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工程大佬 > 第二十九章 你逞什么能?

  一场饭局,一直持续到晚上接近九点。喝了酒之后,会所还有茶厅,几个人又去茶厅喝茶解酒。
  两斤酒下肚,但今天张城的状态非常好,只是有些上头,却依然还比较清醒。到了茶厅,他很主动给几位泡茶。
  茶厅里准备的是陈年熟普洱,张城用滚烫的开水麻利的给几人洗茶杯,又用最高温度水温开茶,将熟茶洗了两遍,最终泡上第一泡茶,给几人斟上。
  或许有了前面酒场的经历,几个人对张城的态度也随和了很多。看着张城熟练的泡茶手法,喝着张城泡的茶,几个人也忍不住赞了一句。
  “没想到小张这酒能喝,茶泡得也不错。第一泡茶出来,陈普的茶香味和汤色都出来了,面面俱到。”
  刘伟很是赞许的品了一口张城倒的茶,满意的点点头。作为常年喝普洱的养生的老干部,他也是老茶客,刘伟对张城泡出来的茶,还是很满意的。
  张城笑着道:“在你们几位前辈面前,我就是班门弄斧。”
  一顿茶,又喝了差不多一个多时间才结束。一直等到将三人送走,张城才上了许恒的车。
  这年代,查酒驾也没那么厉害,也还没出现代驾服务。正常喝了酒,很多人都还会选择开车。刚刚喝了一顿茶,许恒本来也没喝多少酒,开车还是没任何问题的。
  张城喝了那么多酒,他自然不放心让张城开车,自己亲自开车回去。
  “许总,今晚我没给你丢脸吧?”
  上了车,搓了搓有些开始发烫的脸,张城的头开始有些晕乎起来,强打精神笑着问许恒。
  许恒看了他一眼,张城今晚上的表现,算是出乎他的意料了。酒品看人品,至少张城的酒品还不错,人品应该也差不多那里去。
  他笑了笑道:“还行吧,没丢脸。”
  张城嘿嘿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和许恒的关系走近了不少。这时候,许恒开口道:“今晚倒是辛苦你了。”
  张城玩笑道:“不辛苦,有酒有茶,有鱼有虾,能辛苦啥。”
  “哈哈。”许恒忍不住笑了起来,张城这比喻还真是生动形象。
  笑了一会,他才接着道:“刘伟几个当初都是和我一个部队的,当年我是排长,刘伟是班长,秦君和王中俊都是士兵,算是一起上过战场的过命交情。后来他们转业成了工程部队兵,就来深海发展了,现在每个人都还混得不错。”
  张城并没有让许恒送回去,而是回到了华南公司楼下。下了车,许恒看着张城道:“你怎么回去?”
  张城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红色奔驰,笑着道:“我的合伙人来接我,车就停在那。”
  许恒有些意外,看了一眼红色奔驰,发现还真有一个人站在车边上,还是一个漂亮女人。他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和张城交代了几句,便上了大院里的家属楼。
  把许恒送走,张城才摇摇晃晃走向奔驰车。张城确实没有骗许恒,在喝酒准备结束的时候,张城就给赵云溪发了一个信息,希望她能到华南公司楼下等自己开车。赵云溪没拒绝,还真打车过来,出现在了这里。
  “让你久等了。”
  打了一个酒嗝,张城将车钥匙递给对方。赵云溪闻着张城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酒味,忍不住皱眉。
  “怎么喝那么多酒?”
  张城嘿嘿笑了笑,等到上了车,靠着椅子,他才开心道:“今晚上这顿酒,喝得值,嘿嘿。”
  坐在驾驶室,关上车门后,狭小的空间里,闻着张城身上那浓烈的酒味,赵云溪强忍着不适,有些心疼道:“有什么事,能值得喝那么多?”
  “嘿嘿,新认识了几个人,值得,值得。”
  赵云溪看着张城在傻笑,知道他肯定喝多了。
  “看你逞能的,就不怕喝死!”
  赵云溪有些心疼,语气却忍不住指责。她发动车,直奔张城的住所而去。车才走了几分钟,就听见张城的轻微鼾声响了起来。
  赵云溪侧脸看了一下,看着张城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心情有些复杂。有时候,她是真搞不懂这样比自己还年轻的男孩心里在想什么了。
  将张城送到了楼下,看着熟睡的张城,赵云溪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张城醒过来,有些朦,好一会反应过来:“到了?”
  张城哦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打开车门下车。赵云溪下了车,问道:“你自己行不行?要不要送你上去?”
  张城眼睛直直看着赵云溪,略显昏暗的路灯下,让赵云溪显得更有一种朦胧的美。张城吞了吞唾沫,挤出笑容摆摆手道:“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算了,我怕等会酒后乱性,你回去吧,我自己能上楼。”
  说完,张城就摇摇晃晃上楼。今日他的状态确实很好,尽管喝了小二斤白酒下去,除了头晕口干舌燥,却没有上一次那种要呕吐醉酒的状态。
  看着张城摇晃上了楼,赵云溪有些无奈摇摇头,直到张城住的房子开灯了,他才开车离开。
  第二日,张城是被赵云溪电话吵醒的。吵醒的时候,酒精还未散尽,头依然有些晕乎。
  “还没睡醒?”
  张城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多。
  揉了揉眼睛,道:“不好意思,昨晚上喝多了。”
  “你也知道喝多了?”
  张城这才想起昨晚上的一些事儿,知道是赵云溪送自己回来的,他一边爬起来一边很真诚道谢:“昨晚多谢了,那么晚还让你出来送我回家。”
  电话那头的赵云溪沉默了一会,道:“下不为例。有空回公司,我在公司。”
  抓紧时间洗了一个澡,张城才觉得酒劲散得七七八八,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他就出了出租屋,下楼吃了一个早餐,随后直奔公司而去。
  来到公司,赵云溪果然已经在。她看着张城来,只是点头。张城坐到自己的座位,这还这些日子张城第一次回自己的办公室。
  赵云溪拿了一些单据,递给张城道:“这是早几日付款支出的一些单据,你签一下字。”
  “不用搞那么复杂吧,公司现在就我们两人,你记好就行了。”
  “账目还是要清楚一些,就算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以后难道不会正规发展起来?”
  张城笑了笑,没否认赵云溪的话。他拿起笔快速签字起来,一边签字一边道:“财务你说了算。前期草创没太大关系,以后真等咱们正规发展了,公司相关管理运营制度都得建立起来,这事儿,到时候你也操心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