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51章 叛变

  见到鬼头刀洪刚惨死,苦心禅师脸色一变,急忙向后一退,也不多说,就径直朝外围跑去。现在他左臂断裂,受伤惨重,想要在养精蓄锐的王璞和怜花公子手底下活过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可苦心禅师再快,也比不过怜花公子,更何况受伤的他。
  不过片刻,就被王璞和怜花公子堵住了。
  “两位,是你们将虎精引到这里来的?”苦心禅师脚步一顿,连忙出声质问道,另一边则脑子疯狂运转,寻找逃跑的良机。
  “和妖魔勾结是朝廷大忌,想必二位不会不明白,洪刚在楚江为匪多年,朝廷可以放纵他,可他要是勾结妖魔,他绝活不到今日。”
  苦心禅师怒喝道。
  千米楚江自然滋生了不少水妖,但都是些不成气候的。鬼头刀洪刚和朝廷也曾暗中有过合作,将水妖斩杀。所以洪刚对这次和王璞,以及六扇门合作没有抵触。
  那是两者之间以往也有合作斩杀妖魔的例子。
  王璞脸色有些不好看,想了想话没说出口,叹息一声,手里的长剑猛然脱鞘,径直朝着苦心禅师刺去。
  他这一剑速度极快,只见一抹剑光闪过。
  以有心算无心。
  眨眼之间,苦心禅师胸口处出现一朵血梅,迅速绽放。
  “想不到王公子剑法竟然如此精湛。”怜花公子眼睛一缩,玉脸有着些微震惊,他曾刻意观察过王璞的手指,并没有老茧,那意味着他不是长时间用剑。
  王璞摇摇头,看向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虎精,冷声道:“还是解决了这只虎精,断不可让它再为害。”
  仅是一瞬之间,没了洪刚、苦心禅师以及他们的牵制,剩余的二十多名江湖客也被虎精撕杀一净,可以说来时的三百八十四人,现在仅剩他们二人。
  虽是有心算无心,但王璞还是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刺进了他的心里,不断搅动。
  这些人,很多都是无辜的。
  他利用戴南星曾经遗留的钱财,大肆招募江湖好手,这其中也混进了不少鱼目混珠的百姓。
  杀掉刀尖上逃命的江湖客,他心里顶多有些过意不去,可对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他还是于心不忍。
  “贪财死命本是天理,他们拿了银子,就要有死的觉悟,我能怎么做?”他心里不断呐喊,将心底里的那丝最后不忍彻底抛弃。
  棋子没有慈悲的理由。
  “嗯,杀了这只虎......”怜花公子刚点了点头,就神色忽变,脚步一踏,飞速向虎精掠去,忙道:“不好,这虎精吃了太多的血食,就快要突破脱胎境,到达凝窍之境,倒时你我二人再想对付可就难了。”
  见到飞奔而来的怜花公子,虎精猩红的瞳孔有些消退,露出一丝不屑,它抖了抖虎躯,刚才被那些江湖客砍伤的伤口瞬间重新痊愈,皮毛像是刚刚生长出来的一样,那白额上的王字虎纹更加清晰了一些。
  它已经打通了阴阳二窍,最后一丝法力也充盈到了丹田。
  现在只需再次开辟一处穴道就可晋级到凝窍境,虎精将第一处穴窍放到了脊椎的腰阳关穴,这是脊椎正中靠后的穴道,只需打通这里,它的筋骨就会更加强劲,法力更会飙升一倍不止。
  可就在这时,虎精突然感觉到体内的五脏六腑似乎正在移位,丹田稳定的法力激荡不定,冲击腰阳关穴的法力立刻就显出后劲不足的趋势。
  冲击失败!
  虎精七窍猛地流出鲜血,光滑的皮毛绽裂出几十道血痕。
  “为什么?为什么?”它疯狂的嘶吼,山林颤抖,无数山鸟野兽从林中奔跑,像是世界末日一般。
  趁虎病,要虎命!
  王璞眼尖手快,见状也不留手,丹田内的法力一股脑涌出,直斩虎精脖颈。
  匹连剑光恍若星汉般耀眼。
  他本是脱胎境修为,法力虽比不上虎精,可他修炼的是最具杀伐的云霄千夺剑经,乃是剑修法门,法力凌厉万分,化作寸寸剑气,顺着剑脊直下,像是染了一道白光。
  喀嚓!
  虎精怒目圆瞪,头颅掉地。
  片刻后,一只仅有数尺大小的虎精阴魂从头颅中钻了出来,它惊慌失措想要逃跑。
  然而王璞又岂会放过如此好机会。
  衣袖一挥摄拿到了手里,转而送到了莲花空间。
  脱胎境的阴魂甚至不如鬼物,最是孱弱不堪,若是没有保护措施,比如命香、还阳丹,脱离肉体后就会逐渐消亡。更别说肉体一死,有若无根之萍,很快没有支撑渐渐枯死。
  “想不到王公子不仅学了武道,也会仙术。”怜花公子不知从那摸出来的寸金折扇,轻摇扇子笑道。
  王璞眼睛一闪,略有思索,看来封燕并未告诉她表妹他的具体情况。
  想来也是,以他现在的状态,封燕与他同生共死,若是泄露了消息,难免被有心人针对。
  他微微一笑,不做解答,低头将虎精的肉体最精华的部分一拿,然后用包裹一包,扔到马背上,就准备回到岳安城找人为这群江湖客收尸。
  此次算是完美完成了计划。
  剩余的事情就看戴南星和其曾经党羽,为他扯皮。
  有时候,功劳大小仅是奏折上的一字之差,这点那些官僚最是熟悉。
  “救救......救救.....我.....”
  在血泊中,横七竖八的尸体中伸出一只染血的手掌,一个黝黑少年推开压在他身体上的尸体,露出了半个身躯。
  怜花公子眸子里露出一丝杀意,素手从腰侧摸出一片花瓣,正欲扔出去时,却被王璞拉住手臂,制止了她下一步的动作。
  “为什么?”怜花公子皱眉道。
  王璞若有所思般的看了一眼黝黑少年,他急着这是第一波挑战虎精的江湖客,直接被虎精用法力一吼,七窍渗血暴毙而亡。
  想不到活了下来。
  他走到黝黑少年身边,使用灵觉察觉了一下黝黑少年的状态。
  若是七窍完好,那也只能杀了了事。
  可等王璞查探后,他轻叹一声,“这家伙耳膜被虎精震碎,虽然活了下来,却是个聋子,咱们倒也不必杀他。”
  或许.....黝黑少年就是他对此役仅存的一丝善念。
  怜花公子莞尔一笑,“王公子有此好心肠,实属难得,我也不能坏人好事。既然他之前在尸体底下,看不到画面,又是个聋子,留他一命也没什么。”
  说罢,怜花公子翻身上了一匹白马,随手撒下万千花瓣,将一些还在垂死之际的江湖客直接断命,然后才离开此地。
  王璞摇了摇头,并未阻止。他扶着黝黑少年起来,一看便知这家伙是个鱼目混珠的百姓,他也生起恻隐之心,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黝黑少年眨了眨眼,眼前一片血雾,等到好一会才重新清晰,但是比以往模糊了不少。他看到了这个王少侠张着嘴巴,却不知道他在说着什么。
  “我聋了?”沈三脑海一片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