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41章 缓和

  “此去玉京还请王少侠多多担待。”赵默、柳似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就起身一躬道。
  这世道没有谁是傻子。
  “好说,好说,二位兄弟只要安分,到了玉京给兄弟一场富贵我还是能做到的。”
  王璞自不会推辞。
  有人识相,也好过他强制威胁好。
  。。。。。。
  戴南星呆愣地看着空荡荡的右手,指尖还残存一些饼屑。左右的木碗还是温热的,可肚子里的饥饿是挡不住的。
  俗话说的好:吃饱穿的再冷也暖和,不吃饱穿得再暖和也冷。
  饥饿和寒冷总是不分彼此的。
  更别说老人家血流的慢,热量带到全身需要一段时间。
  他努力朝着篝火靠近,但还是驱除不了身体的寒冷。
  “竖子!竖子!”他气得须发乱抖,想他自出生就是钟鸣鼎食之家,幼有慧聪,年少东华门骑马唱名,又历经三朝,在玉京屹立不倒。
  哪怕乞骸骨回乡被高兴邦掳掠走时,也是以礼相待,何尝经历过这等屈辱?
  戴南星瞥眼看着赵默二人,两人和衣而睡,半眯半醒,可要他对这些泥腿子说些讨巧的话,那实在跌份!
  想了想,他咬了咬牙舔了一口指尖的饼屑,舌尖略感麦香,就灌了一大口水,准备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今晚。
  然而就在此时,王璞将撕了一般的麦饼递给了戴南星,麦饼还有两个手掌大,着实不算小了。
  王璞在侯府已经吃尽了美食佳肴,乍吃这粗糙的麦饼,有些难以下咽。
  索性,也不难为自己。
  见到戴南星饥肠辘辘的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将不实用的麦饼给他。
  “哼!老夫就是饿死在这里,也不会吃你这小人半块饼。“戴南星将发髻扶正,跪坐的一丝不苟,眼里满是厌恶,摇头晃脑道:“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君子困窘无着,但还会坚持自己的底线,而小人到了绝境,就毫无底线。
  王璞神色一僵,自己好心给饼反倒被骂小人,虽然他确实有如此的行径,可话说你戴南星也不是好家伙。
  要不是在侯府为了找治病法子念过几本书,就被这家伙骂的找不到北。
  “老师莫非忘了自己投降伪楚的事情了,不忠之人难道就是君子了?弟子以诚服饰老师,怎么就成小人了?”王璞撇了撇嘴,颇有不屑。
  宽以待己,严律他人,这样的人,王璞见多了。
  “高兴邦以百姓威胁老夫,老夫如之奈何?”戴南星气得发抖,恨不得摔掉手里的木碗。
  “楚南城是高兴邦故乡,他怎么会屠戮乡人?如此之话,谁会相信!”
  “高兴邦是贼人,贼人怎么做的天恨地厌、民不聊生,老夫都不会不相信。
  况且......那是一城百姓,老夫不敢赌,二十万的性命,说没就没。
  二十万活生生的性命,放在老夫面前,老夫不救,良心都过不去。”
  “这只是你自己安慰自己的理由,降臣都会找个好点的理由给自己粉墨光彩,这和女人偷汉子都会说自家丈夫对不起自己一样。”
  “你认为这不对?我还以为侠客都是想要逍遥江湖的,随心所欲,看来你不是个侠客,你是想当官。只有当官的需要这些理由来证明自己冠冕堂皇。”
  戴南星眯眼仔细打量王璞。
  作为一个官场老油子,他多的是勾心斗角,哪里会像白日表现的那么惊慌失措。
  地位到了他这一步的人,想死都得通报皇帝,才能处死。
  “不!我没认为这不对。”王璞沉默了一会,捡拾了些干柴扔到了火堆里,烤着火,说道:“我只是讨厌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人,当婊子没什么错的,或是生计、或是被迫。但一个秩序井然的社会,必须鄙视她们,因为只有这样,道德才能树立起来。
  而且......我只是说我讨厌这么做,但不代表我不会这么做。
  若我是老师,在高兴邦手底下,恐怕要不了半日,就会投降,所以没什么好鄙视的。
  蝼蚁尚且偷生,些许小节而已,皇帝换谁孝敬不是孝敬。”
  “所以你认为老夫是一个婊子?”戴南星现在倒也不气了,反而微笑的看着王璞,“老夫三十年前,和你一样,可在官场打磨久了,就算不喜也会给自己披上一道光鲜的皮。
  不错,老夫确实是怕了,怕死!
  当高兴邦的刀架在老夫的脖子上时,老夫快吓死了,但老夫知道我不能投降。
  我饿了三天三夜,眼前恍惚,颤巍巍倒在高兴邦面前。
  高兴邦救了我,我这才能投在他手底下,因为高兴邦会认为我是个忠臣,宁死不食周粟。否则一个老得快入土的臣子,对他又有什么益处?
  这是老夫作为老师给你上的第一堂课,有时候哪怕明想着这么做,也需得先退一步。”
  “以退为进?”
  “不错!”
  “你承认我是你弟子了,不怕我有辱你的名声?”
  “老夫在赤峡川的时候就说过,若你随便找个理由老夫都能接受,可你非要说在苍南书院听过讲,老夫已经十四年没去苍南书院,哪里会有你这弟子,这理由骗鬼呢?
  记着了,如果有人问你,就说你是庆元二年甘州司南府学童,老夫恰好三年前在那里隐居。”
  今年是庆元五年。
  “名字,籍贯什么的,一查就明白了。”
  戴南星忍不住拍了一下王璞肩膀,叱道:“蠢蛋,你自己都说进了玉京,老夫的那些个学生会让你是我弟子的,区区籍贯对于他们来说算什么事!”
  “为什么老师又同意了?”王璞皱眉道。
  “老夫还想活,虽然一把老骨头了,但就是怕铡刀。死!人之常情,你不会笑老夫吧。”戴南星深深感慨道。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也只有相信王璞了。
  当然也有句话他没说,他看到王璞和他是同样的人。
  只不过……
  戴南星不知道的是,王璞追求的是仙道,而不是官,更不是什么侠客。
  仙,意味着超脱……
  “给!饼子。”王璞脸上露出笑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戴南星,“现在我是弟子,你是老师,弟子孝敬老师是应该的。”
  戴南星捋须露出笑容,“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说着他跪坐在地上,一丝不苟的细细咬着麦饼。
  暖风袭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