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27章 水莽草

  “统率.....”铁衣卫上下将士无不动容,再是铁打的汉子,看到这一幕也会被林昭感动化了,更别说这些性格直率的兵卒。
  他们一个个对王璞和葛朱白怒目而视,手里的弓弩、长矛、刀尖都蠢蠢欲动。若不是有人弹压,恐怕他们两人也会如同魁梧汉子一样被这群铁衣卫射成筛子。
  赤烈马通晓人心,也呜鸣一声,将血肉用马嘴小心翼翼叼了起来,想递给林昭,但被林昭拒绝了。
  “某损失的不过是一些血肉,剐肉之痛,可吴勇兄弟的家人失去的是丈夫、父亲,丧亲之痛,某不能代吴勇兄弟受过,已是心里不安,一些血肉而已.....要之何用?”
  林昭苦笑一声,抽出朴刀,将马嘴叼着的血肉在空中剁成肉泥。
  以他换血境的武道修为,若是及时缝合,不待一天就能痊愈,可现在剁成肉泥后,想要重新复原至少需要半月的时间,算得上是伤了根本。
  可.....要不是这样军心不稳!
  “好浮夸的演技。”在场的百姓心里暗自想道,他们哪能想不到这是林昭无奈之举,为的就是邀买人心。
  但!
  铁衣卫这群糙汉子就吃这套,一个个眼泪直唰唰的往下掉。
  。。。。。。
  铁衣卫终是走了。
  假若没发生这一切,这刘宅的财产少说要分给铁衣卫。不过铁衣卫的统率林昭都剐肉安抚军心了,这些兵卒哪里好意思再呆在刘家内宅。
  一个个有条不絮的退走。
  那些百姓一些跟着铁衣卫跑了,一些胆大的还在原地踌躇,想着是否近内宅。
  “世子,你没事吧。”就在铁衣卫刚走的瞬间,七喜带着侯府的护卫连忙跑了进来,约有十几人。
  她拍了拍小胸脯,脸色满是潮红,看样子赶路得紧了。
  王璞收敛心神,摸了摸七喜的螓首,摇头道:“林昭还没那么胆子杀我,顶多过来警告我一次,想必他也猜出来了,我是拿吴勇立威,只是他没想到欺负到了他的头上。”
  “剐肉收买人心,啧啧,这铁衣卫今后可就只姓林了。”葛朱白用手帕擦着鬓角的冷汗,要说自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但富贵险中求,想要大富贵哪有不牺牲的道理。
  “五世子,今后可要对林统率多加小心了。”他满怀担忧道。
  “这是谁?”七喜颦着眉打量了一眼葛朱白,撅着嘴巴不满道,“前些日子刚收了一个妓子,这会又收了一个小白脸,世子.....说好的.....”
  “无妨!”王璞打断了七喜的进一步话语,嘴角挂上一丝笑意道:“葛先生你可是错了,今后是你小心林昭,可不是我,他恨的可不是我。”
  “可......世子不是杀了他的亲卫吗?”葛朱白感觉鬓角流的冷汗愈加多了,不断用手帕擦拭,但怎么也擦不完。
  王璞面色如常道:“一地主杀了邻村地主一只鸡,邻村地主难道会记恨他杀了自家的鸡?左右不过用其他的利益补偿过来,赔个百十钱就行。
  可要是哪个不长眼的长工上去指责,让邻村地主丢了大脸,你说谁更恨谁些呢?”
  他想到了在西峰岭时,林昭控制住七喜,可又给七喜一瓶气血丹。
  说明林昭并不想跟他结死仇!
  同样,现在死的不过是一名明劲境的亲卫,还达不到结死仇的地步。
  葛朱白汗如雨下,脸色更白了,“肯定是记恨长工!是的,世子和林统率地位相当,哪里会将小小的伍长放在心里,这一场戏是做给外人的看的,可笑的是看戏的入戏了,演戏的在看看戏的笑话。”
  “放心,我会保你的。”王璞拍了拍葛朱白的肩膀,承诺道。
  他看重葛朱白这股机灵劲和聪明的脑子,可不代表他就完全相信葛朱白,得给他外部一些压力,才好让这家伙全心全意投靠自己。
  林昭,恰好给了这压力。
  他说的没错,邻村地主肯定会记恨长工,输给同等人不算什么,输给地位低等的人,那才是耻辱。
  “多谢世子。”葛朱白点头若小鸡啄米,手不停擦着冷汗。
  “先别急着谢我,你应该多看看自己,被什么缠上了。”王璞目光一缩,看着葛朱白脸色凝重,他本来看葛朱白擦冷汗没察觉到异色,可等葛朱白越擦越多时,他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恶鬼的感觉。
  ‘宿州县听说闹出了水鬼,将刘典司的公子溺死了,本来这不算什么大事......’
  镇北侯的话语犹在王璞耳边盘旋。
  在此之前,听到葛朱白的话,王璞还误以为这是葛朱白计划的一环,差人将刘典司公子沤死在粪坑,可没想到却在葛朱白身上感觉到了恶鬼的气息。
  若是平常人绝难以察觉,如林昭换血境的修为丝毫也没察觉到。但王璞不同,他修习天鬼大法,本身阴魂已经化作天鬼,本质上属于恶鬼的一种,对同类气息很是熟悉。
  “什...什么.....”葛朱白瞠目结舌,左看看又看看,身上一点脏东西也没有,可不到一会,就忽的脸色一变,“是的,应该就是了。”
  他急忙拉着王璞的衣袖说道:“世子,那刘公子我给他下了水莽草毒,只要中了此毒,就会被水鬼趁机溺死。没想到,没想到我也中了这毒.......”
  “怎么回事?”
  葛朱白看着内宅里的一名年轻妇人,急忙将她拉了出来,带着哭腔道:“你和我亲嘴的时候,是不是没洗,败家的娘们,你可害苦了我。”
  年轻妇人应是柳氏,脸色忽一会青一会白,又有些不好意思,大庭广众被情夫拉出来绝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她低声怯懦道:“谁跟你亲嘴了,休要胡言,我可是清清白白的黄花闺女。”
  “水莽草?”七喜敛着红裙,眼睛一闪道:“小婢听过这种毒草,其蔓生似葛,花紫,类扁豆。食之,立死,即为水莽鬼。
  俗传此鬼不得轮回!必须再以此法毒死一人,才能重入轮回。”
  “葛先生莫要害怕,区区一鬼而已,以我侯府,谅他也不敢放肆。”王璞心中一动,这水莽鬼也是恶鬼,若再以天鬼吞之,转化为法力,他修为也能精进不少。
  “不知这水莽草现在还有没有?”
  葛朱白急忙拉着柳氏询问,片刻后说道:“水莽草还藏有半株,却是不多,不知世子可有办法解此毒。”
  “解什么毒?”王璞不屑道:“一介鬼怪,直接打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