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19章 尘缘

  “道长,我.....我已经斩断了尘缘。”男孩有些怯懦,低头看着浑身冒着热气的鲜血,腥臭的让他感到有些恶心,他狠狠吸了一口气,又说道:“我捅了她十几刀,应该是活不成了。”
  “仙道渺渺,欲求长生,先断尘缘。”道士转过身来,却是一少年模样,俊美异常,他嘴角噙着笑,一甩拂尘,唱道:“生来天地求长真,烂柯隐没故今何?世俗情爱乱我心,一剑斩断绝缘法。我本孤陆野鸥客,唯有道者恒于心。”
  “她既然挡了你的道,就合该杀了她,你是长生种子,莫非做这种事心中有愧?”
  男孩沉默许久,静听海浪翻滚,悲伤的哭了一会,可一会又像个傻子般的擦了擦眼泪,忽而又放肆大笑了起来,说道:“她为生母,死寂之日,我为人子,合该哭悼。然今日是我得缘法,可跟随道长修行,理应欢喜。”
  “善!”道长点了点头,乘云而起,轻抚男孩头顶道:“孺子可教也,今我授你法门,日后为我元门子弟,亦为我孤鸿子徒弟,你可愿否?”
  仙人抚我顶,授我以长生。
  男孩点了点头,登上祥云,入了六欲魔宗门下,一路修行,在宗门内也结识了不少同辈,其中就有一个出身小国,满嘴文章的儒生,另一个则是赚钱如命的胖子。
  。。。。。。
  岁月如瀑,转眼就是十六载。
  男孩也成了耄耋老者。
  他修行伤了根基,要到中原寻一番缘法。自家恩师孤鸿子又是个凉薄性子,哪里会理老乞丐这等失败门徒。所以他找了那个儒生和胖子。
  “中原?你疯了,那可是仙道的地盘,我们可是魔宗。”中年儒生不解道。
  胖子只是呵呵笑着,想着这一单生意是否有着赚头。
  “去还是不去,给个准话。”老乞丐佝偻着身子,咳嗽了一声,眼里淡漠如斯,似乎去中原寻找缘法对他都是可有可无的事情。
  中年儒生有些踌躇,但念在老乞丐曾经在门内帮过他,他在宗门也不怎么得意,就点点了头,道:“去可以,我正好想找几个魔胚。”
  胖子打着算盘,咔咔作响,翡翠戒指很是炫目,他露出金牙,咧嘴一笑,“跟你去,应该有赚头。”
  三人各怀着心思,从东海魔宗踏上了中原。可让中年儒生和胖员外感到意外的是,老乞丐染上了一种瘾,每到一个繁华所在,总是要趴在花街柳巷的角落听那靡靡之音。
  “汝听,此音甚美。”老乞丐眯着眼睛,听着这声音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中年儒生和胖员外只能无奈的随着老乞丐的性子,魔宗每一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绝情绝义,但同时他们又比谁都孤独,都有一种心灵寄托,比如中年儒生好书,胖员外好财。
  老乞丐好色算不得什么奇怪的嗜好。
  要知道有些宗门前辈,有的喜好出恭之所,有的喜好将喜欢的女人制成画皮,日日观赏......
  这一日,到了蓟北城。
  春香楼。
  三人站在花街巷角,撞见了一个年轻书生。
  “学问不够,学问不够啊,这里的诸位兄台都是难得之才,在下添居末尾,哪有什么资格先行进去。”中年儒生连连拒绝年轻书生的邀请。
  “几位......先生,在下后学末进,不明白众位在这里学什么学问,可否讨教一番?”年轻书生拱手问道。
  老乞丐睡眼惺忪,哈气道:“你说这个,我就不困了,后生,你想请教什么?”
  “请教?”
  年轻书生微微一笑,单指隔空点在老乞丐眉心,道:“痴儿,痴儿,大梦谁先觉,唯我求道人。你历经种种磨难,十数载岁月匆匆而过,在这青楼勾栏可曾听到过什么?”
  老乞丐顿时惊醒,连忙看向年轻书生,此时的年轻书生已经化作那丰神俊逸的少年道人,脚踩祥云。
  他跪下道:“师父,徒儿不明。”
  “那是道音。”少年道人微微感慨,“你娘亲与他人私通让你心生恨意,可刺死自己娘亲又觉愧意,毕竟你娘亲是为了养你才不得不出卖自己身体。自己折磨自己,这才损了道基。”
  “缘起于此,又终于此。你在此处听的靡靡之音,何尝不是大道之音?”
  老乞丐似有所悟,抬头向上看去。
  。。。。。。
  侯府前院,屋内。
  王璞微笑的看着眼前老乞丐所化的恶鬼,恶鬼赤红的双眼已经渐渐归复为平静,那双眸子似有所悟,他轻声说道:“道在此地,何不过来?”
  眼前的恶鬼已然被他所度化,种种记忆通过梦境尽皆修改。
  “善哉,师父,此乃我成道之基。”老乞丐颔首点头。
  他脚步一踏,就出现在王璞身侧,仅有数寸距离,两个魂魄似有相融之兆。
  “化身天鬼,食魂补精!”王璞魂魄瞬间化作长着獠牙、赤目血瞳、双臂有如镰刀般的恶鬼,与老乞丐现在的魂魄模样极为相似,但状态极为虚幻,徒具其表。
  他嘴巴一张,原来只如拳头大小的嘴巴顷刻间化作一饕鬄大嘴,似乎能吞天绝日。
  “大音希声啊!”老乞丐摇头苦笑,钻入王璞口中。
  眨眼之间,还未到一息,王璞的魂魄就凝实了几分,所化身的天鬼也越发真实,让人望而生畏。在他体内,还隐隐能看到一慈眉善目的老乞丐盘膝打坐。
  天鬼内部有如混沌,模糊一片,还未有胃部,可在那团灰蒙蒙的气体在体内的不断蠕动下,老乞丐的魂魄越发黯淡无光,似乎随时就可散去。
  “成了!”王璞眼看自己将老乞丐最后一丝魂魄碾碎之后,放下了心。
  最凶险的难关总算轻而易举度过了。
  天鬼大法第一难在将魂魄脱离肉体,不过修道之士大多都会魂魄脱离肉身之法,却也不难。第二难在就是吞噬厉鬼,借其戾气,让自家魂魄模仿厉鬼诞生条件化作恶鬼,也即是天鬼,不过修道之士可借法宝之利,将厉鬼抹去灵智,化作一团没有思想的魂魄,但无疑就让戾气少了许多,化作天鬼的能耐也不尽人意。
  低级修士虽比凡人魂魄强大许多,但对于厉鬼还是逊色三分,仅凭阴魂难以相斗。高深的修士又不屑于此,所以这天鬼大法看着就是一本鸡肋功法。
  不仅在仙道之人少有人修炼,就算在魔宗里,修炼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而第二难,王璞借助誓愿因果修缘法,轻松对老乞丐种因,度化此厉鬼,其灵智一丝也没有丧失,再加上老乞丐是魔宗之人,比寻常厉鬼厉害的可不止三分,凝为天鬼也比寻常天鬼更凶猛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