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52章 再开两窍

  稍过一会,沈三才平复了心境,虽不知道王璞在说什么,但他张嘴道:“小的叫沈三,是北城永佳巷的住户。多谢王少侠的救命之恩,那只大虎呢?那只大虎呢?”
  他猛然想起身长三丈,有如擎天巨柱的虎精,脸露惊恐。
  王璞移身,指着已经解刨不成样子的虎尸,比划道:“这只老虎已经被我们杀死了,可是.....”
  王璞眼睛渐渐红了,似乎有些悲伤,“老虎是死了,可是和我们一同来的同伴都死了,这是我的错,我没想到这只虎精竟然如此厉害......”
  沈三也一脸悲痛,在死尸堆里翻找了一阵,找到了候蛋子的尸体,捧着候蛋子的脑袋大喊大叫,这是他在江湖客里遇到的第一个朋友,想不到也死了。
  耳边静籁一片,只有满眼的血色。
  沈三疯狂的刨着坑,很快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仅能容纳尸体的浅浅土坑,他不顾手指上的血伤,小心翼翼的将候蛋子的尸体放了进来,然后盖上了土。
  他朝着尸体磕了三个响头,低声喊道:“侯兄,你放心的去吧,从此之后你的老母,你的妻儿,我会用心赡养,只要我沈三有一口吃的,绝不会让他们饿死!”
  说罢,沈三呜咽几声,朝着王璞的方向走了几步,噗的一下跪在地上。
  “沈三多谢王少侠救命之恩,只是......此身已是残废之躯,不然当为奴为仆,报答王少侠。”
  王璞沉吟一会,看着满面泪痕和血迹的沈三,叹了口气,比划道:“你既然是因打虎受伤,也算有功之人,从此就跟在我身边。”
  沈三连忙拜谢。
  不过王璞却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自从步入脱胎境后,不知是修习了天鬼法门还是它故,他的记忆力大增。
  沈三.....刚刚抱得并不是候蛋子的尸体。
  。。。。。。
  深夜,金樽楼后院。
  在偏左的一间厢房内里,素白屏风上倒映着灯焰。
  王璞盘坐在床榻之上,暗自沉吟,“昨日我和戴南星设计让三百多名江湖客送命,成就了我的声名。想前世那武松在景阳冈只不过打死一只老虎,就得封都头。现在我杀死虎精,功劳独揽,到玉京后,携裹民望,皇帝顾忌于此,应不会轻易对我下手。
  只不过.....戴南星实在太过老谋深算。”
  “罢了,罢了,还是先吞了这虎精的阴魂,看能否让我实力再次增长。”
  王璞伸手在胸膛处的莲花胎记一按,就将一只迷你小虎从内里拿了出来。
  迷你小虎约若婴儿拳头大小,正是压缩至纯的虎精精元,只是看起来有些浑浑噩噩,像是失去了灵智,不复刚刚从虎精脑袋里逃脱出来的活灵活现。
  但王璞并未惊讶,想这虎精是山林野修,哪里懂得阴魂修持法门。再加上阴魂失去肉体,有如离根绿植,没有魂力滋养,就会渐渐削弱。
  另外在他刻意压制之下,虎精阴魂能有灵智才是咄咄怪事。
  王璞嘴巴一张,将虎精阴魂送入口腔,顺着经脉到了眉心祖窍。
  深居幽暗空间的天鬼阴魂一看到虎精阴魂,猩红的双瞳露出渴望之色,在得到王璞许可后,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将虎精阴魂一吞,由混沌一团的胃部不断蠕动,逐渐碾碎化作精纯的魂力。
  “这股魂力竟然比水莽鬼还要庞大十倍,不愧是即将突破到凝窍境的虎精。”
  修道之士通过练气,以气养魂,魂魄逐渐强大,到了高深处,就可受过雷劫,蜕掉肉体,羽化升仙。这是的阴魂相当于肉体,强大无比,已经不受风火雷电所扰,亦不受寿命桎梏。
  不过王璞并未太过震惊,他早先以凡魂冒险吞吃了老乞丐的阴魂,想那老乞丐是凝窍修士,这才能借助那股庞大的精元一举开辟灵台穴,诞生先天性光,踏入脱胎境界。
  “借助如此精纯的魂力,我也可再开辟天鬼阴魂的两窍!”
  他最早开辟了目窍,能晓人心、窥善恶。
  其看似能力不显,实际对王璞作用多多。上次在城隍庙里,他率先察觉到澜衫书生,即是敬山公的异样,就是天鬼阴魂目窍察觉到的一丝端疑。
  休看这一丝端疑不算什么,但往往在关键时刻,就能救自己一命。
  至于敬山公作为伥鬼的下场,王璞不用想就明白,虎精身死道消,作为伥鬼也是一同死去,除非有能力挣脱其控制,不过他在杀死虎精时并未看见敬山公,想来也是一同死了。
  而这另外两窍,王璞内心也早有了决断。
  那就是耳窍和舌窍!
  他过了今夜,就要和戴南星一同前往玉京。玉京神力密布,神通道法到了玉京统统失效,那里的神灵可不是敬山公一个小小的城隍神能比的。
  耳窍可以闻五音,察四境。对他今后的行事再方便不过。
  鼻窍,能嗅香。引灵机。对他的修行有所助益。
  之前在蓟北城采摘的水莽草,以及从镇北侯府拿的灵药,王璞现在身上所剩寥寥无几。今后的修行进境势必将会落入缓慢,兴许多日未有突破。
  而凝结鼻窍可以聚拢灵力,将修行加快。
  想到这里,王璞也不再犹豫,引动天鬼阴魂胃部里的精纯魂力,朝着天鬼面部凝聚而去,先是凝结双耳。只见原本虚幻如狼耳的耳朵隐隐有真实之感,在耳部轮廓上甚至拓印了一丝金线。
  金线不断颤抖,四面八方的声音不断汇聚到耳腔里面。
  “今天总共有一百四十五桌,收一百三十五两六钱四厘。”啪嗒啪嗒的算盘声打过,“原材料支出是四十五两,苏厨一天的工钱是三钱银子,另外两名厨子是一钱半,小儿是五十文钱,总共有......”
  这是金樽楼吴掌柜在账房算账。
  王璞轻‘嗯’一声,继续听取外边的声音。
  “钱财主的金硫五液杯上家出了四百两银子让我们偷出来,听说此杯神异无比,夜晚放出五彩毫芒,清水入杯,喝去却是琼浆玉液,你我兄弟,要不直接做了钱财主,吃了上家吃......”
  这是小偷商议偷东西。
  王璞摇摇头,自从官府贴出招募打虎英雄的公文,这些三道九流的人物都涌进了岳安城。想来这两个小偷也是其中一股,至于那个钱财主关他何事。
  将这股掐断,不再听取。
  “用劲,用点劲,在快点,白天干啥子了,今天这么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