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2章 洞府

  果然此嶙峋怪石如王璞所料,别有洞天。
  他这一撞,只觉头晕目眩,刚恢复意识,便觉似乎已经不在山巅。
  王璞阴魂所处在一山洞,最初极为狭窄,仅能容纳数人,可向前走了十数步后,便豁然开朗。
  目光所触是一放置在宽阔山洞里的琉璃玉楼,约有三层,楼顶距离山洞岩壁仍有数丈距离,看起来即为开阔。
  匾额写着“云霄仙府”四个大字。
  岩壁上镶有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数十颗,恍若灿烂星辰。将山洞内部照彻通幽,光芒反映在琉璃瓦上,七彩斑斓,仿若人间仙境。
  “这便是李芸娘那日的机缘所在了。”王璞暗自点头,将眼睛向下一看,玉楼前三丈处立有一石碑,碑上经文便是《云霄千夺剑经》。
  不过这《云霄千夺剑经》比李芸娘记忆中的更为完整,他想应是李芸娘受自身魂念所限,有所遗忘和空缺,他便将自己修习的功法与石碑一一印证,补足缺漏。
  王璞稍作完备后,封燕也踏入了此地。
  “王道友隐瞒奴家好深,要不是奴家胆气大,少说要撞成傻子了。”封燕莲步轻摇,粉脸浮现一层红晕,却是刚才被吓得不轻。
  她在山巅上看到王璞撞进嶙峋怪石时,立刻吓了一跳。这阴魂虽然看似无形,可也能被实物所伤。她对王璞发过精血誓言,性命牵连,自然是关心不已。
  见到王璞撞石后迟迟没动静,封燕心里揣测不安,她于是咬着牙照着王璞的样子撞了过去。
  她可是血肉之躯,哪怕修道后肉身坚固许多,但撞石头在潜意识中想想就疼。
  “传道洞府?”封燕走到王璞身旁,看着眼前的玉楼眼露惊讶,随后一双狐狸眼就弯成了月牙,晶灿灿的朝着玉楼朱门处不自觉走去。
  可她刚走了三步后,便觉浑身如入冰窖,脚步也缓慢下来。
  云霄仙府虽看似近在眼前,可走动之时才觉好似天涯海角,触碰不得。
  “封道友这仙家洞府在眼前不假,可也需函待有缘人。”王璞打趣了几句,伸手就将封燕发梢上的冰晶捏拿了下来。
  冰晶由水汽凝结而成,瑰丽漂亮。
  他由阴魂之躯捏拿,好似握有山岳,沉重异常。
  一丝精纯魂力注入冰晶,将之震碎。
  王璞神色凝重了几分。
  封燕心知自己的本事也难进洞府,也退回了原地,吸了吸鼻子,刚才那股寒气将她冻得着实不轻,她有些气恼道:“道友既然知道这里另有禁制,为何不早告诉奴家?”
  “我虽然知道此地有禁制,但不清楚到底如何厉害,就是我说了,封道友少说也需试过一次,所以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分别。”王璞沉吟一声说道。
  封燕此时倒也不急了,她笑吟吟道:“王道友的肉躯还在蓟北城,若等命香燃烧完后还没有魂归肉身,血僵肉硬,便想要回去也回不成了,今后也是一孤魂野鬼,道友想必比奴家还急些,我又急个什么。”
  王璞这次没有反驳,点头称是。
  他在原地打量了数眼,到山洞岩壁旁,附耳听去。其内里隐隐有环佩叮铃作响,清脆悦耳。
  “劳烦封道友了,将此山洞岩壁破开。”
  “世子莫非发现了什么?”封燕眼露诧异,她刚刚入了此地禁制,也并非是全无所得,心里正在推演该如何破开玉楼外围禁制,总不能入宝山而空回。
  但以她见识,和百年修道见识,这禁制也是莫名高深,难有所得。
  “封道友可记得自身发梢上的冰晶?”王璞微微一笑,解释道:“水汽遇冷凝结为冰晶,这玉楼禁制就是将此地化为冰寒绝域,然此玉楼在山洞里已经不知多少年,宝贝再好又怎能经历时间腐朽。”
  封燕摇了摇头,不明其意。
  她捻袖颦眉道:“世子初入仙道,修炼太短了些,见识也有所不足。仅以奴家那飞行法器而言,有五道地煞禁制,就可维持千年不朽,何况这玉楼定然是一宝器,凝结了不知多少天罡禁制,恐怕历经万年都无事,若是灵气充足.....”
  说到这里,封燕一拍额头,暗骂自己真是个蠢狐狸。
  “奴家先前看此山时,说此山风景秀丽,却灵气不足,这玉楼禁制没有了灵气维持,再是厉害又有何用?可.....仅仅一道天罡禁制也足以抹杀你我了。”封燕嘴角又露出一丝苦笑。
  修道之人用的法器分为法器、宝器、道器三级,法器里铭刻有地煞禁制,一道地煞禁制就有如脱胎境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而七十二道地煞禁制又可按照固定规律组合成一道天罡禁制。与地煞禁制相同,一道天罡禁制就有如凝窍境修士全力一击。
  但天罡禁制远没有地煞禁制的粗浅,自身已经诞生微弱灵智。禁制越多,实力越强。
  “那就让它自身崩溃。”王璞眼底露出一丝疯狂,哪有不冒险就能取得宝贝的道理。
  按照他的估计,杀死刘典司就是镇北侯对他的最后一次试探。左右就是这几天,他就必须前往玉京!因为他是镇北侯计划不可缺少的某一环,所以镇北侯才能容忍他还活着。
  在此之前,王璞必须尽快可能的强大起来,如此才能应对危机。
  仅凭脱胎境,还是太弱太弱了......
  封燕被此时的王璞吓了一跳,也不再废话,用法力朝着岩壁一轰,将里面的暗河直接引了出来,注入到了玉楼附近。
  只见不过刹那时间,暗河涌出的水流就被冻成冰块,而且这个趋势也在不断的扩大。
  见水流在岩壁处被玉楼渗出的寒气冻住,封燕就再次运用法力,轰开冰块。
  如此一来二去,玉楼渗出的寒气也越来越微弱。
  “幸好这山下是一死火山,暗河的水流是温热的,不然以奴家的法力也不足以耗完。”封燕拍了拍丰腴的胸脯,有些担惊受怕道。
  “只是天不绝人罢了。”王璞如释重负。
  玉楼既然堂而皇之摆在这里,又用石碑刻有功法,就是为了做传道洞府。传道洞府和其他洞府不同,应不会设置残酷至极的禁制,它的职能就是传道,寻找有缘人。
  但这有缘人又如何界定。
  就是这外围的考核了,不然玉楼的禁制既是寒冷绝域,又为何建在一有着死火山的山腹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