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29章 守株待鬼

  “七喜,你先带葛先生和柳氏回到侯府,找一厢房暂且安置。”王璞吩咐道。
  七喜颔首应允,“侯府守卫森严,区区厉鬼要真的敢闯进来,那是找死。”
  话刚说完,她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五世子是说让她安置,而不是亲自回到侯府安置葛朱白。听起来没什么差别,可是稍一细思,就有些端疑。
  “世子,你是......想亲自对付水莽鬼,以你现在明劲的内力,对付水莽鬼还是太过勉强了。”七喜大惊失色,连忙劝道。
  这些厉鬼少说也要有暗劲的武道境界才能勉强对付。
  武道境界分为明劲、暗劲、内壮、化一、罡煞、换血、武圣七重境界。
  明劲:在丹田生出一丝内力,将这一丝内力培养壮大,最终能打响空气即为大成。
  在明劲的武道境界中,内力最多转化为气力,如王璞一样,内力转化混合自身体力足有五百斤,能将吴勇连马带人一刀斩成两半,内力离体之后仅能发出爆响。
  明劲内力不能杀敌!
  除非到了暗劲,这一境界内力已经化作无声无息,离开身体可存五十息。
  “不如带上小婢,小婢怎么说也是内壮,对付厉鬼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七喜抽出藏在红色衣裙的袖刀,扬了扬小拳头,示意自己可不是花架子。
  葛朱白轻咳一声,也劝道:“在下认为七喜姑娘所言有理,对付厉鬼还是多一个人多一分把握。”
  “不用,我另有帮手,本世子从不打无准备之仗。”王璞轻轻皱眉拒绝了两人的提议,要是让七喜加入进来,他又该如何施展自己的本事。
  虽他对七喜很是信任,但仙道修为是他最大秘密,万万不能暴露出去。
  “可......”七喜撅着嘴,有些不满,这才几天,搞得自己就像个外人。要知道世子从小到大最相信的莫过于她,他们两人可是从小到大就生活在一起了。
  说一声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葛朱白似乎明白了王璞的意思,笑眯眯的打断了七喜的话,拉着她的袖子就往外走,“七喜姑娘,你看世子像是白白送死的人吗,如果没有必然把握,世子怎么可能留下来。”
  他想到了自己从见到王璞到现在,这个最弱的五世子一次又一次刷新他的印象。
  。。。。。。
  等留在刘宅的百姓、侍卫通通离去后,刘宅瞬间变得破败无比。
  在此期间,王璞也见到了‘大名鼎鼎’的宿州县县令柳青明。他穿着黄鹂补子的锦绣官服,长相儒雅,留着长髯,相貌堂堂,但为人异常谦卑。
  柳青明只是过来询问几声,然后派遣县衙的捕快将死去的家丁、妇孺敛走尸体,却也没有询问自家女儿的下落,想来也已经打探到了缘由。
  刘典司虽是柳青明的亲家,但两者之间的纽带是柳氏。
  如今柳氏随了葛朱白,柳青明或许和王璞的关系更加亲近些。
  “五世子初习武道,老夫这里有几枚上好气血丹药,就赠给世子了。”柳青明捋着长须,儒雅随和,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让人生不起一丝厌恶。
  他将一羊脂小瓶塞到王璞手中。
  想来也是,在蓟北城里能做县令不掉脑袋,绝不是碌碌之辈。
  去年上任的幽州刺史丁维不就被镇北侯枭首,将首级送到了玉京。
  “多谢老大人了。”
  见到气血丹,王璞也不好伸手打笑脸人,慨而受之。
  他掂量这沉沉的羊脂小瓶,定然是塞得满满的,至少有八九枚。一枚气血丹在外间商铺的售卖价是百两,当然往往有着溢价。
  换言之,这一瓶气血丹就是一千两雪花白银。
  着实算得上是重礼。
  就算上次林昭为了道歉送给七喜的气血丹,也只是在瓶里装了两枚。
  送完气血丹后,柳青明再说了几句客气话后,就带着捕快以及尸体匆忙离去。
  言多必失!
  王璞心如明镜,柳青明恐怕对其他镇北侯义子都有着投资,这一瓶气血丹可能是投资最少的了。
  他关上刘宅大门后,找了一间外室,盘坐在床榻上静心等待。
  外室里的瓷器盆景被百姓搬得干干净净,就连床褥被罩也是相同,整个房间能搬走的一概不留,只剩下了空荡荡的房间。
  。。。。。。
  很快,月上柳梢头。
  到了凌晨子时。
  这时间是人们最为松懈的时候,意志最昏迷的时段。
  王璞暗中用天鬼阴魂逼出一丝水莽草‘毒性’,正是那丝戾气。
  戾气盘旋在他的体表,很快他的肌肤就生出一层层细密的汗水,触之微凉。如同从水中刚捞出来的一样,将衣衫染得湿漉漉。
  半柱香后,一股阴冷感渐渐笼罩在房间里面。
  月光渗透窗棂产生的倒影中,有一黑色阴影在地面上不断蠕动,随着它的走动,在经过处显露出一道道水痕。
  阴影不断接近床榻,到了鞋履旁,它好像从异次元出来一样,由画变为立体,但还是黑乎乎的一团,有些似人。它看到在床榻上的王璞闭着双眼,就咧嘴一笑,露出惨黄牙齿,从中冒出一股股恶臭之气。
  同时,一双长着长长泛黄指甲的双手悄然伸出,像是要将王璞环脖抱住,然后紧勒致死,如同溺水一般。
  可突然间,王璞双眼睁开,迸射出一道精光。
  在王璞指尖上立刻就有一道阴冷气旋生出,眨眼间化作一道锋锐剑气,似乎比神兵利器还厉害几分。
  却是他将丹田里的一丝阴属性法力调动出来,以云霄千夺剑经功法化作剑气,虽没有鬼剑术的妙用,但只展现一二妙用,就可应对此危机。
  剑气随手而动,直接将水莽鬼的双爪齐齐切开,如切豆腐一般容易。双爪掉到地面,很快就化作一团污水,恶臭无比。
  “唳唳.....”
  水莽鬼受此惊吓,就欲退走,连连向外跑去。
  然而就在此时,窗外出现一道腻人香风朝着屋内席卷而去,又有琴瑟响起,空灵美妙。
  叮咛!叮咛!
  封燕一挥手破开屋门,横抱瑶琴,素手不断划动琴弦,一道道音波劲气有如箭矢般朝着水莽鬼射去,很快将此鬼的外壳剥去,露出了本相。
  水莽鬼外形极似猿猴,尖牙利嘴,双腿短小,手臂奇长,长在利爪上的指甲竟然占据了一半手长。
  驱赶走了水莽鬼笼罩在体表的外壳后,它行动十分缓慢,有如龟爬。
  看到封燕和王璞朝他走过来时,水莽鬼立刻发出如同婴孩的凄厉叫声,刺耳难听。
  “哼!若是你再不叫奴家,奴家真个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封燕看水莽鬼已经有如待捕鱼鳖,想逃也逃不走时,便拍了拍丰腴的胸脯,横了王璞一眼,说不出的妩媚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