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不死者之王罪恶铠甲 > 亡国公主

  “飞飞明天去一趟冒险者公会,他们可能还要来找我们的麻烦所以我建议去把这个麻烦的事解决了,毕竟娜贝的实力已经暴露了也就没有必要继续隐藏了。”
  佐佐木一手拿着带有徽章的信封,表面闪烁着三阶魔法的光明印记,从效果上来看应该是翻译类魔法明确的写着:“佐佐木先生....飞飞先生....娜贝小姐,我们公会非常诚恳的向您发出入会邀请,如果三位砍加入我们的冒险者公会,我想我是可以给予三位满意的金额,如果三位不同意也请到我们的公会来坐坐。——附议:黑木冒险者”,将它递到了飞飞的手上,一旁的娜贝被佐佐木和飞飞强制命令坐在床上休息。
  毕竟当时自己也没有太过考虑后果,娜贝拉尔实力暴露后许多公会争相抢着请求将其拉入公会,许多麻烦的是自然是娜贝来处理,所以也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景象。
  因为房间的大小所以佐佐木和飞飞就站在娜贝的床前商讨明天的事宜,而作为无上至尊大人的最强守护盾可是不允许有失礼。这也就导致娜贝睡在床上精神非常的紧绷,毕竟可是在自己大人面前可不能做出任何失礼的事。也就搞得原本应该是不会劳累的娜贝满脸热红,汗水随着红色的瓜子脸黑色长直发滴落在床铺上。
  “哼,看来这次是铁定要给我们难处了,虽然有点麻烦但是也省去了许多事。不过眼下还是情报非常紧缺,看来我们也需要接触一下高级冒险者。”
  飞飞看完了之后魔法的效果也就相知消失,而上面的文字也就变成了异国文字,将光芒消失的信封放在了桌子上后向佐佐木说到。
  “想必他们是想要拉拢我们入伙,不过考虑到情报的问题,咱们明天去的话就使用[虚伪情报]来伪装一下,实在不行就使用[荒芜领域]。”
  “嗯,确实!这样可以以防他们探测到我们的情报,也是时候让我们见识见识他们这里的最强者了。”飞飞想了想眼下这种情况是最合理的。
  “娜贝明天你就伪装出的形象,而我和飞飞则是少数存活下来保护你的侍卫,王国被夺只能四处飘荡,如今来到这个城市听说有一种职业叫冒险者可以赚钱,所以我们才会出现在冒险者公会旅店。”佐佐木看着一旁向躺在床上一脸严肃的娜贝说到。
  “怎...怎么可以这样,佐佐木大人属下怎么可以如此无礼。”
  娜贝听到佐佐木的计划后即身从床上下地弯腰向佐佐木行礼说到。
  “喔...对了还需要公主衣服呢!你现在的这幅行头可完全不是公主的模样。等我一会我记得好像....之前有过....限定活动时送的套装。”
  佐佐木无视了娜贝的发言,从自己的虚空背包中摸索着。
  “佐佐木大人要是属下伪装公主服饰的话,手下可以自己变换的,毕竟属下是二重幻影。所以不必使用佐佐木大人的强力道具。”
  娜贝迅速下跪向正在摸索的佐佐木提起自己的建议,自己只是在佐佐木大人和安兹大人遇到危险时舍身保护的护盾,怎么可以使用大人们辛苦多来的道具,自己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要给大人们拖后腿,自己是绝对办不到的。
  “哎,找到了!就是这件衣服,记得当时任务结束后,奖励爆出了这个可是让我心态爆炸了好一阵儿呢!还有说了很多遍了不要叫我大人”
  佐佐木一边抱怨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件米色的蕾丝小礼服,服饰后腰上系着大大的蝴蝶结,裙摆比较紧身,勾勒出少女美好的曲线,手腕和颈部上戴着和礼服色系一样细细的铂金饰物,小小的水晶坠饰和眼睛的光芒交相辉映,简直就是像是女王的少女版本!”
