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章 莲花胎记

  “敢坏义父大事,三哥你胆子不小啊。”王璞心中胆气一增,呵呵冷笑,哪怕在他眼前的林昭是镇北军中有名的煞头虎,他也丝毫不惧。
  “五弟说的什么话,你我兄弟之间何必如此生分,这李芸娘在西峰岭为患多年,不知多少山民丧失性命,为兄这也是为民除害,这才领兵上西峰岭除鬼,只是不知五弟你在这里做了新郎,若有冒犯,还请五弟多加海涵。”
  林昭翻身上马,冷眼看了一下王璞,这才带兵从西峰岭缓缓退走。而在李宅里的鬼怪也被铁衣卫扫荡一空。
  身旁的七喜看了眼空荡荡的李宅,心有余悸,她敛起衣裙,惦着脚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捡起了烫金婚契,递给了王璞,“世子可要小心了,林昭可不是好相与的人,此人外粗内细,现在虽然从王宅退走,可此刻定然发急信到侯府,一为请罪,二为求证。”
  王璞眉头紧皱,握了握拳又松了开来,“不怕,时间够用了,从西峰岭到侯府至少有半个时辰的路程,若用信鸽或许更快些,可我刚才用言语诈他,信鸽太过危险,只能快马去报。
  你在门外守着,若是没我命令,断不可放一人进来。”
  七喜点了点头,握着袖刀守在门外。
  。。。。。。
  屋内。
  等七喜的脚步声停止后,王璞将屏风一角的灰尘清理干净,借以可以看到外面景象,这才盘膝坐在床榻之上。
  摊开烫金婚契,他将新郎服抓开,露出内里白嫩的肌肤,在左侧胸口处,有一刺青图案,犹如路边草地常见的三叶草。
  只不过和平常三叶草不同,它的叶子略显宽阔些,并拢的根部若一圆台。若是仔细观看,这是一座莲台,长着三片莲叶。但在皮肤上,就有些尴尬,好似前世的核辐射标志。
  “林昭已经到了换血境,凭借气血就可镇杀鬼魂,而我前身资质有限,武学一途连入门都谈不上,也不知道为何镇北侯要收前身做义子。”王璞脸上露出忧虑,重生数月,他已经了解到这是一个神鬼世界,不仅有着如李芸娘这样的妖魔,林昭这样的习武之人,而且还有着仙道。
  仙道缥缈,平常人想要求道最多只能找到普通的道观庙宇,可镇北侯府乃是凡俗最显赫的权贵之一,在侯府里也有交往的仙道门派。他担心自己借尸还魂被人发现,所以一直找机会准备跑路,然而试过几次就放弃了。
  倒不是自己不能跑,而是他患有痨病,若是寻常人家,早就死得无影无踪,可他作为镇北侯世子,有着仙道之人帮忙拔除病气,这才不至于夭折。
  “希望我的梦是对的,这莲花胎记是机缘。”王璞眼光一闪,将封印李芸娘的黄纸符往莲花胎记一贴。
  这莲花胎记是他前世之时长在身上的,平时没在意。等到重生后,身躯也多了这莲花胎记后,这才让他惊奇了起来。
  黄纸符刚贴近莲花胎记时,刹那间就放出金色毫光。金色毫光好若磁铁一般将黄纸符里李芸娘的魂魄吸入其中。
  王璞一时福临心至,他当即紧闭心神,打坐了起来。
  一炷香后,王璞猛地睁开眼睛,他的眼中闪过喜色。
  “果然,做得梦不假,此物当为我登仙梯也!”
  原来王璞沉下心神后,将念头浸入莲花胎记之中,顿时在内里见到了一个好似泡沫一般的东西浮在幽暗空间之中,兀自沉浮。而在其旁另有一篇金色经文,梵文所写,晦涩难懂。
  在泡沫里王璞可以看到李芸娘的一生,从小长在玉京,在家里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妥妥的大家闺秀,等到当官的爹外放后,随其远行,在路上突遇猛虎,惨遭虎腹,身死后得一山洞,洞中刻有修道法决,借助修道法决凝聚鬼躯。
  然仙道唯有人可求,盖人身具阴阳。纯阴者为鬼,纯阳者是仙,只有人居其中。
  李芸娘若想修行再进一步,就不得不吞食阳气,借以阴阳相济更上一层。因此西峰岭过往山民多被所害,被李芸娘吸干阳气而死。许是王璞相貌还可以,李芸娘被其花言巧语说了一通,这才决定婚成后在吸。
  “誓愿因果修缘法。”
  待王璞去看金色经文的时候,自然而然知道这篇经文的名字,同时也对此经文烂熟于心。
  这世间的修行术法总得分为道、术、法三种,道是修行之法,直通大道;术是修行护持手段,是护道之术;法是天地法则,是术精通而得其理。
  不过法难成于书,世间罕见,所以能在后面加个法字的,绝对是世间至宝。
  《誓愿因果修缘法》乃是一篇利用因果修行的秘法,种因得果。若是自己种下因的人向善,那么自己的修炼就会达到加持,练就一颗玲珑心。如果自己种下因的人向恶,那么自己的修炼就会缓慢,心境出现破绽,除非超度此人,来求得大突破。
  “练心之法!”
  王璞心中一震,世间多得是练气法决,他身为镇北侯世子,得到粗浅的练气法决并不难,可若是想得到练心法决,那是难上加难。就算去询问那群道士,估计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超度,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佛家的功法。”王璞暗道,他倒对佛家没什么偏见。
  在这个世界,道门势大,天下道观有三千四百二十一之数,乃是登录在册,州府大观,每一观至少有百人之数,大者数万人。而其他的野观更是数不胜数,遍布整个大魏国内。可相比之下,佛寺就很势弱,镇北侯所统率的蓟北十三州里仅有五家佛寺,也是香火不胜。
  默默记下经文之后,王璞起身下床,一脚踢开床板,在其下直挖三尺,找到了一黑釉陶罐,里面便是李芸娘的骨灰。
  他拔开罐塞,在里面摇晃了一会,不一会露出了三颗龙眼大小的菩提珠子,有的已经烧掉了一半,仅有一颗完好无缺。
  这便是李芸娘从小到大的贴身饰物。
  等李芸娘修炼有成后,她心里暗恨老虎食人,于是诱惑山民进山除虎,得到虎尸后和自己残躯在一块一同烧了,充作自己的骨灰,但剩下的这三颗菩提珠子却怎么也烧也烧不掉。
  菩提珠子握手冰凉,有着淡淡的檀香。
  王璞闭上双眼,运行《誓愿因果修缘法》,不一会在他眼前好似出现了一个虚幻世界。
  。。。。。。
  玉京,李宅书房。
  年幼的李芸娘睁着好看的眼睛,不时眯成一条细缝,在《女诫》上画着一只小小的乌龟。
  可就在这时,夫子走了进来。
  余夫子是闽地候官人,前往玉京参加春闱,但屡试不第,已经蹉跎了五年,家境不丰,不得以到李府添为西席,当一个教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