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26章 机锋

  律律......
  林昭勒住缰绳,停在刘家内宅前。
  赤烈马不愧是传说中有龙血的神驹,身高八尺,毛色亮丽好似火焰,马蹄钉着铁掌,踩在青石地板上叮当作响,如同壮士敲鼓,血气喷涌。
  而骑在神驹上的骑士,更加的威武不凡。
  “五弟别来无恙,不怪罪三哥不告而来就好。”林昭拱了拱手,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眼,待看到王璞手提的腰刀时,眼睛缩了缩,对于王璞的嘲讽他浑然不觉。
  “统率,就是这小子杀了吴伍长。”一个铁衣卫汉子立刻指着王璞喊道。
  其余的铁衣卫也你一口我一口说了起来。
  “昨天我们得了响钱,就到鼓中街去采买东西,吴伍长说要买些脂粉给自家婆娘,可刚出胭脂店,就碰到了这小子,他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将吴伍长杀了,一句话也没说啊!”
  几个汉子眼睛都红了,看着王璞有着恨意,若不是林昭在前面,他们早就冲出去要和王璞决一生死了。
  察觉到铁衣卫在看到王璞的躁动不安时,林昭眼睛忽的一下锐利了起来。
  有如鹰隼!
  “某昨日还在云岭堡戍边,防备狄人,可突然接到飞鹰急报,里面说五弟你当街杀我亲卫吴勇,是也不是?”
  他话音虽不大,可字字铿锵有力,再加上铁衣卫骏马的走动,有如鼓点一样击打在众人心里。
  在场众人不禁脊背一寒,有的百姓已经心里萌生退走的想法,但看到外面被把守严实的大门,就朝着旮沓角缩了缩,将一些金银趁机藏在隐秘处,或吞在肚里。
  铛铛......
  就在四周寂静的时候,青瓷恭桶从刚才自说自语的赌徒手里滑落,在地上滚了一圈,不小心碰到一块顽石,瓶身刹那间裂了一个口子,屎尿顿时迸射出来。
  赌徒吓得半死,连忙跪在地上求饶,可坏了心情的铁衣卫可不管这些,直接一矛将他戳死。
  百姓更加瑟瑟发抖,但没一个人敢出声。那是赌徒不长眼,哪能怪这些铁衣卫。论谁说要报仇的时候,从中出来一个阻拦的夯货,心情能好?
  哪怕赌徒的本心不是如此。
  “林统率欲杀五世子耶?”一个白脸书生向前一步,打破了僵持,他脸上挂着笑意,哪怕藏在下裳里的瘦削双腿隐隐在颤抖,但在场的人没有哪个能小瞧了。
  白脸书生正是葛朱白。
  葛朱白自诩他现在是五世子身边仰仗的幕僚,理应为五世子分忧,就直接走了出来。
  当然,他也不是傻子。
  没有把握他也不可能出来。
  “你是谁?”林昭斜着眼看了一下葛朱白,不过是个穷酸书生,身上没半点武艺傍身,这样的家伙,在蓟北城随意就能揪出成千上百个来。
  葛朱白扭头看向王璞,手心握着的袖角有些濡湿,他心里即是焦虑又是期待。
  “葛先生是五弟我的幕僚,让三哥见笑了。”王璞有些讶然,不禁高看了葛朱白一眼,他都准备上前一个人和林昭直接对峙了,但想不到葛朱白竟然自告奋勇。
  毕竟面对铁衣卫统率,一介书生能不怕已经算胆气大了,更别说上前理论。
  不过既然有这么一个幕僚出面,他也可把握主动权,进退余地更多些。
  于是王璞说完话后,哂笑一下,又向后退了退,约在葛朱白半步之后。这个距离可以保证王璞能在铁衣卫下杀手之前,救下葛朱白。
  当然若是林昭下杀手,就不要怪他五世子不仁义了。
  。。。。。。
  “林统率欲杀五世子耶?”葛朱白得到王璞支持,胆气更大了些,呵呵冷笑,袖子一甩,颇有种千军万马怡然不惧的神态,他嘴角翘起,讽道:“林统率莫非要凭借手下兵卒一面之词,就要处置五世子,先不说五世子身份尊贵,非是普通兵卒可比,就算处罚也是侯爷亲自处罚!
  而林统率回来的迟了些,一个时辰前侯爷已经鞭责五世子五十鞭,这些百姓俱是人证,侯爷既然已经处罚,林统率是不满侯爷处罚太轻,还是想越俎代庖?
  侯爷明鉴,已经盖棺定论,岂是一人之说就能扭转的?
  汝莫非有不臣之心也!”
  葛朱白说得是慷慨激昂,虽然侯府还没有将王璞处罚的消息散播出去。但围在侯府的赌徒可也不少,早早就盯着侯府的动静,看到王璞光着后背,背后的血痕就猜测了一二。
  这委实算不了什么本事。
  稍微机灵点的人就能猜测到事情的始末。
  而葛朱白凭借的不是其他,而是铁衣卫统率林昭不敢动王璞!
  论身份,两者都是侯爷义子,差不了多少。
  区区一个穷丘八的死,是动不了五世子的,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
  但没人挑明!
  五世子王璞不便说,说了他真的圆不了这个谎;林统率不便说,说了就容易离心背德;镇北侯不便说,说了可能军队就要哗变。
  “好!好!好!”林昭气极反笑,他阴冷的看着葛朱白,似乎是在打量将这个巧舌如簧的书生生煎还是活剥,才能解了心头之恨。
  明明是他才是受害人,可是听这个白脸书生的意思,他林昭是恶人!?
  但葛朱白的话他能反驳吗?
  不能!
  镇北侯既然已经将此事盖棺定论,惩罚了王璞,他就不能再动手。
  王璞到刘宅,为什么要杀刘典司,肯定是得到了镇北侯的授意,他林昭有几个胆子能惹现在的王璞。
  而且......
  他这个素来患痨病体虚的五弟,貌似现在习武了?
  以病患之身习武,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情。要是他杀了王璞,难免会打乱镇北侯的计划。
  一个习武不成、经商不成、带兵不成的人有什么资格成为五世子,这是林昭一直疑惑的事情。不过他相信义父绝对是另有算计,不然以他义父那凉薄心性,哪里会养一个废物。
  “好!”林昭又道了一个好字,他虎目含泪,扭头对身后铁衣卫喊道:“林昭无能,吴勇兄弟的仇我没法报,不过林昭会永远记住吴勇兄弟的仇,如违此誓......”
  他猛然从牛皮靴里抽出一把利刃,刺进大腿,活生生剐出一块血肉,约有一斤多。
  血肉跌在地面上,还在不断蠕动。
  以林昭换血境的武道境界,只要及时将这块血肉重新装回,就能治愈伤势。
  “神人共厌之!”他脸颊抽搐,将匕首从手里扔下,直接钉在血肉上,刺目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