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47章 积望 三

  沈三哑口无言,正是因为他除了种庄稼外,其余东西都不会,这才到码头卖苦力。
  李大管事看到沈三神色隐有动容,这才松口道:“去这么多江湖好汉打虎,肯定会有人死伤,但到底死的是不是自己,就看你的本事了。
  所谓富贵险中求,拼一拼你一家都能活下来,给自家兄弟置办几身衣裳不好吗,就是死了,也能拿到一半的银子。
  你甭看这些苦力佬肯为你说话。真到你需要用钱时,他们比你兜里还干净!
  也就是帮衬说句话不费钱能落个好,这才给你说话。
  不然......呵呵.......吃绝户,他们比谁都厉害。”
  听到李大管事这么说,沈三抿了抿嘴唇,握紧拳头道:“沈三愿去打虎,还希望......管事引荐。”
  如果能有选择,八妹最好留在家,吃的好好的。
  是的,不一定他会死。
  三十两,足够他冒一次险了。
  李大管事眼神闪烁几分,笑容满脸,“好好好。我平生最欣赏你这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他手指在袖里不断掐动计算,如沈三这样的少年郎,送到官府打虎能值几个银钱,三十两肯定是不值的,公文说是有武功底子的人才能应征,沈三可没有武功底子。
  不过这不算什么大事,和周捕快商量商量就行,临时教些花架子功夫亦是不难。
  这份生意,赚了!
  。。。。。。
  和沈三相似的事情在岳安城不断发生者,这些人有的是家里太穷,为了卖命钱。还有的人是为了争一争名头,本地帮派守土有责,对付虎精自然义不容辞。
  一些独行客听闻风声亦马不停蹄的赶来。
  仅仅十三天,岳安城最繁华的金樽楼风起云涌,每天围得水泄不通,生意爆满。
  二楼包厢。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戴南星一身常服,眯着眼睛,手指有节奏的敲动着八仙桌。
  桌上美食珍馐,数不胜数。
  在戴南星身后则是三名皂衣捕快,围在桌上坐的另有两人。
  “十五天,这是顾大人为戴公争取的最长时间宽限。”六扇门二档头莫道问一脸冷酷,他自顾自倒了一杯酒水,然后低声道:
  “陛下还念着戴公这一份师生情,听到戴公病倒在岳安城......不然怎么也得快马加鞭赶到玉京。但戴公也需得注意了,人多耳杂,装病还是要装一装的。”
  戴南星摇摇头,“陛下还是信王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性格,骨子里懦弱,外表刚强,我要是到了玉京,他一定会立即下旨杀我,可我要是装病,他为了自己名声,首先需要治好病才能处置我。”
  “所以说......”莫道问眼神微闪,脸露不解,右手小指却暗中摩挲衣袖。
  如果可能,顾大人自然是希望恩师病死在岳安城。
  只是.....
  莫道问看了一眼在身侧的劲服少年,略一犹豫,就又将藏在衣袖里的七星镖收了回去。
  这王璞王少侠,他估摸不准。
  一手剑术让他也暗自佩服不已,也不知道戴南星从哪里收的这个弟子。
  “莫档头还是多吃些菜,少动些歪心思。”王璞冷笑的看了一眼莫道问,这已经是他三天内第七次察觉到莫道问对戴南星有杀心了。
  戴南星曾经的党羽,当然希望他死在路途中,再冠之一个‘畏罪自杀’的名头。这样对他们来说是最符合利益的事情,能最大限度保证他们的地位不被动摇。
  估计若不是王璞暗中劫道,打破了这些人的计划,现在的戴南星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就是不知死去的六扇门统领左振雄是不是他们手里的棋子。
  不得不说,镇北侯和一众修士掐算时机很准!
  “怎么做?”莫道问躺在太师椅上,双手摊开搭在椅架上,示意自己不再有杀心。
  他眉头微皱道:“戴公犯的是叛国谋逆之罪,诛九族也不为过,戴公在吴中的族人已经被当地县衙抓起来了,只等戴公到玉京见陛下后,就定罪处斩,连秋后都等不到。”
  王璞扭头望向戴南星。
  这死罪任谁也难以让皇帝赦免,不然国将不国,臣将不臣。
  戴南星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他苦笑道:“到了玉京后,老夫是什么也不会说的,只是希望给我戴家留条血脉,不至于断了后。”
  “皇帝会亲自查询名单,一个也逃不掉。”莫道问毫不留情的拒绝道。
  “作为交换,他们的把柄我会烂到肚子里,不会吐出一个字,不然.....拼个鱼死网破对谁也不好,老夫想一个了无牵挂的人到最后临死之际是多么疯狂。”戴南星说的很冷静。
  “戴公做这么多,就是为了交换这一个条件吗?”莫道问有些松口了。
  “条件虽然小,但看是和谁交换。”戴南星瞥了一眼王璞,他和王璞暗中达成了条件,由他给王璞助势,而王璞则将调动自己的‘势力’保护他遗留的血脉。
  除了王璞之外,现在的戴南星谁也不敢相信。
  六扇门二档头莫道问沉默了一会,起身走到包厢门侧,“十三个六扇门的捕头我会提前给他们下毒,只是那些武林中的一流好手就看王兄弟了。”
  话音刚落,在戴南星身后的三名皂衣捕快面色有些不对,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可在下一秒,数道流星镖就已经飞出。
  “二档头,你好狠的心啊。”一个捕快被这股大力冲击撞到墙上,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面有不甘,他脸颊中了流星镖,被削去一块皮肉,露出了惨白的鼻骨,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话还没说完,莫道问有如蝙蝠一样飞了过来,以匕首极其迅速的割断了捕快的喉咙。
  “我希望.....这次不会有意外。”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朝着尸体洒出一些淡褐色粉末,很快这三名捕快化作一摊脓血。
  说完后,莫道问披上斗笠,走出了房门。
  “我以为谈判会很难的,老师。”王璞心思转了几分,他对戴南星和他合作如此爽快总有些疑心。这个老狐狸很怕死,恐怕在他心里血脉不是多么看重。
  不亚于与虎谋皮。
  但凡事也说不定.....
  任谁看来戴南星都是必死之局。
  戴南星一笑道:“莫道问曾经是老夫手底下的人,他有几分本事老夫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此人看似心狠手辣,实际上却最为优柔寡断,以你内壮境界,和他交手数十回合是没问题的。
  可想要保护好老夫却是不能。
  其实他心里不断在说服自己,看能否放我一马?待老夫以遗留血脉的惨状打动他后,自然心里就希冀和你我合作。”
  “可他刚刚明明毫不留情的杀了自己三名手下。”王璞正想问道,但随即想到,似六扇门二档头这种人物,捕头和捕快想要与他谈交情太难。
  优柔寡断也是分人的,莫道问对戴南星这个旧主子来说,心存了一丝善念。
  这也成了戴南星利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