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16章 收服

  再说这句话他完全就没有说过好吗?
  明明是狐妖自己臆想的。
  但......
  王璞却另有考虑,在狐狸脸即将砍下来的时候,他略一犹豫,就伸手挡住了雁翎刀。
  刀风犀利,鬓发乱飞。
  狐狸脸一脸漠然,消瘦的身躯挺立在屋脊之上。弦月照在他红色锦袍上凭增一分孤高,手里的雁翎刀熟练地收回刀鞘。
  对于王璞的阻拦,他有些惊愕。
  “理由?”狐狸脸冷冷看了王璞一眼,眼睛一直紧盯着狐妖,不曾放松。
  “此狐本世子另有所用,还请高抬贵手。”王璞在青瓦上起身,一只手提着狐妖的脖颈,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绣楼的窗户旁。
  咯吱,咯吱。
  窗户扇面晃来晃去。
  王璞咽了咽口水,将狐妖一下子扔到房间里面。然后踮起脚,蹭着窗户棱角,慢慢地向里攀去。他知道狐狸脸还注视着这里,所以并不害怕狐妖逃走。
  待爬回房间里,王璞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天知道他在外面的飞檐上,时刻胆战心惊,唯恐掉到地面上。
  “多谢王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来世做牛做马当偿还此恩。”青狐双脚支起,前身上仰,前爪相交,作出拱手的姿势,对王璞拜了三拜。
  对于王璞,狐妖现在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是王璞害她丢了百年修为,又有谋害她的心思。但刚才若不是王璞拦住,她现在恐怕已经成了尸体。
  “等等,来世?”王璞嘴角翘起,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都说狐狡诈,果然不是虚言。之前明明说的‘愿修燕好’、此时就成了来世做牛做马。听起来是不错,可鬼知道来世还有没有机会相见,相当一个空头支票。
  狐妖暗恼,现在有些不好糊弄了。在她为人身的时候,掌握主动权,对王璞自然是多加挑逗,可时移世易,今时不同往日,她失去百年修为,仅是一个脱去横骨的青狐儿。
  又有什么资格去讨价还价?
  “王公子说的不错,可现在燕儿已是狐狸身,不复以前人相,要是......要是王公子你真个不介意,奴家......奴家就是舍了这狐狸皮囊又如何?”狐妖白了王璞一眼,杏眼说不出的妩媚。
  这张狐狸脸说不清的眉清目秀。
  这是她专门恶心王璞的,哪怕再是口味重的人类,想来也不可能和狐狸结成夫妻。
  “哼!休要将我看成外界没见识的凡夫俗子。”王璞冷哼一声,道:“你之前既然已经化作人相,想要恢复以前修为却也不难,总不可能真的重头苦修,无非是需要天材地宝补充罢了。
  巧了,镇北侯府最不缺的就是天材地宝。
  若是你再用虚言诓我,那只能看看你有没有铜皮铁骨,能否受得了刀砍斧削。”
  狐妖神色一滞,暗骂王璞真是个无情无义的畜生,心里想道:“如今我为鱼肉,他为刀俎,左不过虚言许他就行,只不过是一纸婚约,又有何妨?再说侯府天材地宝无数,也利于我恢复修为。”
  她盈盈笑道,腰肢扭了扭,“瞧王公子急得,奴家愿为公子良妻,同修燕好。”
  “却是不能!”王璞摇了摇头,感慨道:“我已有妻室,虽算不得数,但总算有过,你要过来,最多也是个妾室的位置。”
  呵!呸!
  狐妖真想唾一口唾沫在王璞脸上,有了妻室,还在外面沾花惹草,但她想了想,她这是虚与委蛇,算不上真的委身下嫁于王璞,也勉强接受。
  “奴家允了,愿为君之妾室。”她咬着尖牙说道。
  王璞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善!我曾听闻修道之人有精血誓言,还请燕大家发誓,神鬼共鉴之!”
  话音刚落,狐妖身体一颤,惊恐的看着王璞,难怪这畜生这么好说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精血誓言哪里是那么好发的,发了之后她想要脱身都不行。
  而且她为妾室,也就是她为附庸,与妻的平等关系不同。
  妾甚至不如婢女。
  “精血誓言已发,我便与你心血相连,你若死,我也活不成,我...我...还不如现在就死的好......”
  “红鸾......”王璞笑了笑,也不多说,打开窗户,对着窗外喊道。
  他刚喊了第一个字时,狐妖就连连点头,胆怯道:“别,别,我发誓还不行吗?”
  窗户啪地又关了上。
  狐妖深吸一口气,她从眉心逼出一滴鲜血,前爪一点,勾画了几个字符后,道:“奴家封燕在此立誓,愿为...愿为王公子妾室......”
  “慢!在下又不是好色之辈,封姑娘何必自甘下贱?”王璞打断了封燕的誓言,神色一肃,郑重说道:“汝可为道友,互相佐道之!”
  一手大棒,一手甜枣的道理,王璞还是知道的。凡事不可逼得太紧。要是封燕当真发下了精血誓言成了他的妾室,难保心里没有怨言,到时他怎么能用的顺心如意?
  倒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
  世间美人何其之多,何必要拘泥于此。
  封燕听闻此言,脸色一喜,拱手谢道:“多谢王公子......不,王道友恩德,封燕今后必当诚心辅佐道友。”
  若说她之前还对王璞心生不满,可此时的封燕对于王璞心里只有佩服。世间道理千千万,但谁又能真个照此行事。大多都是利欲熏心,看到有利可图,就如蝇鼠一样围上去。
  克制欲念,非大毅力之人不可。
  看到王璞这般做,她对王璞的称呼自然而然改变,哪怕现在的王璞还未修道,但她相信,这样的人一定可以得攀大道。辅佐此人,未必没有缘法。
  但誓言还是要发,封燕单爪举起,低声念叨了几句话,那一滴精血就分作为二,分别渗入王璞、封燕二人眉心,消失不见。
  王璞身体一震,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烙在了心头,身侧狐妖的一举一动此刻清晰无比地在脑海里反映出来,这才知道应是血誓起了作用。
  于是冲着狐妖一笑道:“封道友安好。”
  封燕心里有些患得患失,戚戚然道:“还行吧,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对了,王道友妻子性情如何?我今后也是要见她的,平白惹主妇不快就不好了。”
  “咳...咳咳......”王璞感觉自己的痨病又要犯了。
  难道此刻说在此之前不久他刚把‘糟糠妻’卖给那几个魔宗弟子,还是说李芸娘已经烟消云散。
  只得含糊说道:“日后若是有缘,当会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