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工程大佬 > 第二章王永峰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张城敲响了这家搅拌站公司老总王永峰办公室的门。
  “请进。”
  张城推门进去,便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办公的王永峰。
  办公室的布置很简约,一张茶几,一张办公桌和一个书柜。说起来,永嘉这个搅拌站公司也是新建才不到半年,算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商品混凝土生产企业。
  王永峰年龄也不大,也就三十岁出头,来自粤东的潮汕地区。别看年龄不大,却已经在建筑工程行业打拼差不多十年。
  粤东潮汕地区的人大多数都很有经商的头脑,在工程建筑行业打拼的王永峰,看准了这几年深海市发展的脉搏,知道工程建筑行业将有大发展。
  他整合了自己手里的资源,又寻找了几个合伙人投资,捣鼓建起了这个搅拌站公司,从事工程建材也就是商品混凝土的生意。
  尽管王永峰是公司小股东,但几个合伙人相信他,整个公司都是他在负责经营管理。王永峰还是很有能力的,也善于经营。十多年后,他旗下的永嘉混凝土做强做大,从一家搅拌站扩展到八家,在莞城、深海两个城市都有一定行业影响力。
  王永峰抬头看着张城,打量了一下,微微皱眉,但还是很客气道:“你好,你找谁?”
  “王总您好,我叫张城,冒昧过来拜访,是有一件生意想看看王总有没有兴趣。”
  “生意?”
  王永峰心里默念了一下,忍不住笑了笑。每一个来他这办公室的人,不都是想要来做点生意的么?只是眼前的这如此年轻的人,能做啥生意呢?
  王永峰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再次认真打量了一下张城。张城很坦诚和自信的与之对视,显得从容不迫。
  没办法,张城尽管重生回来了,但他重生之前还真和王永峰很熟悉。这一刻再次见到对方,还是在对方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自然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或许是张城的表现让王永峰稍微觉得有些意外,他从办公椅起身,来到茶几上,示意张城也坐。坐下后一边泡茶一边问道:“哦,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有什么生意指教?不知道是哪一家公司或者工地项目上的老板?”
  张城摇了摇头,笑了笑道:“张城目前并没有在任何一家企业单位上班,只是略知道王总最近的一件忧心事,想要为王总分忧一下。”
  王永峰泡茶的手微微停了一下,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一会,泡好茶给张城倒上了一杯茶,轻笑道:“来,喝茶,尝尝。”
  张城很自然的拿起茶杯,轻轻饮了一口,忍不住轻赞道:“好茶,王总这功夫茶还真是厉害,黄山毛峰的香韵醇甘刚刚好出来了。”
  王永峰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管张城是真品出了这茶的味道,还是只为了拍自己的马屁,听到张城这话,王永峰还是觉得心里很受用的。再次看张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作为潮汕人,王永峰并不是很喜欢喝铁观音和乌龙茶,反而偏爱黄山毛峰和祁门红茶。夏天就只喝黄山毛峰,冬天就喝祁门红茶。所以,对这两种茶的品相味道,自然是极其熟悉的,泡茶的功夫也算拿手。
  王永峰自己喝了一口,放下茶杯笑着道:“谬赞了,平时也喝茶?”
  “平时自己也喜欢喝毛峰。当然,和王总这顶级黄山毛峰是比不了的。”
  王永峰再次认真打量张城,觉得眼前这年轻人有点意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感觉。
  王永峰也算是一个老江湖了,高中毕业之后,就来深海市打拼,牛鬼神蛇见过不少,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看着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张城,上下扫视一下,都能看出张城这一身行头打扮不过几百块地摊货,唯一的优点就是干净整洁,一看就像是刚出社会的毛头青年。
  只是张城的神态还有一身的气质,特别是他的眼睛,又给人一种见过世事沧桑的感觉。
  还真是有点意思!难道是那家权贵公子或者二代?王永峰心里暗暗评估着。
  再次喝了一口茶,王永峰神色认真了几分,看着张城道:“为王某人分忧就是高抬王某了,咱们开门见山说吧。”
  张城放下茶杯,很自然和王永峰对视了几秒,盯着对方露出微笑道:“不知道王总对华龙花园项目的商砼感不感兴趣?”(商砼便是商品混凝土)
  王永峰一愣,随后笑了起来,问道:“华龙花园项目?华建三局目前在做的那个项目?”
  “当然,就是距离贵公司只有三公里之远的华龙花园。”
  王永峰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张城,似乎要看透张城的所有。张城并没有避开对方,而是微笑的对视着,眼神清澈见底,一时间还真让王永峰根本摸不准张城的脉。
  好一会儿,王永峰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道:“有生意谁当然都想做。对于华龙花园这个项目,我永嘉混凝土公司也是极力想要争取合作的。但努力了几个月,坦诚说,我们能做进去的希望,真不大。莫非,你有办法?”
  事实上,王永峰还没有说实话,他和他的公司不是希望不大,目前情况是根本就没希望做进去。因为自始至终,华建三局在选择项目商砼材料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理会他和他的公司,也根本就没想要和他们合作过。
  “办法有没有另说,就看王总愿不愿意支持,想不想要合作了。”
  张城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等待王永峰再次开口。
  王永峰盯着他,陷入沉思。
  华龙花园这个项目他亲自去谈了几次,几乎都只是吃了闭门羹,他甚至请了当地的一些政府关系帮忙沟通搭线,可人家华建三局根本就不搭理。对方直接就一句话,已经定下了合作的混凝土商砼公司,不再考虑其他的合作单位。
  如果是一个小项目,不合作也无所谓了。可华龙花园是一个工期二年,总建筑面积超过七十万平方米超大型工地,算下来混凝土的用量超过三十万立方米。
  三十万立方米的混凝土用量,这可是他们这个新建搅拌站大半年的生产总量了。作为新建的搅拌站公司,王永峰和他的公司急需要足够又稳定的工地项目订单来确保公司的生产和运转。
  公司建立快半年了,几乎还处于亏本运营状态。作为新公司,没有名气,又因没有客户资源,目前都是在接小客户和散单,只能算是勉强挣扎在生死线上。如果再没有几个大客户支持生产订单和配送服务,恐怕公司都难以为继。
  华龙花园这样大的一个工地项目,王永峰如何不想合作?有了这样一个大的项目支持,他和他的这个新建的搅拌站公司,就能确保自己未来一年多时间不会被订单饿死,能够正常运转。
  有了华龙花园和华建三局这样大一个大客户支持,他和他的公司更能打出名气,真正站稳脚跟,他和他的公司就有足够多时间来开发新客户,让公司真正活下去。
  更重要的是这个工地项目就在他的公司边上,不管是哪一方面来说,他的公司与其他商砼公司相比,都是占据竞争优势的。现在华建三局就是愿和他的公司合作,如何不让王永峰内心郁闷和沮丧。
  何况,距离自己公司如此之近的工地项目都没办法拿下来,这简直就是在活生生打他的脸呐。
  王永峰手指敲着沙发,好一会才问道:“如果你能把华龙花园这个项目拿回我公司做,想要什么支持?”
  张城很自信道:“一个星期左右,我把华龙花园项目的商砼合同拿回王总面前,合同的条款,也不会让王总觉得苛刻,是能接受的。”
  “要求呢?”
  张城看着王永峰,道:“我的要求也不多,作为回报,合同签订之后,业务费二十万,一次性付清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