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53章 夜听

  “白天你使唤我擦东擦西,脚没个停歇的,送了芙蓉糕,又要到厨房去送烧鹅。”一个汉子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道。
  女人哼哼了几声,不满道:“我要不这么做,能瞒过那个死鬼,话说坐在秋叶园东厢的那个公子哥我就觉得不错,要是换他肯定比你厉害。”
  汉子呸了一声,“谁能看上你这个骚货?那些公子哥喜欢的是大家闺女,哪能看上你个抛头露面的腌臜婆娘。”
  “指不定。”女人娇媚笑了笑,“有些看着一表人才的少年郎偏爱半老徐娘,指不定奴奴就是那个公子哥喜欢的类型。”
  听到这里,王璞面色有些古怪。
  他貌似住的小院就叫秋叶园,房间也是东厢。
  说话女人的声音他也识得,就是吴掌柜的夫人。而那个汉子则是小二,姓赵。他在金樽楼的时候也暗自奇怪,这吴掌柜夫人对下苛刻至极,尤其对赵小二更是严重。想不到,竟然有如此关系。
  可听到后面,他脸色微变。
  “那个公子哥不知比王少侠如何?看起来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女人又道。
  汉子骂骂咧咧道:“和我干事的时候想着别的男人,你这是不把我放到眼里!”
  话音掐断。
  王璞神色一动,将剩余魂力先是凝聚为天鬼阴魂的鼻窍,然后起身下床。
  他这一段时间住在秋叶园也有不少时候,因为要邀请江湖好手除杀虎精,所以一直早出晚归,却是不知道自己身边竟然住着另一人,而且听吴掌柜夫人说,这少年郎比他还俊几分?
  “这金樽楼算是岳安城最豪华的酒楼,秋叶园一天所需三钱银子,不是平常人能租借起的,哪怕是看守戴南星的赵默、柳似二人我都不太忍心让其租用。
  这少年郎家资定然不凡,或是与六扇门二档头、戴南星有所牵连?”
  王璞想到这里,念头一动,天鬼阴魂从眉心祖窍钻出,攀檐附梁,化作一黑漆漆的野猫,呜叫了一声,就从窗户跳出,上了屋脊,到了自己旁边的厢房。
  。。。。。。
  东边厢房,与王璞房间布置差不多。
  房门正对的是一副字画,左边放置的是一套红木打造的上好桌椅,右边用屏风阻隔,里面是锦绣床榻。在房间里面,多用花卉点缀。
  野猫挂在廊下梁上,朝着房间里面看了一看。
  厢房空荡荡的,不过引起王璞注意的是,绣被摊开,里面塞着一个半人高的珐琅瓷瓶。
  若不细看,就会以为主人已经就寝。
  “没人?不对,现在已经是一更天,夜深人静,他不在房间里面,四处乱跑干什么。”王璞此时凭借天鬼阴魂,轻而易举可以看出被子里面有无活人气息。
  要是正常人,哪会乱跑。
  本来王璞只是好奇,现在则是想要探个究竟。
  野猫在廊下房梁上并没有挂多长时间,大约半柱香左右,有一穿着夜行衣蒙着面的男子从墙外翻进秋叶园中,他四处看了看,迅疾的溜进了屋内。
  “是谁?兄台别装了,在下已经看到你了,想不到啊,我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黑衣男子戏谑一笑,放下了肩上的包裹,一双眸子不断四处扫着。
  王璞对此嗤之以鼻,要是江湖经验太浅可能就是黑衣男子试探出了踪迹。
  可他心思玲珑,在侯府里就曾用过与此类似的法子,来判断是否有人溜进自己房间,监视自己。毕竟在这个妖魔显迹的世界里,往窗缝门缝里塞头发,设置暗招什么都不顶用。
  黑衣男子见无人回应松了口气,趴在八仙桌下面,偷偷的放了一件东西,就脱去夜行服,换做便装,上了床榻睡觉。
  他的脸孔王璞看了一眼,确实如吴掌柜夫人所说,很是俊朗,一表人才。
  不是如怜花公子那般男生女相。
  待过了半刻钟后。
  黑衣男子打起轻微的呼噜,看样子已经深睡。
  “看他的筋骨,是练过武道的,如此年龄,应是暗劲层次,可我也不好入室窃取他藏在桌下的东西。”
  王璞不清楚黑衣男子藏在桌下的东西,想着明天就启程前往玉京,所以不欲再生麻烦,谁知道这个长得如此好看的男子背后站着什么人。
  要是价值不大的东西,就是窃取又有什么意义。
  他还是有些道德底线的。
  暗劲武者眼里的好东西对于他来说着实算不上什么。
  想及此,黑猫再次顺着房梁爬回房间,化作天鬼阴魂,钻到了他的眉心祖窍。
  趁着离天明还有些时候,王璞五心朝元,手里攥着一根半根水莽草和一根百年地灵草,开始吸取其中灵力,不断打熬顺着经脉化作法力。
  法力渐渐一丝丝的缓缓增加。
  经过数个时辰的转化,王璞再次得到了半缕法力,也即是十八丝法力。
  现在的他,已经有了三十五缕多法力,仅差一步就到脱胎境中期。
  “现在的我修习仙道,对我实力增益不大,听闻在玉京里面,仙道也会受到压制,却是不如武道。
  青阳劲是青羊宫的外门武道功法,无比契合于我,我取虎精心头精血再混合了十数株上好药材,练为药浴,已经将身躯潜力提升到最大,只差那丝势就可突破化一境界。”
  王璞将手中灵药一收,转而皱眉想道。
  内壮顾名思义不断以内力熬练身体,将身体潜力发挥到极致,虽比不上外练功法,但胜在身体坚韧,雄浑有力。比如普通人可举起一百五十斤的东西,到达内壮后,不动用内力,仅凭自身潜力,就能举起五百斤东西。
  当然,内壮若是自身气力和内力结合,最厉害者可举一千三百五十六斤。
  王璞不同于寻常武者,身躯早被玉泓子以灵力滋养了十几年,而且吞吃数个阴魂,得到天鬼反哺精元,肉体潜力早已经完全开发,根本轮不到用内力熬练。
  “青阳劲是凝聚煌煌青阳之势,若大成内力有若烈日,灼热雄浑深厚,世间少有能比。听闻青羊宫的修仙功法却是不同,其门派功法最重平和,莫非这其中另有门道?”
  王璞暗中思索,他突破化一境有两个选择,一是选择青阳劲,凝聚煌煌青阳之势,二是凝聚剑势。
  云霄千夺剑经并未提及剑势如何凝聚,因为剑势再凝聚也比不上修仙者的剑胎,万千法力化作剑气,一动万物寂!
  但一法通则万法通。
  剑气性质极其类似剑势,或者说剑势是模仿剑气。本来武道就是仙道的另一旁门,但剑势相比剑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另有其优势,这点是剑气比不上的。
  “青阳劲再好,也是青羊宫的功法,我若想不受制于人,必须有所突破,何不如.....两势并凝,烈阳如剑,煌煌不可破!”王璞眼里迸射出一道精光。
  武道为仙道旁门,他有仙道修为,就是武道失败又有何妨?
  既然如此,何尝不一试。
  他拿出藏在莲花空间,从云霄仙府取得的黄纸符,里面封印着一位剑魔的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