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7章 筹谋

  “苗疆巫蛊虽不得正法,但往往一些蛊虫另有妙用。”右列的上清宗中年道士开口道,“有此物再添上诸位道兄的神符妙丹,此次把握可提高到六成。”
  说着之前开口的几名道士分别拿出神符、迷药、丹药。
  神符虽是黄纸制成,但望之不同平常,极似金纸,上撰写密密麻麻的符文。迷药无色无味,倒是和世间的蒙汗药有些类似,但绝不能小瞧了。
  丹药呈青绿之色,表面有着清香,刚拿出囊袋时,就引得蜂蝶涌进正堂,惹得众位道士使出法术将之清除。
  “这是清濛丹,采百花朝露之气又添数十百年灵药,经地火炼制三百六十五天,合一年之数而成,成丹仅有一枚,突破化一境界之时,服用此丹,内力比常人强横数倍,绵延不绝。
  若是配合青羊宫的青阳劲,则另有奇效。”青羊宫的老年道士捏着丹药微笑道。
  “一符、一丹、一药、一蛊,考虑得方方面面,再无缺漏,若是再不成,那只能怪时运不济了。”镇北侯一叹气,脸上布满忧愁,对着王璞说道:“小五,将这些宝物贴身收好,该如何使用紫阳真人在路上会告诉你的。”
  说着左侧第三列走出一剑眉星目,身材高大,穿着紫衣的青年道人。
  看其衣色,正是五官庙的道人。
  紫阳真人打了一个稽首,也不言语,如抓小鸡一样提起王璞的后衣领,然后脚步向前一踏,周围的空间如水如镜般折叠出阵阵波澜。
  待王璞回过神时,已经到了云端之上。
  脚底景色转换变化之快,令人目不暇接,刚还是雪山高岭,下一刻就到了平原良田。
  仅仅这一瞬之间,按照王璞的估计,走了能有千里之遥。
  “道长是何修为?”王璞虽被紫阳真人提着,但紫阳真人撑起了一气障,将两人包裹的严严实实。
  自然也没有受疾风倒灌的苦头,他还可暂时保持镇定。
  “我曾央求过玉泓子道长载我到空中遨游,虽是比骏马快上许多,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可道长的遁术,小子闻所未闻,如此神通.....”
  咫尺天涯!
  这可是大神通者才有的本事。
  王璞可不认为镇北侯能请动如此之人载他一程。
  紫阳真人面无表情的讲完那些道士给王璞宝贝的用法后,然后沉默半响后,才开口道:“丈量天地是贫道师门五官庙的神通妙术,以贫道练罡境的修为使用还是太过勉强,不过五官庙弟子可在脱胎境时祭练一本命法器,沟通神州存有的各地五官庙道观,用来转腾挪移。”
  “此术当有限制!”王璞心中暗道,如此神通定然有着种种缺陷,不然以五官庙这项法术,岂不是天地之间任他们逍遥。那么凡俗间的兵马调动也是成了笑话。
  “看来你也想到了,此术与神道有着不少牵连,而对于修道之士来说,信愿之力最少还是不牵扯,不然与这方天地的牵扯越深,修为精进也就越难。”
  紫阳真人一晒道:“不过传说之中的飞升已经千年难见,何必顾虑如此之多!可惜世子你是修习的武道的,不然此法未必不能传你。”
  王璞连连点头称是,暗中翻了个白眼。
  漂亮话谁都可以说,想想也知道,这丈量天地神通绝对是五官庙不传之密。
  。。。。。。
  半个时辰后。
  紫阳真人从云端落下站在一山岭之上,他将王璞放了下来,掐了掐手指,目露异芒道:“五世子到地方了,三刻钟后押着戴南星的囚车就会路经此地,到时会有强匪截杀戴南星,等到押送将士被杀的差不多之时,你再出手救下他。”
  “强匪是义父安排的?”王璞皱眉道。
  他遥看山岭之下,这地方是兵家必夺之地。
  两座山岭间仅有一蜿蜒小道通向官道,强匪想要截杀肯定是在此地。而在小路前旁端口处,立有一斑驳界碑,上面写有‘赤峡川’三个大字。
  “非也!”紫阳真人缓缓摇头,“若这劫匪是侯爷安排的,岂不是显露出我等的无能?这赤峡川的劫匪一年换了三茬,终于换到一个对伪楚心怀怨愤的疤头虎,他要是得知戴南星这个伪楚宰相会路经此地,哪里有不会截杀的道理!”
  他手指摩挲,嘴露冷笑。
  王璞略一思索,渐才明白。如今世道艰难,秦中连年大旱,百姓流离失所,朝廷没有多余粮食赈灾只能撤出秦中将其扔给叛军,高兴邦就是其中一支。
  不过这高兴邦也不是什么好人,在起事之前亦是闻名秦中的大盗,有高灯油之称,意思是每次抢完一家大户,就将尸体制成灯油,端得狠辣无比。
  伪楚建立后,也不行正事,民怨沸腾。
  在盗匪中,想找到一个对高兴邦,对伪楚心怀怨恨的,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镇北侯只需稍微推动一下这些盗匪之间的仇杀,就能借他们之手推动计划,从而脱手其中。
  说话间,王璞就已经察觉到在山岭脚下隐有人影绰绰,他挪动方位,看了个清楚,大约有三四十衣衫褴褛、模样酷似乞丐的强盗手执利刃,正在潜伏在一块块嶙峋山石后面,等待囚车的到来。
  而在其中,一光头大汉引起他的注意。
  光头大汉脑袋上长有一片癞子,衣衫倒是比其他强盗整齐得多,背着一柄宣花斧,神色凶狠。
  想来就是疤头虎了。
  “再是英豪,也不过是他人手中棋子!”王璞心中难免升起兔死狐悲之感,这疤头虎何尝不是他,同样被镇北侯和一众仙家修士算计。
  只不过他的级别更高些,能得知一部分计划。
  “不不不......我是修士,我是脱胎,我有封燕作为助力,她闭关后一定会到达凝窍境,我还有葛朱白这个穷酸儒生,他能算计刘典司,以弱击强,肯定也能算计镇北侯......
  我还有莲花胎记,还有天鬼大法,还有一切一切......”
  王璞眼神再次坚定,镇北侯只不过是他的垫脚石,是他成道的第一难关。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