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44章 神鬼 三

  “我叫虞生,一个普通人。
  到周庄镇游学,我的书童季奴不慎染了伤寒。
  我只能一个人骑着骡子上了山路。
  山路崎岖。
  狼嚎声吓跑了骡子,也将我惊落到了山坳里。
  一只快成了精的老虎,吃了我。
  伥鬼,我是伥鬼。
  季奴过了半月后伤寒好了,他不信我死了,直到看到我的尸骨。
  季奴疯了,他知道有种法子能让死人重新活。
  就是建造庙宇,借香火凝聚魂魄。
  他开始杀人,杀周庄镇的人。
  周庄镇的男女老少恐惧着虎精,这时候季奴出现了,他建造了庙宇,供奉了我的神像。
  只有供奉我的人家才能免遭厄难。
  时间匆匆,转眼过去三十载。
  季奴杀不动人了。
  虎精不再吃人了,而我.....的庙宇也渐渐破败。
  这是孽,我必须偿还。
  我必须让周庄镇的百姓安安生生,所以我用神力牵制虎精,将它镇压。
  可庙宇太破败了。
  我快坚持不住了,只有吃人我才能坚持下去。
  但我不能杀周庄镇的人......”
  澜衫书生轻轻叹了口气,种种回忆闪过心尖,他有些太累了。
  “没有我的牵绊,这只虎精早就下山屠戮百姓了,所以....为了百姓,让我吃了吧。”他眼里透露出贪婪,瞳孔发红。
  刺啦!
  一道剑光闪耀,直接撕裂了敬山公的神魂。
  王璞自然不会听敬山公扯什么废话,这世间悲苦的人多了,是个人难道都要去救赎。他的职责,就是以手中长剑送敬山公去见他的书童季奴。
  而且周庄镇百姓与他何关?
  他又不是圣人。
  可这敬山公的神魂飘忽了一会,又重新凝聚成型,不过比以前涣散许多。他双脚以下已经消失不见。同时被王璞这一剑彻底斩醒,惊恐的朝着城隍庙外跑去。
  “穷寇莫追!”看到王璞提剑就要往出追捕,戴南星忙出声阻拦。
  王璞在门前顿步,眼神有些冷然,“敬山公再被我砍上一剑就会魂魄消亡,戴公为何阻止我。”
  除恶需务尽!
  虽然这敬山公是不太可能今后伤到自己,但对附近镇民不是什么好事。
  在他能力之内,帮助一二不为过。
  “这应该是只伥鬼,伥鬼为恶,其后必有虎精,你贸然上去恐怕会中了计策。”戴南星摇头苦笑一声,头一次见到王璞这幅神态,他劝道:“刚才听敬山公所言,他被虎精所食,借了乡民香火勉强镇压虎精,可以料想,这虎精应不是什么神通广大之辈。
  而且此时已经过了五更时分,再过一会就天明了,想那虎精再厉害也不敢在白天出现。”
  刚才那一身虎啸声势雄浑,王璞心里也有些许忌惮,听到戴南星如此之说,他沉默了一会,“可若不解决敬山公和虎精,对附近百姓则是一件祸事。”
  世间凡虎铜皮铁骨,需数十好汉才能勉强对付。上了岁数的虎精,比平常的妖怪也要难对付几分。
  王璞虽然自信有脱胎境的仙道修为,但也不想对付同等之辈。
  只是......
  他心里计较一会,渐渐一个计策浮上心头。
  “玉泓子道长,玉泓子道长,能否听到?”王璞心神勾动潜伏在他身体内部的同心蛊,稍过一会就察觉有一异物在耳腔里缓缓出现,不过想以灵觉寻找此物却是难上加难,扫过耳腔时只见血肉和尘垢,不见他物。
  。。。。。。
  镇北侯,侯府正堂。
  两列仙家言谈甚欢,观赏着堂中跳着舞曲的一班侍婢。
  不时点评一番,随性温和。
  漆木桌案上摆着美酒、灵果,还有冒着丝丝热气的珍馐美食,豹胎熊掌在其中也不过是辅料,鹿茸药芝也仅是添脚。食盘上五色具有,香气盈室。
  玉泓子正举着酒觞,眉目飞扬,微笑道:“贫道在侯府久居二十载,不如诸位道兄在府中静颂黄庭,修为增长缓慢,可若要说到对这享福做乐,诸位道兄又不如我了。”
  修道境界分为脱胎、凝窍、练罡、丹成、三灾,总共五境。只需突破到脱胎境,就能寿二百。而再往上的境界,不再增添寿命,只增神通道法,生命本质并未蜕变。
  除非突破到丹成,寿命才会大大增加。
  然而突破到丹成境界,难上加难。如果说突破脱胎境对于他们难度是一,那么丹成境界就是一千。当然仙家哪有这么拘泥于凡俗,只需机缘到了,自然就会突破。
  但这机缘.....难以言明。
  所以大多修士见没有能力突破到下一境界,就会到凡俗练心,或者到权贵府上做一门客,得享富贵、
  玉泓子就是后者。
  与其在洞府苦苦追求突破,还不如趁着有限寿命享福。
  听到玉泓子如此说,鄙视者有,叹其豁达心性的修士也有。
  忽然,玉泓子一皱眉头,说道:“这才仅过了半天,五世子就呼唤我等。”
  坐在正中的镇北侯本来兴致不佳,能留在这里也是为了陪这些修士,听到玉泓子的话,立刻精神一振,沉声道:“小五心性沉稳,遇事能决,绝不是什么贸贸然之辈,能传唤我等,定是有要事通报。”
  他在王璞出发之前,就以刘典司一事进行试探。若是王璞处置得当,他才会委以重任。
  不然派一个不知深厚的傻子到玉京,他镇北侯是有多闲。
  玉泓子颔首道:“侯爷所言甚是。”
  他一挥袖,立刻就将耳中的声音扩大了数倍,可以让在场的众人都能听到。
  “玉泓子道长可在?”王璞通过同心蛊传话道。
  玉泓子打了一个稽首,微笑道:“如今半天刚过,世子不知何事?”
  他言语隐有质问之意。
  王璞语气一松,将他在赤峡川救了戴南星和城隍庙遇到的事情一一讲给玉泓子,然后说道:“道长与义父想要小子以戴公弟子入玉京,借此得到他门下弟子襄助完成......某一件事。
  护送戴南星,是为了博得美名,得其门下朝官赏识。
  但.....要是这护送任务太过容易些,难免让人轻视。所以小子不想避开这虎精,直接将其斩杀,一来斩妖除魔是正道,朝廷也多有赞许,二来借百姓之力助壮声势,使朝廷为之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