武器消灭。
  珠村的村民就是靠收集这些盘龙丝为生,他们收集蛛丝也有一种特殊手法,是珠村的不传之秘。
  “哥。马车太抖了。”陈梓迎从马车里面伸出小脑袋向陈长青说道。
  陈长青回头:“这地上坑坑洼洼,确实不好驾车。忍一忍吧,马上就到了。”
  陈长青说完,看向前方。
  他心中觉得有点奇怪,他驾车走了这么久居然都没有看到人从村子那边走出来。
  安全起见,陈长青用了洞察灵鹫与灵虫一起查探了一下前方。
  小村子人不多,但是还是能看到有小童在小路上奔跑玩乐,有老人在大树下乘凉。
  嗯,好像没什么事。
  他又感应一下四周围有没有魔气波动。
  也没有。
  不知道为何,陈长青还是觉得有点不安。
  他停下了马车,从胸口摸出了海神大人。
  咦,为什么我要用个“摸”字?
  “海神大人海神大人。我这次应不应该去珠村买盘龙丝?”
  一边说着,陈长青一边熟练地上下摇晃龟壳。
  没一会儿。陈长青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字?
  “去。”
  去?
  怎么看着就觉得有点不靠谱呢?说好的给一首诗呢?
  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他开始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怂出毛病来了?
  陈长青思前想后,既然自己检查了那么多次都没事,海神也让他去。
  那就去呗。
  陈长青驾车进入了珠村范围。
  刚进入村口,陈长青就感觉到四周围的气息骤然一变。
  他定神一看,发现原来村中的那些村民霎时间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萧索肃杀的气息,整个村子看上去灰蒙蒙一片。
  都是幻觉?
  而且火眼金睛没发现?
  在村子入口处,趴着一局尸体,尸体的身体呈墨绿色,脑袋微微仰起,双目看着村口,双眼瞪大,右手伸向前方……
  而最关键的是,这尸体身上……穿着的是镇岳宗那款统一的土黄色道袍。
  海神,你这特么……坑我?去?去你个毛线!?
  难道我陈长青就注定要被萝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