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工程大佬 > 第五十五章 跑路

  李忠华自然也是理解张城的想法的。理解归理解,该肉疼还得肉疼啊。
  看着张城手里的锦旗,他叹了一口气道:“我就想年底赚点钱好回家过年。现在好了,三十万出去,咱们今年年底咋过哦。”
  张城笑骂了一句,他当然知道李忠华的心思。已经大学毕业了,纵然才毕业,可这过年回家难道不应该有点钱孝敬父母?
  张城转头看着李忠华,用很肯定的语气道:“二哥你就放心吧,以后咱们最不缺的,就是钱!”
  “我就怕你以后说自己钱太多,都不知道怎么花才好!”
  听着张城这话,李忠华只能呵呵笑。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是哭还是笑,该如何回答张城了。
  他不知道那里来的自信,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张城的话还是感染了他,心情好了很多,就连心都没那么疼了。
  一边的赵云溪忍不住直翻白眼,对张城的“大言不惭”,真觉得有些无语。只是张城表现出来的这种气魄,还有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与自信,又着实让她有些着迷。
  要是这家伙比自己大一些,那该多好。赵云溪心里暗暗想着,只是这个念头才出来,她的脸色不由得有些羞红起来。
  自己在想什么呢?身边这个家伙可是一个小弟弟,自己难道还想有什么想法不成?
  赵云溪脸色很不自然,根本不敢看张城和车后座的李忠华。倒是张城看到赵云溪脸色有些不自然,便关心问道:“云溪姐,你脸怎么了,不舒服吗?”
  李忠华也觉得赵云溪脸色有些不对,也关心问道:“咿呀,云溪姐你脸那么红,怎么了?”
  赵云溪那里会让张城和李忠华知道自己刚才心里在想什么呢,心里羞得要死。脑子倒是很快反应过来,直接道:“没怎么,我也是觉得心疼而已。三十万呢,说送就送,能不心疼?”
  这个借口和理由,在这一刻可是很好很强大的。张城和李忠华听了,都找不出一丝毛病来,还真以为赵云溪脸红是因如此。
  本来心情已经平复不少李忠华,又让赵云溪这话勾了起来。哀叹了一句,捂住自己的胸口道:”哎呀,云溪姐,别说了。再说我觉得我要去医院输氧急救才行了。”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张城直接拍了拍自己脑门,道:“不就三十万,能不能大气一点。今年来不及了,明年每人让你们赚个百八十万!以后想买啥买啥!”
  三人一路玩闹,在张城这豪气宣言下,送钱出去的那一点点忧愁才算是散开了。
  赵云溪将张城和李忠华送回了工地,她则回公司去处理账务。等赵云溪走后,在工地集装箱板房里,李忠华抽着烟,当着朱三运的面看着张城问道:“这几日那虎哥倒是很安静,现在咱们又和警所那边打好了关系,对方不会再敢对咱们做什么了吧?”
  张城笑了笑,道:“放心,就算我们没和警所这边搞了关系,对方应该也不会对咱们怎么样的。要相信,这世界还是朗朗乾坤!”
  李忠华丢下烟头,嗯了一声。这时候朱三运笑着道:“小张老板豪气,一出手就是三十万。以后这片区,恐怕都不会有小毛贼敢惦记咱们工地了。”
  对张城一口气捐三十万给辖区警局买车的举措,朱三运也是很震惊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张城能一口气拿出这些钱送人,就很了不起了。
  三十万元,在这年代可真不算少。一开始他还对张城这老板没太大信心,伴随这些日子相处,真觉得张城这人值得人相信,也值得可靠。
  作为劳务工人,他们这些工人最怕就是给做事的老板靠不住。就怕把活给干了,拿不到钱。张城这一手,算是让他坚定了给张城做事的决心。
  -----------
  在张城和李忠华朱三运聊着天的时候,另外一边的虎哥,则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过来很短暂,只说了几句。听着电话,虎哥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直到对方挂了电话,他整个人脸色都煞白起来。
  电话那头的人,最后只给他留下了一句话。
  “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涂虎整个人瘫痪在座位上,脸色发白。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能让电话那头的人打电话过来,还说了这一句话,涂虎就知道自己完了。
  只过了五分钟,涂虎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这时候,他心神也镇定了不少。
  他不想死,但一想到电话那头人的能耐,他根本就冒不出对抗的心思。只用了几秒钟,涂虎就做出了决定。
  很快,他从自己的保险柜里找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各种能跑路的护照,又找出几十万的现金,带上了一切能跑路的东西。
  不到十分钟,涂虎就带上了眼镜,又给自己带上了一个假发。仔细打扮了一番,随后背着一个双肩包。
  涂虎没有和任何人告别,甚至都没和自己的家人有联系。他直接下了楼,开着车直奔深海和香港之间的关口。
  到了关口,涂虎用最快速度过了关。在没有任何人阻拦的情况下,进入到香港。到了香港,涂虎松了一口气,并不敢在香港停留,而是直奔香港国际机场。
  到了机场,他用最快的速度买上了一趟去东南亚某国的机票。当天下午,飞机直飞东南亚。
  自始至终,涂虎都没有和任何人联系。一直等到飞机起飞,涂虎才长出了一口气。就算到了这一刻,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就忽然变成了这样。
  想着自己这辈子有可能都要在国外逃亡避难,涂虎就显得无比阴沉起来。在深海过着花天酒地,灯红酒绿的生活,瞬间就要逃亡国外保命。这种巨大的落差,如何不让涂虎感觉失落和绝望。
  要不是他早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做了最坏打算,在国外银行也存了不少钱,恐怕这一趟逃亡都足够让他命了。
  “到底是谁?”
  飞机飞走的那一刻,涂虎脑子都还在想着这个问题。然而,他恐怕永远不会想到,仅仅只是张城送的一份信,就让他不得不亡命天涯。
  【求收藏,推荐票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