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46章 积望 二

  戴南星充满笑容的老脸一僵,捋着胡须的手停在半空,煞是尴尬,哼道:“不当与竖子为谋。”
  说完就想着脑海里的几篇儒家经典文章,悠然自得的低声默诵了起来。
  诵读声伴随着鸡鸣。
  一行人缓缓驶进周安镇,直朝岳安城奔去。
  。。。。。。
  岳安城临近千米楚江,往来艨艟楼船多不胜数,如过江之鲫。每日在码头上下苦力的役夫也有三四千人,整个城内人潮如涌,这里是玉京的第一站,也是大魏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鲤鱼吹浪江波白,霜落洞庭飞木叶。
  岸潮浪涌,吹拂起一阵鱼腥味。
  役夫沈三咬着牙从停在码头上的楼船往下卸货,沉重的麻袋将他黝黑赤裸的肩背磨出几道深印,他一脚一脚往下亦步亦趋的走向仓库。
  在他的前方也有不少役夫,他们的背早就磨出了一层茧子。
  有的甚至背着三袋、四袋。
  一船从翊州运来的香料,不到半个时辰就被数十名役夫卸货完毕。
  胖乎乎的刘家商行管事提着两吊钱,麻利的打着算盘,眼也不抬,等役夫报了姓名后就将铜钱熟练的从麻绳上扒拉下来,分文不少,分文也不多。
  待到沈三的时候,胖管事提起头,皱眉道:“仅有五袋,最多给你两文钱,不能再多了。”
  码头上有行价,两麻袋一文钱。
  五麻袋是五文半,但谁也没半文钱,总不能多给。
  沈三丧着脸,他在家里排行老大,最近父母新丧,家里哪怕置办的柳棺再薄,打的墓穴再浅,剩下的钱财也是寥寥无几。
  可在他下面还有三个弟兄,一个妹子。
  长兄如父。
  最容易营生的就是到码头搬卸货物,然而初来乍到,他力气再大,一次只能搬动一袋。再多就得日积月累的磨练,等肩上生出一层厚厚的茧子,腰背弯得更深时,这才能多背几袋。
  “多谢管事。”沈三接过铜钱,连忙躬身道谢,心里却盘算道:“八妹年岁也算不小了,改明请六叔伯介绍一个富户送去当做丫鬟,四弟、五弟脑子粗苯,今后也抵不过是个庄稼汉,也一同送去当下人。
  六弟脑子还算不错,去年娘买糖葫芦还懂得骗来独自吃了三个,等八妹卖身的钱拿到后就送六弟上学堂,咬着牙供给他一个,也不算我这当大哥的辱没了爹娘的在下之灵。”
  这时,与沈三同乡的一个役夫忍不住帮声道:“李大管事,这娃子父母刚走,下面还有几个喂食的弟弟妹妹,能不能通融通融?”
  “通融?”胖管事的将算盘一颠,声音有些尖利,冷笑道:“给你们通融了,谁给我通融,我吃的是刘家商行的饭,自然要替他们省钱,这一文钱说什么也不会给。”
  话音刚落,同行的役夫声音便有些嘈杂,议论纷纷,但也没有哪个真敢上前争执。
  “不过......”胖管事如公鸭般拉长了嗓音,然后从褡裢里摸出一把铜钱甩给沈三,扔到了沈三的脸上。
  铜钱落到桐木地板,啪嗒作响,大概有十七八枚。
  “这算我自个心善,送给你小子的,只是......今后这码头你不用来了。”
  刚听到前面一句话,沈三面露喜色,可听到后半句话,他脸色微变,卖这把力气是他唯一的活头了,舍了这活计,他今后可怎么活下去,六弟的束脩该怎么办。
  自家八妹是个黄毛丫头,瘦不拉几的,能卖出个什么好价格。
  “李大管事,你看这......”
  在役夫里颇有声望的几个头领有些忍不住了,纷纷准备劝胖管事。
  “谁敢开口。就和这个沈三一样的下场。”胖管事冷哼一声,居高临下的走到沈三身前,看这沈三蹲在地上捡拾散落的铜钱,心里闪过几分不忍。
  留在的码头上的役夫听到李大管事这么说,互相看了看,摇摇头提着短衣走开了。
  码头朝里有家面馆,价格实惠,盐味重。
  饿了一晌午,可不能亏待了自己。
  至于......沈三。
  抱歉,他们还不至于为了一个陌生人和李大管事过不去。
  李大管事胖乎乎的脸颊露出几分笑意,低声说道:“沈家小子,想要养活自家兄弟,凭借苦力赚得钱根本不够,我给你介绍一个差事,保管比这个报酬高多了。”
  “什么差事?”沈三深深吸了一口气,满眼期待。
  他蹲在地上,手里紧紧攥着捡来的铜钱,唯恐李大管事再抢了回去。
  沈三曾在私塾旁偷听过夫子讲学,知道了些许做事为人的道理。
  商行有商行的规矩。
  李大管事管事决不能在账上多划拉一文给沈三,哪怕这一文对于商行不算什么,但就是不能。不然就是相当于坏了他自家的名头,以后哪个商行谁还敢雇佣他看管账务!
  若李大管事真的是个面黑心冷的家伙,决计不会给他扔铜钱了。
  脸面值几个钱!?
  至少对于沈三来说,这脸面不值钱,要是每天有铜钱能扔在他脸上,他做梦估计都会笑醒。
  “打虎!”李大管事沉声道。
  “打虎?”沈三脸露不解。
  “是,打虎!”李大管事管事点了点头,郑重道:“最近周庄镇出现了一只大虫,闹得人心惶惶,听说已经伤了十几人的性命,这大虫我听说已经修炼成精了,现在官府昭告公文,贴的满墙都是,说要招募好汉去打虎,一人至少是这个数。”
  他右掌伸出三个指头。
  “三两?”沈三有些激动道。
  这价格着实不算低了。
  “三两,这是糊弄鬼呢。”李大管事管事嘿嘿笑了数声,说道:“是三十两雪花银,要是你再有点武功,估计价钱会更高些。听说已经集聚了数十名江湖好汉,有怜花公子、苦心禅师、鬼头刀洪刚这三位一流高手,另外玉京方面也派遣了十数名六扇门捕头。”
  “可这杀虎......是会死人的。”沈三有些犹豫道。
  李大管事朝外走了几步,双手捅在袖子里,脸色转冷道:“就是因为它是死人的勾当,我才告诉你!不然你还真以为这世间有不凭本事就能捡钱的差事?
  别说你,我都不信。
  我苦苦在郑秀才门下学习了三年术算,这才算出师。然后又经历五年的熬练,这才从一个小小的学徒做到了管事的地位。
  月钱三两五钱八厘。
  你要是有本事,能不能介绍一个不需要本事的差事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