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50章 惨烈

  几十名江湖好手听到砍一刀就赏一百两银子,眼都红了,挥舞着刀剑朝着虎精砍去,可还未临近虎精的时候,就被虎精站在原地一吼震得七窍流血,瞬间暴毙。
  如磨盘大小的虎爪轻轻一扣,就是三两人倒飞出去。
  眨眼之间,二十多人死去。
  剩余的江湖客见到此情此景,心里发憷,但都还是没有退却,四散开来,等着十七名一流内壮高手出手。
  “洪兄,大师,怜花公子,这时到你们出场了,虎精虽然凶猛,但伤它却是不难,我们有这么多的好手在此,只要众志成城,虎精不算什么。”
  王璞昧着良心说道。
  他修习天鬼大法,已经开辟了眼窍,灵觉虽没蜕变为灵识,可比寻常脱胎境修士强出不少。此时的虎精明显是脱胎境顶峰,开了阴阳二窍,只差一丝就能晋级凝窍境的存在。
  鬼头刀洪刚咬了咬牙,财帛动人心,何况清濛丹这种突破到化一境界的宝丹。
  他和身边的数名捕头互相看了一眼,就施展轻功飞快掠到虎精身旁,待虎精想要以爪击杀时,就猛地一个躲身,朝着下三路攻去。
  生死之间,哪会讲什么仁义道德。
  苦心禅师念了声佛号,就一跃而起,百二斤重的镔铁禅杖直击虎精头颅,打算以硬碰硬。
  佛门多修外功,苦心禅师显然也属于此列,他体表浮现一层淡薄金光,看起来极为坚韧,挥舞镔铁禅杖十分轻松。
  怜花公子似笑非笑的看了王璞一眼,脚尖轻点,一甩袖就是数十朵粉色花瓣。这粉色花瓣速度极快,是一种高明暗器,绝不是寻常花瓣,而是用特制精钢打制。
  剩余的捕快也是各施手段,齐齐朝着虎精围攻而来。
  眼见这十六人攻来,虎精怒吼一声,铁鞭先是一甩就将鬼头刀洪刚的金环刀打偏,面对苦心禅师的禅杖它不躲不避,直接硬抗。
  这时三四片花瓣袭来,虎精紧闭双眸。
  铛铛!
  有如打在铁块上一般,这花瓣暗器竟然对虎精丝毫未伤。
  苦心禅师散着金色光芒的双掌用力压向镔铁禅杖,与虎精陷入了对峙状态,一瞬间,这镔铁禅杖骤然弯曲,呼哧一下就从虎精头颅上反弹而去,镔铁禅杖借着惯性打在苦心禅师的胸腹。
  噗!
  苦心禅师一连倒退十数步,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骇然失色。
  他们三人尽施手段。竟然对这虎精分寸未伤。
  而十三名捕头也寸功未建,反被虎精咬死了三人,其他人脸色微变,但也没敢退出战场。和鬼头刀洪刚三人不同,他们乃是六扇门的捕头,守土有责,不容这妖孽放肆。
  洪刚一抹嘴角渗出的血丝,退到一旁,压低着声音道:“王少侠,这虎精实在太过凶猛,依我看,咱们先佯攻,让手底下的人消耗它的精力,再一举击杀。”
  王璞稍微犹豫了一会,道:“咱们手底下的人境界太低,对这虎精......”
  “没事!”洪刚不屑的转头看了一眼畏畏缩缩的数百名江湖客,狰狞笑道:“像这等货色,岳安城随处都可以找到,况且咱们的性命值钱,总不能高手冲在前面,让小的捡便宜的道理,再说.....王少侠,慈不掌兵,虎精凶猛,这是不得以而为之啊!”
  苦心禅师摇摇头,念道:“阿弥陀佛,杀孽啊,杀孽!”
  却也没反对。
  就在此刻,又有两名捕头负伤倒在地上,被虎精一爪拍成稀巴烂。
  十三名捕头虽和鬼头刀洪刚等三人的境界相当,但不如这些老江湖的浸淫之深,经验不够丰富。
  死伤是在所难免的。
  怜花公子射出数片花瓣,牵引着虎精,见到王璞目光看来,轻微的点了点头。
  “好,既然洪兄这么说了,总没有咱们拼杀,他们捡功劳的道理。”王璞眼神转冷,和洪刚相视看了一眼,就退到数百名江湖客的外围,防止他们逃跑。
  一些个江湖客见到情况不妙,正欲逃跑,直接被鬼头刀洪刚摘了脑袋。
  他到底是横行楚江十数年的水匪,积威甚重,只是虎目一瞪,这些个胆小的就重新转回头,握着兵器朝着虎精叫喊的冲去。
  “兄弟们,杀死虎精是功在当下,利在千秋的壮举,在下承诺,死伤的兄弟奖励翻倍,而且这虎精死去的血肉也可送给诸位吃了,对内力少说也有精进。”
  王璞向前一步,唱着红脸,微笑道。
  众人见到王璞出来说话,一时心安不少,他们虽对王璞不甚熟悉,可王璞在岳安城的这十几天,行事那是得到众人赞许的,甚至有人还给王璞起了个‘小孟尝’的别号。
  对于现在的情况,他求之不得。
  本来还没有合适理由,让这些江湖客跑去和虎精拼杀。却没想到,洪刚比他更狠,更无情。
  “兄弟们随我冲!”鬼头刀洪刚见势,喊叫一声,就提着金环刀冲了过去,和三百多名的江湖客一起杀向虎精,但他行动颇有章法,看似前进,实则慢了众人一两步。
  看着是最凶狠的地方,实际上转眼之间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论实战经验,水匪里成长出来的洪刚绝对是数一数二。
  本来三百余名江湖客有逃跑的想法,可被洪刚凶残的一面一震,又被王璞的承诺冲昏头脑,就义无反顾的和虎精作战。
  杀着,杀着,渐渐眼都红了。
  他们本就是凶狠性子,见到死伤这么多兄弟,哪怕死了,也要咬下虎精一块肉!
  很快,三百余名江湖客死伤殆尽,仅剩二三十名,各个带伤,而十三名捕头也在对战虎精的途中,毒性发作,尽皆死在了虎精的爪子下面。
  相应的,虎精也遍体鳞伤,喘息不已。
  豆大的汗珠子混着血水不断啪嗒的滴在地面上,将绿草灼烧致死。
  鬼头刀洪刚喘着气,眼里透露着兴奋,但面上却十分悲痛,退到和王璞差不多距离时,喊道:“王少侠,该我们出手了,一举杀了这孽障,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断了一臂的苦心禅师和怜花公子一同点头,伴随着王璞的出剑,四人恍若流星一般迅疾朝着虎精杀去。
  可突然间,洪刚惊愕的转头,一摸脖颈,血流不止。
  他用力一拔,却是一片花瓣,直接从后割断了他脖子上的气管。
  “你......你们......是叛徒,我恨啊,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