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17章 再回侯府

  “不知道封道友需要什么灵药,我回到侯府也好为你寻找。”王璞思索道,现在以封燕这幅模样,难以进入镇北侯府,他认为还是让她在春香楼养好伤势,等待时机。
  前日镇北侯言说让他准备前往玉京,想来启程就是这么几天了。前路祸福未知,但有封燕这个帮忙的狐妖,想来总比自己一个人忙前忙后好。
  “紫菱花,宿涵芝......都要五百年份以上的。反正什么天材地宝都可以,奴家可是来者不拒。”封燕盈盈一笑,她脱离危险后,再次显露出自己俏皮本性,余光一瞅压在漆案上的纸条。
  上面是端庄的楷书,写道:左幼犬,右大瓜,可死否?
  正是王璞作为敲门砖写的字谜。
  封燕最初看到这字谜的时候,一眼就看出这是个‘狐’字,所以将王璞请到了绣楼。现在细细想来,不禁脊背生凉。
  “现在我和五世子休戚相关,他城府越是深沉,越是对我有利,要是个白脸书生,那我还不如早点托生投胎去。”她暗自想道。
  “封姑娘还真是敢提,在下也不过是侯爷的义子,身份虽比常人尊贵许多,但想要取得这些天材地宝还是要费不少功夫,不过我恰好知道有一株五百六十年份的宿涵芝。”王璞嘴角露出微微苦意,这些灵药对他倒算不上什么珍惜物品,毕竟他是镇北侯的唯一亲子,自幼是个病秧子,房间放了不少滋补药品,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可眼下封燕刚刚投靠于他,他还需拿捏一番。若说自个拿得太过轻松,这狐妖也不会心生感激。若说难拿到,就对他存了轻视之心。
  “真有五百年的宿涵芝,还是五百六十年的!”封燕顿感惊讶,她修道百年间,从未见过如此宝贝,本是随口一提,却不料这五世子手中真有。
  稍一思考,封燕也就明白了。镇北侯乃是凡俗间最显赫的权贵之一,又独占蓟北十六州三十年之久。那些修道外药定然是蕴藏无数,她一介不入流的散修妖类,哪能比得上侯府。
  “明日我便遣人将宿涵芝送予封道友。”王璞道。
  封燕却露齿一笑,整个狐狸身子突地向地面的瑶琴一撞,瞬间瑶琴右角映上一个青狐样的花纹,栩栩如生,那双晶莹的狐眼一眨一眨,空中传来话语道:“不必,我借这瑶琴就可藏身,寻常人是看不出什么端疑的。”
  “可若不是寻常人呢?”
  室内的窗扇晃了晃,狐狸脸化为一道残影窜了进来,只不过此刻脸上却没有再戴那狐狸面具,换成了一个猫脸面具,他淡淡说道:“侯府奇人异士数不胜数,区区一道借物施展的幻术就能瞒过他们吗?”
  “这.....我没有考虑周全。”封燕有些懊恼,从瑶琴里钻了出来。
  她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一回事。五世子之所以能来她这里,还不是那个叫玉泓子的老道一眼就看出了她狐妖的身份。
  “红鸾说的不错,侯府太过危险,你不便前往。”王璞不容置疑的说道。
  封燕还不知王璞即将对付的是镇北侯,而不是其它人。封燕或许认为以世子的尊贵身份,豢养一只妖狐也不算什么大事。然而对于镇北侯来说,一切可能出现的变数......他真的能忍住不动吗?
  按照王璞的估计,镇北侯意图以堂堂大势碾压而来,他不怕王璞知道他已经发现李代桃僵的事情。因为镇北侯有足够的自信,王璞不敢直接反抗他。
  赤裸裸的阳谋,王璞没有拒绝的权利。
  但封燕真的敢在镇北侯面前蹦跶的话,想来镇北侯也不会介意将这只跳蚤碾死。
  封燕对红鸾出口打断她的建议心里暗自恼恨,狐狸脑袋一转,就盈盈一拜,眉清目秀的狐狸脸说不出的妩媚。
  “那奴家就在春香楼等王郎。”
  。。。。。。
  夜半子时,月光被一层密密麻麻的乌云遮住。
  屋内,灯焰如豆。
  王璞小心翼翼的借着昏黄灯光查看骨玉残片上的东海象鼻字,这种语言中原少有人知道,侯府里的典籍也没有记载。
  幸好封燕曾经去过东海,学过象鼻字。
  一狐一人发过精血誓言,冥冥之中有所感应。封燕教授王璞学习象鼻字异常的顺利,不过个半时辰就已经融会贯通,青出于蓝胜于蓝。
  至于为什么不让封燕直接翻译骨玉残片的象鼻字。
  王璞心知,文字不同所表达的意思大相径庭,可能一字意思相似,但字与字组合到一起就成另一种意思。对于即将修炼的功法来说,此是大忌!
  因此他宁愿自己再去学习一种语言,也不愿借狐妖的译本。
  “《天鬼大法上篇》。”王璞将骨玉残片的象鼻字整整齐齐的摘抄在白纸上,然后把手中毛笔放在墨砚之上,掐了掐眉心,看着开篇的几个大字陷入了沉思。
  “果然这是一篇魔道功法,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此功法魔道手段,以人魂化天鬼,吞食他人魂魄补足精元,那老乞丐倒也没骗我,是个信人。”
  “不过魔道功法弊端多多,这化天鬼之术看似精妙,但以人魂吞噬他人魂魄哪里有那么容易消化的,魂魄由纯粹变为驳杂,可以说是在魂魄上蒙上了一层阴翳,看似浑厚许多,但驳而不纯,难攀大道。”
  修道之人视白日飞升为最终目标,而所谓白日飞升就是脱去遗蜕,阴魂得一缕纯阳之气化作阳神,度过雷劫成就天仙。可天鬼大法则将纯粹的阴魂变作天鬼,然后再吞噬他人魂魄,壮大阴魂。
  路子从最开始就错了,这也是魔道功法被修道之士多鄙视的原因。
  “不过我和他人不同,这天鬼大法却最是适合我。”王璞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将衣襟解开,露出了胸口的莲花胎记,莲花含苞未放,好似在水中摇曳生姿。
  “别人轻之贱之,我之基石也。”
  他可没有什么道魔之辨,黑狸、白狸,食鼠者为上。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