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48章 江湖客

  金樽楼内,有些吵吵嚷嚷。
  “哥俩好啊,三匹马啊,四喜财啊、五魁首啊......”一个肌肉虬结,赤着上身的粗壮汉子一脚踏在桌子上,抱着一瓶上好的花雕酒,和同桌的几个汉子比划着划拳。
  “草他娘的,又输了。”一个同桌汉子骂骂咧咧,仰头拿起陶罐就往嘴里灌酒。
  一陶罐的酒水,撒在地上的能有一大半。
  要是换做自个买酒,当然不会这样,可今日是从甘州司南府来的王少侠请客。
  不喝白不喝!
  一楼、二楼满是闻声赶来打虎的江湖客,约有五六十桌,每桌都是爆满,菜盘上都又不少酒肉,虽比不得大户人家吃的精细,可酒肉是不缺的。
  酒喝多了,几个汉子脸红脖子粗,以往那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就翻出来数落。
  不到一多会竟有三五桌人开始打闹了起来。
  “姓严的,老子忍你很久了,五年前落花寨的四十三条人命是不是你做的?”一个络腮胡子愤愤然的摸出随身携带的金环大刀,跳在桌子上对另一个蓝袍中年文士骂道。
  蓝袍中年文士是江湖有名的好手寂烟客严复青,而络腮胡子也是有名的绿林好汉,一手夺命七十二斩使得炉火纯青,在楚江水匪中有着赫赫声名,给个面子的都称呼一声‘洪寨主。’
  落花寨正是洪寨主以前一个有着过命交情兄弟的寨子。
  寂烟客严复青也不言语,慢酌一杯水酒,待洪寨主提刀砍来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判官笔,在空中连点数下,极其迅猛,正对洪寨主的死穴。
  两人一躲一闪,一时之间鸡飞狗跳。
  一楼大堂内的江湖客顿时不满,骂道这两人扫了他们的兴致。
  桌椅被二人打断不少。
  眼看洪寨主有些支持不住了,在二楼飘下一个头发剃得精光,面容丑陋的武者,如洪寨主一样使着金环大刀,正是在金樽楼里有着威名的一流好手——鬼头刀洪刚!
  待他落下后,一楼大堂瞬间鸦雀无声。
  “欺负我堂弟,首先问过我这里。”洪刚阴鸷的眼神一扫在座众人。
  楚江水匪正是有着他为依靠,才在楚江肆虐多年。
  “阿弥陀佛,洪施主何须动怒?”金樽楼门口慢慢走近一个老和尚,禅衣简朴,两道善眉似喜似悲,握着一镔铁打造的禅杖。
  禅杖百二十斤,一起一降,地面震动不已。
  稍一会,又从窗外飞进一少年公子,面生女相,嘴角噙着笑意,在一空旷处找了张椅子自顾自做了下来,素手一甩,数十花瓣随手而出,深深印在梁柱之上。
  “怜花公子?”苦心禅师、鬼头刀洪刚眼睛猛地一缩,心里闪过忌惮。
  这时,一众江湖客也不在意寂烟客和洪寨主的恩怨情仇,转而羡艳的看着三名一流高手。
  “想不到你大名鼎鼎的怜花公子也来了,不知道你二位官府开了多少价格,一千两?三千两?还是什么灵丹妙药?”鬼头刀洪刚疑惑道。
  苦心禅师面色悲苦,怅然道:“王少侠开价一枚清濛丹,此丹可供老僧从内壮突破到化一境界,却是不得不来,算是犯了贪戒。”
  如果说内壮境界还能靠着苦熬慢慢修炼到,那么化一境界非机缘不可破。
  突破化一境,必须掌握势。
  这可以是刀势,也可以是剑势,千奇百怪的势都有。
  如果说之前的内力仿若滔滔江流,那么有了势后,就如同缚缰野马,比以往内力锋锐坚韧十倍不止。内力恒久不散,到这时候才勉强能和法力相抗。
  一滴水,可以水滴石穿。
  可奔腾的江河,却连磐石都冲不毁。
  内壮的内力离体可存五十息,可化一境界的内力离体可存半年之久。这也是许多武道人士受了暗伤后,迟迟不能痊愈。正是因为这内力存了势,只能由同辈之人化解。
  化一,有资格称呼一声武道宗师!
  鬼头刀洪刚将目光看向了怜花公子。
  怜花公子微微一笑,手捏一枚花瓣细细把玩,“本公子再有一二年就可突破到化一,却是不用这清濛丹。可如此天材地宝,失去了也是可惜之事。”
  听到前一句话苦心禅师和鬼头刀洪刚心里一松,可后半句话又让他们提心吊胆。
  “一枚丹药怎么分?”鬼头刀洪刚忍不住道,他事先并不知道有此丹药,之所来此,是因为官府开价三千两白银请动他来此除虎。
  想着除虎能壮大他的名号,而且虎精一身是宝,他也能分到不少好处。
  这才来到金樽楼。
  谁想请动苦心禅师的价格更高。
  千金易得,宝丹难求!
  就在三人有剑拔弩张之势时,二楼一间包厢大门轰的打开,从中走出了一剑眉星目的劲服少年。
  “三位不必担心,清濛丹在下虽只有一枚,但此清濛丹刚刚出炉不久,想必三位应该知道在下身后有可以炼制此丹的人物,只需凑足灵药自然可以开炉炼丹,不过......”
  王璞面露微笑,腰间挎剑,从二楼栏杆一跃而下,显示出极高的轻功水平。
  青阳劲本非凡俗功法,乃是青羊宫外门弟子修习武道所用。虽比不得正宗的修仙功法,但想想就知道,这功法绝对比凡俗里烂大街的功法强上不少。
  鬼头刀洪刚听闻此言,又看到王璞的本事,打消了从其手上夺取丹药的想法,拱手道:“阁下乃是戴公之徒,千里护送戴公返京向那皇帝老儿求个公道,天下闻名,品性自然让我等放心,只是......虎精只有一个,丹药仅有一枚,谁先谁后也是有说法的。”
  清濛丹这种宝丹,想要炼制决计不会轻松,而且看得见的和未来的,是谁都能捋个清楚。
  而且鬼头刀洪刚更是不看好王璞护送戴南星返京的行为。
  说的好听是重情重义。
  说的不好听就是恶了皇帝老子,还能给王璞好颜色看?恐怕刚进玉京就会下了天牢,所以能尽快拿到丹药,总比这人死后拿到丹药要好。
  “诸位谁斩杀虎精立的功劳大,在下自然拱手相让。”王璞眼底露出一丝冷意,面上却儒雅温和。
  笑话,这丹药是自己突破化一境的保证,又怎么会送给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江湖客。
  在场的所有江湖客,他根本没打算让他们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