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工程大佬 > 第九十五章 来得不是时候

  在脸谱网待了小半天,和李小冉谈妥了一些事儿,张城才从脸谱网出来。
  滕讯忽然伸出来的橄榄枝,出乎张城的意料。原本他还以为滕讯最少还得过上一段时间才会接触脸谱网,才会重视脸谱网。现在看来,滕讯在社交领域,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和敏感。
  滕讯在互联网领域,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帝国,成功不是没有原因的。滕讯现在已经做得如此之大,拥有两亿多用户。只发现一点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安全的小苗头,就能直接展开行动。
  或许对方已经研究过脸谱网的业态,也论证过社交领域出现的新机会。脸谱网才上线一个月,就迅速做出了决定,这反应确实非常迅速。
  这样的速度和效率,确实能让其成为国内社交领域的第一把交椅。小马哥和他的团队,的确拥有常人难拥有的眼光月战略。
  脸谱网还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未来不出意外,张城都有信心做上市。上市之后再套现,收益会更大。纵然不上市,在过几个月脸谱网的估值能更大化,那时候在慢慢退场套现,也来得及。只是可惜,他确实没钱撑起脸谱网的后续发展。
  引入风险资金和卖给滕讯,性质对他都一样。他马上要和方旭东的公司合作,必须保证手里有筹码。何况在互联网领域,他本身就是想着打一炮就走,撒一网就撤的心态。
  滕讯既然愿意入局,所谓周瑜打黄盖,他手里也没钱支撑网站发展。不说一拍即合,但真心出售是可以的。
  回到建筑公司这边,只有赵云溪在。或许是昨晚上的事儿,当赵云溪看到张城的时候,脸色明显不自然起来。
  张城昨晚上最后一条短信,让赵云溪一晚上辗转反侧,几乎没怎么睡。今日来上班,她自然显得很是憔悴。张城回来,她低着头,自顾处理相关的文件。
  看着赵云溪,张城其实也有些尴尬和不自然。打了招呼,他自己回到自己的办公位置,不知道该说什么,隔着办公桌,两个人只好沉默,公司就这样安静下来。
  然而,安静下来,反而让公司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张城坐下来后,没想着要工作,看着坐在斜前面的赵云溪的背影,有些出神。另外一边的赵云溪,表面上看是在看相关资料,实际脑子也有些乱哄哄的。
  两个人沉默,气氛微妙又显得有些暧昧。足足过了五分钟,张城觉得不说都不行了,这时候,赵云溪转头过来,看着他。
  “昨晚上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
  张城知道和赵云溪对视着,知道这事儿迟早也要面对。赵云溪开口了,他反而轻松了起来。他没避开对方的眼神,看着赵云溪那宛如小鹿一般有些闪躲的眼眸,他微笑道:“意思就是,我喜欢你!”
  面对这忽然而来的告白,赵云溪瞬间有些慌乱了。尽管之前张城在办公室也有说过这样的一句我喜欢你怎么办的话,可当时她更当做是一句笑话而已。
  经历了昨晚的家宴,最后还有张城的那一句短信的发酵,现在张城又再一次微笑“告白”,赵云溪是真慌了心神。
  这种心慌,带着惊喜,也带着羞涩和不安。纵然她心里隐约期待有这样的一个念头,可终究不敢有任何的表露。
  现在,张城就坐在她的面前,带着他那招牌式的微笑告诉她,他喜欢她。赵云溪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只能下意识道:“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云溪姐,我喜欢你!”
  张城再次一字一句,带着一抹深情再次道。下一刻,看着赵云溪还在傻愣,似乎没怎么反应过来,他便再次道:“云溪姐,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赵云溪总算是反应过来,回过神了,一股女人的羞涩与不安,让她的脸色变得通红。她看着张城,不言语,就只是这样看着。
  张城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她的面前。张城的身高本来就比赵云溪高不少,此刻赵云溪还是坐在椅子上,他居高临下看着赵云溪,声音提高了不少,再次道:“云溪姐,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赵云溪低下头,面对张城咄咄逼人的眼光,不敢和张城对视。她羞涩不安的挪动着自己的身子,语气也变得弱小,“说什么胡话,谁喜欢你。我,我比你大,难道要姐弟恋吗?”
  张城一只手直接抚摸拿住了赵云溪的一只手。被张城这一摸,赵云溪身子明显一颤,想要挣脱,终究没挣脱张城的魔掌。
  张城握住对方的手,不让赵云溪挣脱自己的手,再次问道:“云溪姐,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如果也喜欢我,做我女朋友吧。”
  赵云溪抬起头,看着一脸情深望着自己的张城,脑子乱的很。这忽然而来的告白,确实有些让她手足无措。
  “我不知道,你放开手先。”
  张城直接耍赖,没放开对方的手,反而仅仅握住道:“你不答应,我就不放手。”
  “我比你大,你都叫我姐姐。”
  “我不在意!女大三,抱金砖,你是我一辈子想要抱着的金砖。”
  张城这话,更让赵云溪身子都有些无力起来。她只能带着一丝祈求的味道道:“你放手啦,你,你这是在逼我,你让我考虑考虑,好吗?”
  “哎呀,你就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吧。”
  “你,你这是耍流氓,你在这样,我,我叫人了啊!”
  “嘿嘿,我这辈子就对你耍流氓,行不行嘛?”
  “。。。”
  在张城和赵云溪深情告白正要进行到高潮的时候,哐当一声,似乎有人碰到了办公室的空饮水桶。一声比较突兀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直接把两个正处于某种状态下的人给吓了一跳。
  “咳咳,那个,不好意思,好像我来得不是时候。我马上走,我马上走,你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