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14章 狐妖燕儿 二

  “待会五世子若是前来求我,我是应该拒绝还是接受,不,不能接受!人类有句话说得好,得不到的才是最珍贵的,我应该多拒绝几次,这样才显露出我燕儿的珍贵,才能让五世子好好珍惜我.....”燕儿想到得意处,不自觉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两颗小小的尖锐虎牙。
  她看王璞踱步思索还有一段时间,索性直接将桌案上的冷茶倒掉,沏了一壶上好的雨后紫阳茶,泡了两次后,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用茶盖撇去浮渣,抿了一小口,舌尖先是苦涩然后回甘。
  “世子何不坐下饮茶,腌臜琐事稍后再想。”燕儿见等待的时间有些就,心里有些不耐,但不好直言打断,于是迂回如此说道。
  “叫王公子。”王璞提醒道,这个糟糕的称呼他可不想一辈子听下去,他手扶茶盏,主动攀谈了起来,“前些日子我出行的时候在街上无意间碰到燕大家时就惊为国色,本想找侍从约燕大家一见,可侯府供奉玉泓道人却说:‘此狐也!’要我趁早打消了此念。”
  他话语满是感慨之意。
  实际上王璞在街上遇到燕儿姑娘时,正巧准备和七喜准备一同前往西峰岭,寻找鬼王李芸娘印证自己梦中指引。遇见燕儿姑娘时,虽然惊异竟有如此漂亮的女人,但当时并未多想。
  跑路才是重要的!
  可七喜却厌恶地看了燕儿一眼,低声说了一句,“好大的狐骚味。”
  这句话让王璞暗自留了心,等玉泓子赠送《青阳劲》后,他实在有些走投无路,这才冒险到春香楼一试,没曾想果真如此,这燕儿姑娘是只狐妖。
  “狐又怎么了?”燕儿眼波盈盈,妩媚般白了王璞一眼,“奴家有一远方亲戚,曾嫁给凡人书生为妾,育有一女名唤婴宁,与常人无二,若是王公子有意,奴家也不是...受不了这委屈。”
  同时燕儿有些患得患失了起来,那玉泓子能一眼瞧出自己是只狐妖,想来修为不差,但自己到春香楼多日,却并未见道人前来除妖,莫非那玉泓子在暗中监视自己?
  念头一瞬间闪过无数,燕儿对待王璞的态度渐渐重视了起来。
  。。。。。。
  娶狐?!
  王璞心中一动,娶一只长相漂亮的狐狸收入房中,红袖添香未必是件坏事。可稍后就打消了此念,他现在尚未脱离危险,哪能想着美人香怀,孰轻孰重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再说这未尝不是这只狐妖的试探之语。
  他苦笑一声,“燕大家休要调戏于我,自个几斤几两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说话间,他察觉到袖间藏着的骨玉残片忽然一动,在袖里左窜右跳,似乎要脱离他的袖子,跑到外面去。
  “这是那魔道妖人抛给我的东西,莫非隐藏着危险?”王璞神色微变,想道:“罢了,罢了,那青阳劲也让这狐妖过目了,左右不过一功法,就是让她看看又有何妨。”
  他忙甩袖,将那骨玉残片甩出袖中。
  “燕大家,快接着,不要让它跑了。”
  骨玉残片刚一脱袖,就在地上不断翻滚,它约莫巴掌大小,形如残破龟甲,摸之温软如玉,在其表面上写有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字迹不同于中原流行的篆书隶属等书法,却是另一种文字。
  “东海象鼻字?”燕儿惊讶地看着在地面不断跳动的骨玉残片,一招手就将骨玉残片招入手中,正欲低头细细观看,可就在这时,异变生起。
  骨玉残片内里突然射出一幽色光芒,化作一虚幻恶鬼,似豺似人。
  张牙舞爪的恶鬼直扑距离他最近的燕儿姑娘,利爪勾住燕儿姑娘雪白的脖颈,将其勒出一道深褐色的印痕,流着涎液的大嘴则喀嚓咬向燕儿姑娘的额头。
  可就在这时,燕儿姑娘额头生出一青芒,附在脸上,挡住了恶鬼。
  “魔宗分魂夺舍法门。”她脸色焦急,神色极其慌张,忙道:“王公子,奴家何曾对不起你,你要帮忙解读功法,奴家就无怨无悔的帮你。”
  一狐一鬼隐隐成胶着之势。
  “这.....燕大家确实无愧于我,可这恶鬼我也不知哪里来的。”王璞一咬舌尖,直到喉咙有些腥甜才松口,剧烈的疼痛让他在此危境中勉强保持了镇定。
  “不,不能慌!”
  “狐妖要是脱困,必然对我不利。可恶鬼要是夺舍成功,这魔宗之人对我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王璞深吸一口气,事到如今,他哪能认不出那恶鬼的模样。
  恶鬼分明就是之前扔给他骨玉残片的老乞丐。
  可笑王璞自接过之后一点也没有怀疑,姜到底是老的辣。他自问自己若是被绣衣使追捕,绝对想不到偷偷的留下暗手。也幸亏他刚才决断果决,将骨玉残片直接扔给燕儿姑娘,这才不至于陷入夺舍之境,
  “事到如今,也唯有按照计划行事。”他指尖摩挲着手里暗藏的两张封禁符。
  本来若是狐妖对他不利,这两张封禁符或许能建奇功。但贸然使用,风险未免过大。但看狐妖对他的态度有所暧昧,他也将这计划慢慢抛之脑后。
  凡事以最坏结果打算。
  。。。。。。
  “怎么办?怎么办?”
  王璞焦急的看着眼前场景,他神色慌张,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嘴巴哆嗦道:“燕大家,怎么回事,那骨玉残片里怎么会跑出恶鬼?”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燕儿姑娘带着哭腔。
  此刻她的情况大有不妙,笼罩在粉脸上的青芒飞速消耗,人相已经有些难以维持,不时露出青狐的本相,若是再消磨一些时间,她迟早要被这恶鬼夺舍。
  “我...我用法力将这恶鬼待会镇压一会,你用内室里的瑶琴砸向这恶鬼,倒是定可解此厄难。”燕儿姑娘咬牙说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也唯有暂且相信王璞了。
  “若是成功,奴家愿与君同修燕好。”她许诺道。
  那放在桌案上的瑶琴与她心灵相通,只要王璞在砸向的那一瞬间,她就可凭借瑶琴的灵禁暂且摆脱恶鬼的纠缠。至于恶鬼之后会去找谁?
  那还用问吗?不过燕儿姑娘不会将此实情告诉王璞。
  “好好好,燕大家请稍后。”王璞跌跌撞撞冲入珠帘里面,横抱瑶琴,径直朝向一狐一鬼砸去。
  燕儿脸露喜色,可转而变为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