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1章 遨游

  只见王璞眉心刹那间绽裂,幽深的孔洞里扒拉出两条如镰刀般的臂膀,从里钻出了一独角恶鬼,凶神恶煞,由黄豆大小倏而变为成人大小,端得神异无比。
  而那独角恶鬼的赤瞳双目放出道道神光,细看时仿佛其中有一幽深之境,让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好个恶鬼,竟敢趁本姑娘不注意,抢了王道友的肉身!”封燕神色一凛,红唇吐出腻人香风,这香风乃是狐族的看家绝学,能迷惑人的神智。甚至有狐妖得此神通之助,下山迷惑人王,惑乱江山。
  古时代的九尾狐乃是神兽,下嫁于人族大禹,帮助治理灭世洪水。可到今日,狐妖人人喊打,也是王璞对此并不在意,不怕封燕迷了心智,其余的道人也少有与狐族为伍。
  涉及王璞的肉身,封燕不敢用法术伤害,只能用幻术迷惑独角恶鬼,将其从王璞身躯驱赶出去。
  腻人香风袭来,独角恶鬼也不言语,嘴角勾起弧度,赤瞳双目一转,绽放出一道红芒,令人心悸。红芒将香风一分为二,很是轻松,余势不减,如利箭一样朝着封燕射去。
  封燕脸色微变,显出部分狐相,叫了一声,才将这红芒堪堪化解。
  “好个凶煞的恶鬼,看来只有使出看家本领了。”封燕正欲将全部身体化作狐相,如此一来,她才能发挥全部本事,想这恶鬼再以此方法对付也是不行。
  妖类虽化作人身,但最强实力还是本相。
  “封道友勿惊!”独角恶鬼拱了拱手,刹那间化作了王璞的样子,只不过却是身着朴素道袍,看起来丰神俊逸,正是王璞回忆孤鸿子的模样。
  老乞丐的师父孤鸿子,正是他心慕之人。
  逍遥天地间,朝游北海暮苍梧。
  阴魂只是幻相,包括衣服,他想化为如此时肉躯的锦衣玉服,或者道袍都是可以。
  “此不过是贫道皮相,些许伎俩而已。”王璞微微一笑,打了个稽首。他将自称改为了贫道,在他看来,他终究是访仙道之人,世俗权贵皆可弃之。
  如今为侯府五世子,不过是权宜之计。
  封燕颦起柳眉,并未放松警惕,她试探道:“王道友曾向奴家写过情诗表明心迹,不知汝可会念否?”
  “左幼犬,右大瓜,可杀否?”王璞摇了摇头,感慨道:“封道友若是以此为情诗,想来会伤心的,止不过一二戏言而已。”
  “哼哼!戏言。”封燕轻咬朱唇,白了王璞一眼。
  现在她确定刚才那独角恶鬼就是王璞本人是了,这般惯会讽刺的话除了那个五世子别无他人。而且当日这世子可没想着将此字谜当做戏言,是准备当真照办的。
  要不是她机警,现如今恐怕已经成了冤狐狸了。
  “这功法封道友也有所见,是贫道给封道友的骨玉残片,是其中所载功法。”王璞解释一番后,又说道:“贫道现在这幅阴魂之躯却不能久离肉躯,还请封道友帮贫道将怀里的还阳丹拿出含在舌底,另外在床榻底下藏有命香,也帮贫道点燃了。”
  封燕双眉一挑,“王道友是欲以阴魂远行。”
  王璞颔首,不做更多解释。
  见王璞不欲直言,封燕也别无他法,细细一想,那日所见的功法与现在这般状态真有点相似。她只能照着王璞所说的,点燃命香,在王璞舌底下塞入还阳丹。
  这命香有安稳魂魄妙用,更重要的是能为远离肉躯的阴魂提供一个坐标,以便归回。而还阳丹用三十八种奇珍异材炼制而成,舌底津液慢慢润湿,有维持肉身不腐效用。
  凡间多有王侯将相死后以还阳丹塞棺椁,保证死后肉体不会腐败。
  “还请道友载我一程。”王璞并拢右手双指,点在封燕眉心之上,然后提起道袍拱手道:“此次就全靠封道友之助了。”
  封燕吸了一口气,也还礼道:“大道多艰,你我互佐之。”
  说完,她一甩衣袖,将王璞的阴魂收入其中,然后脚底生出一约丈许长的红色锦缎,脚尖一点踏在锦绣顶端,化作一红色残影,直向西南方向而去。
  。。。。。。
  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封燕脚底踩着的锦缎虽是低级法器,仅有五道地煞禁制,不如诗文中的大鹏远矣,却也能遨游天地。短短几息之间,就已经到了蓟北城之外,着实羡煞了王璞。
  脱胎之境并没有飞行之能,只能借助法器遨游苍冥,一饱眼福。
  想他堂堂镇北侯世子,自从修炼到脱胎境后,到现在一件法器也没有。
  当然也有他修炼时间太短,不足半月。
  侯府有不少神兵利器,可大多都是凡器,其中并未铭刻禁制。若说镇北侯府里没有法器,王璞是不信的,肯定是镇北侯另有宝库,藏有法器。
  “希望那洞府能有法器。”王璞心里期许道。
  他将肉身遗留在蓟北城之中,就是为了迷惑监视他的探子,想来以他的身份还劳驾不了一名修士监视。而一般的武道高手对上修士战力未必不差,但眼光就差得远了。
  半刻钟过后。
  封燕沉沉呼了一口气,将王璞的阴魂从袖中放了出来,说道:“王道友可是这里?这荒山看起来仅是景色秀丽些,灵气却差不了不少,能有什么天材地宝?”
  王璞仔细观看眼前景象。
  他现在所处在半山腰之上,堪堪俯揽一山之景。
  此山风景秀丽,树木丛生,在其顶端有一天池,池深数丈,幽不见底,浮面有水汽环绕,应是一温泉。池畔则是围着数十大小不一的黝黑磐石,旁侧的树林夹杂着一二蜿蜒小道,想来是游人到此游玩的上山路径。
  林中有野兽啾啾,百鸟鸣叫,一副生机勃勃之像。
  而在此山另一旁,则是王璞熟悉的西峰岭。
  “封道友且随贫道到山顶一游,就可见真知。”王璞微微一笑,也不解说。
  封燕瞪了王璞一眼,到了现在还卖关子。
  “好好好......奴家倒要看看,有什么宝贝值得你侯府世子垂涎。”她憋着气,用足法力催发锦缎法器,呼一下的就到了天池池畔,险些就跌落到了池水中央。
  王璞到了黝黑石块垒砌的池畔后,左看看右看看,寻找记忆中的景象。
  忽看到一嶙峋怪石,就猛然向里一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