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4章 得宝 二

  玉楼里面约有三丈方圆,布置很是朴素,最中央供奉着一神龛,墙壁贴有一张白发老道持剑的画像,画像普普通通,像是凡间画师以水墨制成,前面摆弄神龛的桌案上放着三个婴儿手臂长短的玉盒。
  “贫道乃是阴魂之躯,对我来说一粟也若山岳之重,难以开启玉盒,还请封道友先请。”王璞到了此时,心里隐隐有着激动,但他按耐住了遐思,现今的他想要打开玉盒不是不可,但损伤魂力的事情他还不必去做。
  封燕点了点头,现今的场景看来也没什么危险可言。
  若是玉楼里再有杀机潜伏,这就不是传道洞府了,而是陷阱了。
  她莲步轻摇,走到桌案旁,最先打开右旁的玉盒,里面是一金箔书册,略微翻动道:“此书和石碑上刻有的功法一模一样,但前辈在这里放置此物,应不是多此一举,必有深意。”
  “我听说修炼功夫多用金银之物承载,外面石碑应是外册,这金箔书才是内册,看似相同,但前者为外人皆可修习,后者则需门徒才能研习。”王璞沉吟说道。他踏足脱胎境虽是不久,但莲花印记有老乞丐的残余记忆,倒对修炼常识不缺。
  如玉泓子赠给他的《青阳劲》,就是以银箔承载。
  凡间纸张哪怕保存再是完好,不消虫蛀蚁蚀,最多也就存在数百年。数百年对于凡人来说太过漫长,可对修士就太多短暂,传道不便。
  封燕轻点螓首,将金箔书册收到了袖中,然后相继打开另外两个玉盒。
  最中间的玉盒放有一羊脂小瓶,左侧玉盒放有一小撮黑色砂砾,晶莹剔透,刚露出来就将封燕的手指肌肤冻伤。
  “这是何物?”封燕脸色微变,急忙缩回手,将黑色砂砾盖住,运转法力催生肌肤,伤势恢复如初。但她隐隐感觉有一丝精纯阴力潜伏在伤口内部,需得打坐数个时辰才能将其清除。
  王璞上前一步,也不顾魂力损伤,一挥手将玉盒揭开,细捻黑色砂砾,感受到这股精纯阴力,脸露惊喜,说道:“此是冥阴砂,修习云霄千夺剑经一偏门剑术的必备法材。”
  至于具体的剑术他并不打算向封燕提及,这意味着他隐藏的手段。
  封燕哼了哼,横了王璞一眼,她手握那金箔书册,里面定然有剑法的修习法门,不告诉她,她自然会了解。不过她稍一沉思,放弃了此念。
  有时候留些距离也是好的,若是王璞的手段都被她知道了,王璞岂能不对她忌惮?
  她在青楼里修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对王朝旧事也是多有了解。
  千年前曾有一姓杨的官吏在一枭雄帐下听用,这杨姓官吏聪慧至极,屡屡识破枭首暗语,被枭雄暗中所忌,于是不得以被赐死。
  “这金箔书册等回去后就立刻还给世子,我自身修有妖族功法,攀得大道有望,何必垂涎他人功法。”封燕心里暗自思量道。
  自己可真是个聪明的狐狸!
  “这....这是紫真丹!?”封燕拔掉羊脂小瓶的瓶塞,闻了一口丹气,然后将内里的丹药倒了出来,顿时惊骇道。
  丹药约若鹌鹑蛋大小,纯净有如琥珀,内中有一道紫气正在不断游荡,一会散为粉尘,一会凝聚如线。
  “敢问道友这紫真丹为何物?”王璞皱了皱眉,有些不解,这紫真丹的名称他在老乞丐的记忆中从未见过,甚至听闻都没听闻过,而且这紫真丹的样子也不同于他见过的诸多仙家丹药。
  封燕狡诈一笑,眼若月牙,“道友若是将此物许了奴家,奴家说了又有什么关系。”
  丹药不同于法器,若是不得其法服用,就算是好丹也能变作毒药。假若冲击境界时,不慎吃下纯粹法力的丹药,冲击境界就有可能失败。
  所以一般来说,修士宁愿不服丹药,也不肯服用一些来历不明的丹药。
  吃错药是会死人的。
  “此丹若是对道友有益,贫道就算赠了又有何妨。”王璞心中一疼,但想及自己不明丹药效用,紫真丹在自己面前,和面粉丹又有什么区别,脸色倒是没变。
  “好了,好了,不和你这蠢人卖关子了。”封燕嘻嘻一笑,说道:“紫真丹在千年前被称作先天丹,内含一道先天精纯氤氲紫气,若是服用,就有改善资质的效用。但此丹最大的效用就是......”
  她面露不舍,嚅嗫道:“要是三颗丹药一同服用就有六成机会突破脱胎境,而且法力也比常人强横不止一筹。毕竟脱胎境......脱胎的含义就是不断修行将自身蜕变为先天母胎的状态,开启人体九窍中的另外两窍。”
  道书相传人在母胎之时孕有九窍,此时人体是最适合修炼的,可称良胚美玉。降生之后,除耳、鼻、舌、口、眼七窍尚在,另外两窍渐渐封塞,不再利于修行。
  可难在初生时,灵智混沌一团,需要后天教化。等教化完后,又难以修行功法。
  因此,道家修行第一关,是为脱胎。
  将自身蜕变为先天母胎,开启阴阳两窍,气通天地。
  “瓶中有几枚紫真丹?”王璞在原地踱了几步,开口问道。
  封燕迟疑道:“恰好三枚。”
  “三枚.....”王璞明白了封燕的想法,她到了脱胎境的顶峰,就差开启阳窍就能一举突破,见到紫真丹,哪里不会心生贪婪,也是他和封燕有精血誓言限制,不然此时的封燕该如何选择真的难说。
  想及此处,王璞做了决定,他洒然一笑道:“脱胎非我终点,而是起始,若执着一丹之见,怎会大道有成,这三枚紫真丹正好适合封道友,就赠了道友又有何妨!”
  说完后,他心里隐隐滴血。
  紫真丹啊!突破脱胎境的希望!有几率法力比常人强上数筹!
  不过若他将这三枚紫真丹全部强占,封燕虽不会明说什么,但心底恐怕早就恨死了他。另外若是服用一枚、两枚,就算对法力有所纯粹,可总不如三枚的效用之大,还不如索性将三枚全部赠给封燕,全她突破之机。
  今后有一个凝窍境的打手,也好过此时的尴尬。
  而且他看封燕也不是无情无义的性子,给她恩德,日后驾驭也更方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