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13章 狐妖燕儿 一

  明月如弦,照入绣楼中。
  房梁悬着数排精致宫灯,整个闺房亮如白昼。
  楼阁并不高,仅有三层。
  王璞提着下裳走进其中,略感惊讶,这里可着实不像他所想的青楼应有的样子。
  燕大家的闺房十分宽敞,分为内外两室。外室墙壁上挂着名人字画,其下是一人多高的珐琅瓷器,插着几株紫藤萝,淡紫色的花瓣散着清香,十分雅致。而往内室看去,虽用珠帘隔着,但隐约可以看到床榻旁有一瑶琴放置桌案。
  瑶琴后跪坐一窈窕身影。
  叮咛!
  燕儿姑娘双手划过琴弦,如飞石入水,惊起湖中涟漪。
  “好一个刘典司的公子,不知道奴家应该称呼你为五世子,还是刘公子。”她嘴角噙着笑意,酒窝点缀在粉脸之上,平添几分可爱。
  “燕大家勿怪,还是暂且称呼我为王公子吧。”王璞虽疑惑燕儿姑娘知道他的身份,但思绪稍一转,不再多想。
  若真是有心人,想要打探他这五世子的身份容貌,也绝非难事。
  “哦,王公子。”燕儿姑娘素手半掩朱唇偷笑一声,起身揭开珠帘,莲步轻移到了外室。
  “奴家可是注意王公子许久了,想不到今夜王公子竟亲自找上门来,只不过若是真想见到奴家,只需直言就行了,何必掩饰身份?”燕儿姑娘杏眼一扫,眸子如怨如诉。察觉到没有那个扰人的婢子时,玉心稍安。
  清香袭来,王璞不自觉眉头微皱。
  他这才仔细打量这燕大家,其体态玲珑、肌肤如玉,梳着如意髻,如瀑长发用一质朴的木簪轻轻别着,额上贴有淡紫色的梅样花钿,脸颊上却有两个小漩涡,一旦笑起来既妩媚又可爱。皙白的手腕上戴着两对玉镯,走动起来叮叮当当,别样清脆悦耳。
  “好个狐妖,化形到了这等地步,几近真人。”王璞内心愈加沉重,待看到燕大家双手如削葱白玉时,神色有些缓和,暗道:“据玉泓子所说,妖类胎动之后就可幻化真人修炼,修为越高,越似真人。然而我看这狐妖闺房放有瑶琴,定然时时弹奏,手指却没起茧子......”
  细节处显真知。
  “不过还要试上一试。”
  王璞稍敛神色,一拱手道:“燕大家言重了,在这春香楼里,燕大家随便说一句话,就有无数男人甘愿为燕大家鞍前马后。我身患重病,活下去已是不易,要不是此事太过重要,定然不敢前来叨扰。”
  “左一个燕大家,又一个燕大家,要你说声燕儿就这么难吗?”燕儿姑娘手捏白色手帕,眼似泣非泣,声音有些呜咽。
  若不是王璞深知狐妖秉性,早就忍不住诱惑上前安慰。
  可现在既已知道燕儿姑娘是狐妖,又是修为高超,他最好还是不要上前。
  假若上前安慰,这狐妖就认为你是个花心肠子,现出本相将你吞吃。
  市井传言多是如此。
  书生守礼拘节,狐妖心生倾慕,只羡鸳鸯不羡仙。而反过来就是恶汉贪财好色,见女子柔弱欲欺,却不料这是狐妖幻化,专为勾人心肠。
  换句话说,就是贱的慌!
  见王璞迟迟没有动静,燕儿姑娘粉脸微微抽搐了一下,用手帕擦干眼泪,鼻子吸了吸,似一深闺怨妇,“说吧,有什么事来找我,还能难倒你这人间贵人。”
  “功法!”
  见燕儿姑娘小嘴微张,惊愕的眼神,王璞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将玉泓子赠给他的银箔纸,递给狐妖,缓声道:“此功法是我无意得来,高深莫测,但不知其中是否有缺陷,这才来找燕大家。”
  “青阳劲。”燕儿姑娘轻声念道,接过银箔纸就开始细细查探了起来,轻声询问道:“镇北侯府武道高手无数,五世子何必舍近而求远?”
  说着她一拍额头,失笑道:“奴家多嘴了,看来这功法与侯府有莫大干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也不会到我这里来了。”
  王璞一愣,看来这狐妖自己脑补,也省得他再多加解释了。他沉沉的‘嗯’了一声,并未说话。
  燕儿姑娘嘴角噙着笑意,侯府表面看来是镇北侯一人独大。但其下暗流涌动,五世子身为十二义子中最弱的那一人,修习的功法又怎能让其他世子知晓?
  不然今后怎么隐藏实力,奋起直追,继而一鸣惊人。
  “五世子今日让我看功法,也存着想要结交我的心思。”燕儿姑娘心里暗忖道。王璞身边并无得力手下,这是她的一个机会,借助侯府力量足以让她今后修行更加顺利,而且对做成那一件事也有所帮助。
  想到这一层,燕儿姑娘解读《青阳劲》也更加卖劲了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
  一炷香过后,燕儿姑娘捧着银箔纸递给了王璞,饮了一杯桌上放着的冷茶,说道:“这青阳劲确实是十分罕见的高深功法,世子能寻来此等功法,想来也费了不少功夫。
  然而……这功法弊端多多,待修练到了化一境界时,就再难以精进,除非另修有修道功法,以灵气作为资粮,力图精进。
  奴家猜测这应当是哪家道观赐给外门弟子的功法,多有掣肘,除非仰仗门内仙人才能再次突破。”
  “还有一种说法,佛家将修炼此等功法的弟子称为护法金刚,而道家称呼为力士,此等功法,非为上等,实乃下下等。”
  听闻燕儿姑娘的解说,王璞的脸上渐渐布上一层阴霾,暗道;“果然,玉泓子将此功法赠送于我,应该是出于镇北侯的授意,没有哪家爹爹害儿子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镇北侯已经发现他李代桃僵的身份。”
  想到这一点,王璞第一个想法就是逃。
  逃出蓟北城。
  逃得远远的,一个不被发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才能活下去。
  但这个想法刚出现,就被他立刻深深压在心底,“不能逃,镇北侯不杀我绝对另有所图。”
  逃出去才是取死之道。
  王璞在原地踱步思索对策,一时之间都忘了燕儿姑娘这个人。
  而燕儿姑娘微微颔首,这才是做大事的人,听闻功法有错,弊端多多。怒气不行于色,反倒在思考如何解决这件事,这才是她燕儿姑娘值得投靠的五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