  “哎,佐佐木桑你这个是不是那次情人节活动时只有10%爆率的情人系服装,我记得好像是双服装套一起爆的吧!当时佩罗罗奇诺好像很是想要啊,说是给夏提雅穿上试试看呢。”
  飞飞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衣服,毕竟当时佩罗罗奇诺可是哭爹喊娘的说自己在活动时连肝十天都没有获得,那时候可是在公会里闹了有好一阵儿呢。
  “对啊,我当时可是本来打算想要进阶石的,没想到给了我这个,嘛!这个时候也派上用场了不是吗,娜贝给明天你就穿这个,还有不准在说什么,配不上,拒绝之类的话,这是我的命令。”这次佐佐木可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直接命令她们不就行了,还用得着这么苦口婆心的劝说吗?
  娜贝听到佐佐木的命令后,她先是愣了一下,继而皱起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但转瞬之后睁大双眼似乎明白了什么,身后的黑色马尾辫也微微的摇了摇,娜贝抿了一下嘴,随后说道。
  “如果这样做可以使佐佐木大人和飞飞大人的计划成功,属下一定会用生命来珍惜这件衣服,能够听到最高无上至尊大人的事迹是属下最高的荣耀。”娜贝一手扶着膝盖半跪式向佐佐木和安兹说到。
  虽然很感人但是娜贝她却忘记了,佐佐木和安兹说了很多遍让她不要叫自己大人的,终于娜贝又再一次向佐佐木和飞飞道了歉,并且还被抱怨到果然然后还是有点勉强了。
  在里·耶斯提杰王国的西南方一个国家正在被一群士兵和魔法道具入侵着,而站在夜晚灯火摇曳使整个宫殿上都伴着敬畏感与神秘感,与生俱来的霸气不仅是雄伟景观的悠长诉说,更是因为它给人以灵魂的震慑。装饰从不以奢华为目的,却透露出主人不凡的身份,而主人的身份又岂止不凡。奇伟的宫殿仿佛带着圣洁的光芒,却是通向地狱的深处。
  就在一个装饰辉煌的房间里,一位个子并不怎么高的少女,她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尽管看不到她的容貌,但是依稀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的脸庞上映照着一丝红红的伤口,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起来约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
  旁边上的一个宽松女巫服装已经伤痕累累的向少女缓缓走来,看她的样子也是只有不到20岁的年龄,看起来她的腿已经的瘦了十分严重的伤,从她洁白的双腿处流露出鲜红的血液,走起路来一瘸一瘸的。
  “公...公主殿下..属下还有一点魔力,可以将您传送到里·耶斯提杰王国里去,请您一定要珍重。”
  说完少女眼前的女子虽然已经摇摇欲坠,但还是拼着全身力气拿起自己胸前的翠绿色护符石开始吟唱,尽管已经治愈的伤口已经扯裂开来,鲜血不断的从伤口愈涌动出来。
  少女知道如果再让她放出魔法的话无疑是等于要了她的命,随即不等眼前女子反应少女就打落了她手上的符石。
  “符华....我打算和国家共存亡,虽然我明白这是眼下最愚蠢的决定,但是.....我没办法看着我的人民们受尽折磨。”少女坚定的声音贯穿着她最后的信念,就像好比知道是陷阱也会勇往直前的勇士。
  眼前名字叫“符华”的女性听到少女的回答后并没有没有说话。
  .................
  片刻后房间外的战火声和嘶喊悲怆声传了进来,过了一会儿,符华开始呜咽,并试图用手掩盖她的痛苦,她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她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粉嫩小手,想竭力制止抽泣但眼泪还是像珍珠一样从脸上滑落。
  她明白这是自己的小公主长大了,不在是以前那个调皮爱捣蛋任性的小公主了,她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个实力保护公主,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软弱,甚至不能在危险来临时保护她。
  “神啊!.......我想要力量,无论需要什么代价,我都可以付出,只要给我想要的力量,可以保护她的力量,可以为她杀光敌人力量。”
  符华此刻在自己的心里不停的向神祈祷,虽然她知道这只是她自己最后的任性罢了。
  “哈喽亲爱的客户,您好!工号007,暗食竭诚为您服务,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