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0章 另有算计

  王璞笑了笑,没有接过封燕的话头,他知道这些青楼女子嘴里没一个真话。要是真相信她们的话,指不定明天就剥光刮净丢到青楼外边。
  更别说一只母狐狸在给他搔首弄姿了。
  “此鬼物和水莽草果然是同源同宗,这水莽草应该是其伴身之草。”王璞伸手在似猿似人的水莽鬼头上抚摸了一下,察觉到了那丝熟悉的戾气。
  如果吞吃了这只水莽鬼,他天鬼阴魂兴许就此凝练七窍之一,实力大涨。
  不过……
  王璞压制住了心底的那份触动,现在还没到时机。
  “我叫你来另有要事。”王璞神色凝重,再放出一丝法力将水莽鬼禁锢住,一挥手将它收进了莲花空间。
  “王道友叫奴家前来,难道不是为了这只水鬼吗?”封燕瞥了一眼地板上的水痕,暗自心惊。这般收物摄拿的本事,她哪怕到了脱胎境圆满,通阳窍的地步,也没有这般容易。
  死物还好说,可这水莽鬼止差一步就能到达脱胎境,化生为人。当然这人指的不是活人,而是类似李芸娘这种凝聚鬼躯的鬼怪。
  “区区一个水鬼,我叫你来岂不是太降价了,这水鬼能挡住我两剑都算它本事大。”
  王璞翻了翻白眼,有些不屑道,葛朱白等人忌惮极深的厉鬼,在他这类仙家眼中,就是一只会蹦的蚂蚱。七喜尚且能有信心和水莽鬼过几招,他要是不如七喜还不如自杀算了。
  寻常武夫想要对付水莽鬼,需得以内力缓缓消磨鬼气,在用鸡血、黑狗血、天葵血等阴秽之物震杀。
  可对于王璞,只需用纯粹的法力直接搅碎鬼气就行。
  内力可以看作是简化版的法力,武道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将内力打熬到法力的地步。
  以武道再次妄图入仙道!
  有道书记载:武道可以算作是仙道另一旁门,只是这一旁门适合普罗大众修行。
  若将仙道比作长生的通天大道,那么武道就是其旁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
  “什么事情?还请世子吩咐!”封燕将轻佻的眉眼一收,神色有些郑重了起来。她握着瑶琴的双手也更加用力了些,不自觉的戒备着四周。
  她知道五世子深夜召她定有要事。
  “不错,不枉我将五百年份的宿涵芝送你,让你尽快恢复修为。”王璞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我待会将会修习一道法,待修习完后,你我需做一件危险至极的事情。”
  他没杀封燕,不就是为了收为己用。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王璞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修仙求道绝不是一个人闭在深山道观里就行的,至少对于他来说不是。不然那些青羊宫、崇真观的牛鼻子老道为什么非要出世搅乱天下风云。
  好好待在山中修行不好吗?!
  “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要是出了事,你我至少身死道消。”王璞再次神色庄严,对着封燕警告道。
  “危险到了什么地步?”封燕双眉一挑,心里颇有些惊讶,能让王璞连续两次强调,这件事绝不容易。不过,若是太容易,王璞叫她来还有什么用。
  对于五世子而言,他已经算是凡俗最尊贵的权贵之一了。
  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他亲历亲劳。
  “危险到我现在还活着,没被人杀死。”王璞心里默默想道。
  当然这句话他不可能对封燕说。
  在镇北侯府,王璞心思玲珑,已经察觉到镇北侯发现他李代桃僵、借尸还魂的事实。于是他屡次试探镇北侯的底线,非但没有事,反倒镇北侯却一直忍让。
  这不由得他心悸万分。
  卧榻之滨,岂容他人鼾睡。
  镇北侯如此枭雄,能容忍下来定然是在布一个天大的局。
  而这个局需要他……
  虎卧林侧,必为喉咬!
  是劫难,也是福运。乘此劫起,他可享得仙家逍遥。度不过,他就只能化为灰灰,一切尽作他人嫁衣。
  。。。。。。
  “你先为我护法!其余的事不要多想,到时间了我会告诉你。”
  王璞对着封燕吩咐一声后,就盘膝坐在床榻之上,静守心神。先是将莲花空间里的水莽鬼牵引到泥丸宫内,用天鬼阴魂将其吞噬。
  这一次不同于他吞吃老乞丐的魂魄,老乞丐的阴魂强他太多,只能用誓愿因果修缘法对老乞丐进行种因,度化后才能采颉果实。
  而水莽鬼未达到脱胎境,不成脱胎,终是凡俗。
  所以王璞直接用天鬼阴魂将水莽鬼吞噬之后,就用混沌一团的胃部不断蠕动消化。
  片刻之后。
  他天鬼阴魂更加凝实,同时在内部有一团灰蒙蒙的精纯魂气未经炼化。
  “人有七窍,分为耳、目、鼻、口、舌。又曰:耳乃精窍,目乃神窍,口鼻乃气窍。修道就是修精、气、神,三者相辅相成,然道有先后。”
  王璞凝眉不语,脸色沉重了几分。天鬼大法要是再往后走,就必须修炼出七窍,宛如活人一般,最后脱离肉躯,化为一代天鬼。
  和厉鬼修行一般无二,脱胎凝鬼躯,其后凝七窍,七窍成则晋级到凝窍之境,其后凝五脏……
  王璞现今就正在为先凝结七窍其中哪一个发愁。
  先凝结哪一窍就意味着日后天鬼阴魂更偏向哪一窍的修行。
  比如凝结耳窍,闻五音,察四境;凝结目窍,晓人心,窥善恶;凝结舌窍,知五味,吞厉鬼,利消化;凝结鼻窍,能嗅香,引灵机。
  “我背靠镇北侯府,修行灵药还算充盈,至少比封燕宽裕多了,她百年都难得一见五百年份的灵药,而我对上同辈之敌,合我与封燕之力,自保有余……所以这修行资粮对我不算太过重要。
  怎么看都是这凝目窍、窥人心对我更加方便,目窍虽没有耳窍查探四方好用,但也是有利,不会差了。”
  王璞心里略一思索,便决定凝结目窍。
  在天鬼阴魂腹部的精纯魂力瞬间被他调动到双目之上,原本虚化的赤红双目越来越凝实,隐隐有真实之感。
  一抹红光,倏尔远逝。
  封燕粉脸凝重,她隐约察觉一大敌在身侧盘踞,而这大敌愈来愈强,可就待她施法之时。柳眉顿时一颦,连忙扭头朝着床榻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