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20章 补元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或许是天鬼名字的由来,亦或者是真有天鬼这一种生物。”王璞打量着自己现在魂魄的状态,双目赤红,额上生了一只独角,双臂也好似镰刀一样锋利,耳朵尖尖的,跟狼耳有些相似。
  却是与老乞丐的天鬼有所不同,最为显眼的就是多了这一只独角。
  “算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万事哪能尽善尽美。”王璞摇摇头,看向自己肉身,眉心绽裂,幽暗森森,而肉身因为魂魄离体太久,有些灰败羸弱。
  蜡烛忽的闪了一下。
  王璞不假思索的将魂魄遁入眉心,那绽裂的口子也渐渐闭合,同时脸色也越加红润,不仅有千年参须的药效,更是吞噬魂魄的反哺。
  世间凡人因多思多劳,屡有体虚得病。然而仙道却是不同,他修习天鬼大法,魂魄越强,对肉身的反哺也厉害。
  体魄、魂魄,都带着一个魄字。
  两者之间并非相互绝断。
  随着魂魄反哺的精元越来越足,王璞脸红如赤,鲜艳欲滴,而在体内有一丝白色雾状气体不断游晃,正是那病气,现在强大的精元正在逐渐将病气逼出身躯。
  修士百病不生,正是因为强大的体魄。
  不过王璞却另有打算,这病气现在还不能除去,他运用基础导引术,将从身体里逼出的病气逐渐汇合于胸口处,待沟通莲花胎记后,就将其暂时送入那幽暗莲花空间。
  “此时正是铸道基之时,不能失此良机。”王璞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眼看着自己体内精元逐渐补益充足,甚至隐隐有溢出的感觉,他冥冥之中有所感应,此时正是轰开灵台的机会。
  修道之始,在于脱胎。
  精元溢满,灵台轰开,诞生一丝先天性光,照彻黄庭,同时动极生静,一息似光非光,似水非水之炁从性光中一跃而出,周游通身,自丹田立宫,诞生气感。
  此为脱胎,从此与凡俗不同。
  而现在王璞所处于的状态,就是精元溢满,似乎随便一戳那灵台就能轰开。但王璞却丝毫不敢大意,这一道门槛看似不难,实际上却是修道之中的第一道门槛,阻绝了不少求道之人。
  若真的大意,诞生的那丝性光不纯不净,就几乎绝于道途。
  所以他小心翼翼的控制自身的精元汇聚在脊背中央,督脉灵台穴。同时静颂道书,感知那存在穴中若有若无的气障,只需轰开这层气障,就可得到先天性光。
  王璞凝住心神,全力控制精元化作一利锥,细细将气障慢慢凿破。这却不能心急,要是猛然用精元轰开气障,就容易将杂气一同带入其中,他磨破一点气障,就用精元将其堵住。
  待到磨到约有五分之四时,气障轰然破碎,些许杂气随着精元随之一并进入灵台穴。同时,有一氤氲气息微微发亮自灵台穴中缓慢生出。
  正是那一缕先天性光,但上面似蒙上些许灰尘,正是刚才渗入的杂气。
  “也算不错了,道书有过记载,一半的道童只能磨到二分之一,十分之一的道童只能磨到三分之二,而能磨到五分之四的道童百不存一,换言之我也算天才。”
  王璞虽然有些略微失望,但凡事不可能完全随他心意。能做到超越绝大数人,他已经足以自傲了。依他估计,应该是修行的天鬼大法,让魂魄增强,操持精元时更加得心应手。
  但就在此时,莲花胎记猛然绽放光芒,从中射出一丝金色毫芒直入灵台穴,将那些杂气尽皆洗刷。先天性光上面的灰尘尽皆清除,尽放光芒,照彻泥丸,也即是黄庭,同时周游全身,落入混沌一片的丹田中。
  “莫非是功德?”王璞身体一震,想到自己除李芸娘这只鬼王,又杀了老乞丐这魔宗妖人,算是做了善举,再联想到自己获得的练心之法,立刻心有明悟,脱口而出。
  灰蒙蒙不辨四方的丹田有这一缕性光,像是在黑暗中点亮了烛火。
  接下来只需修炼法决,就有似光非光、似水非水之炁在性光中跃出。如烛火外面的火焰一样,将内焰也即是性光紧紧包裹住,这也是最适合修炼法决的特有法力。
  “可是该修炼什么功法呢?青羊宫的《上清至德心法》、崇真观的《五行真一如决》、羽衣门的《造化阴阳功》,亦或是六欲魔宗的魔功......”王璞心里一时犯起了难,别家是功法太少,只能修炼一种,但他依托侯府,顶尖功法或许得不到,但普通功法却是一大堆,同时他在老乞丐梦境中也窥探了一些六欲魔宗功法,用来脱胎境的修炼也再是容易不过。
  但他此刻却诞生的是最精纯的先天性光,这功法绝对不能差了,不然也不对不起自己这一番机缘,原先准备的功法也只能弃之不用。
  而且修习这些侯府功法,今后容易成为他人掣肘,却是不划算。
  “对了,李芸娘曾经在一洞穴中无疑窥见一修道功法,借以凝聚鬼躯,这功法绝对不可能差了。”王璞眼睛一亮,翻找起李芸娘的记忆。
  他将李芸娘和老乞丐‘度化’之后,残存的记忆就会通过梦境在莲花空间不断演化。
  一些杂乱记忆王璞当然不屑于看,但此时关系他的大道之基,他却用上了心,大约两刻钟后,在梦境中终于翻找到了那一篇功法。
  “《云霄千夺剑经》!”
  王璞微阖眼睛,心里不断计较着得失。乍一听这《云霄千夺剑经》可比《上清至德心法》、《五行真一如决》、《造化阴阳功》厉害许多,毕竟带着一个剑字,是杀伐功法。
  可对于有心道途的人来说,这种剑经是比至纯心法稍逊一筹的,其也意味着需要耗费更多精力去修习护道手段,而不是只需修炼就能精进。
  “若我真是侯府世子,理应选择至纯心法,然.....我这个西贝货,今后少不了杀伐,这云霄千夺剑经还是更适合我一些。”王璞带着一丝遗憾道。
  《云霄千夺剑经》第一层则是凝剑种,将这一缕似光非光、似水非水的之炁凝为剑气种子。先天之炁越是纯净,凝结的时间越短,而王璞是至纯至净的先天之炁,只是须臾间就将那先天之炁变作剑气之种。形态有如麦粒大小,今后法力只需依靠于此,就可源源不断催生出来。
  法力锋锐如剑,可催金断石。
  李芸娘只参考了剑经的凝气法门,若真是修习了这部剑经。王璞仅凭一柄杀猪刀和封禁符是断然制不住李芸娘的。
  想到这里,王璞就暗自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