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11章 激战

  “看来阁下是不欲与我等和解了!”老丐头一咬舌尖,吐出一口鲜血淋到断臂上就止住了伤势。
  耳边不断传来簌簌的破空声。
  窗外,一簇簇火把在漆黑夜里闪耀,隐约能看到锦衣红袍,显然是绣衣使的援军,约有二三十人,踏瓦而来,都是武道好手。
  胖员外脸色布上了一层阴霾,“老方,老丐头此地不宜久留,我先挡住,你们快走。”
  他说话间,身体迅速膨胀,变成一个有三四人宽的肉球,个子没变,但灵活性却丝毫不减,如利箭一般朝着狐狸脸撞去。
  狐狸脸脸色一肃,脚尖向后轻轻一点,从窗户退出客房。
  魔宗弟子多有稀奇古怪的功法、法宝,他之前出其不意斩掉老乞丐的竹竿,就是为了防备这件异宝。对于胖员外这古怪功法,狐狸脸可不愿硬抗。
  “好,我俩先走,后会有期。”
  中年儒生和老乞丐也不是矫情的人,两人相视一眼,互相点点头,就直接踢开房门,从客房大门向外冲出,朝着狐狸脸相反方向的逃走。
  胖员外曾修炼奇功,身体只不过是外壳罢了,死了后还能再换。大不了只是换一个肉躯,可他们两人要是死了,就真的死了。
  再说老丐头和中年儒生之前都曾受了外伤,此时实力有所下降,留在此间,也增添不了多少胜算。
  就在两人走后,胖员外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外面高手如此之多,想要逃出蓟北城难如登天,真以为这是好差事?”
  他拔掉套在指上的翡翠指环,捏了一个晦涩的手决,指环化作一道金光,上面有奇异符文浮现,却是一简陋法阵,有迷惑、护身之能。
  金色法阵恰好挡在了窗前,让狐狸脸不得窥探。
  武道高手斗法难比修道之士,就在于并没有灵识伴身,对这等法阵只能用强力破除。
  “老方,老丐头,休怪我不讲情分了,与其三人死,不如我一人活。”
  他轻蔑一笑,庞大的肉球表面皲裂出道道缝隙,隐约有鲜血渗出,腥臭难闻,看起来极其可怖,如同胎儿尚未成型在母体之时的样子。
  这是胖员外曾得到的一道奇术,胎解形易大法。
  嘭!嘭!嘭!
  只听一声巨震,仿若地龙翻身,客栈开始剧烈震动。瓦砾从屋顶上抖落,碎成一片,客房也破开一角,将里面的泥土木屑一具轰到街上。
  一块块宽大如肥彘的肉块,上面满是鲜血,还有内脏、肠子都散落一地。
  已是不见了胖员外踪影。
  那堵在窗户里面的翡翠指环也哀鸣一声,灵性大损,黯淡无光,掉落地上。
  狐狸脸和之前一般无二,从怀里再掏出一根血引香,滴入胖员外的血液,准备寻找胖员外的踪迹,但燃烧出的白烟之盘旋在他的头顶久久不散。
  “算他跑得快!”他冷哼一声道。
  血引香弊端极多,超出千米之外就难再追寻。而他又不像修道之士,可以用灵识查探气息,只能无奈放弃追查胖员外的踪迹。
  不过想来胖员外经此一役,元气大伤,没有数年恢复,也难外出为恶。
  。。。。。。
  “千户大人,这是刚刚捕到的两名贼子。”一队绣衣使用锁链拷住中年儒生和老乞丐,铁爪穿过他们两人的琵琶骨,四肢关节被卸,嘴巴也塞上了抹布,动作熟练异常。
  看起来很是狼狈。
  这些银白锁链用铁精制成,上面有青羊宫仙师亲自铭刻的符文,可不仅能隔绝内力,对灵气也有作用。
  狐狸脸微微点了点头,慢慢走到了两个六欲魔宗弟子身旁。
  中年儒生神色愤恨,眼里有着屈辱之意,他这一时也没想到胖员外名为拖延,实则让他们送死的举动。老乞丐倒是似有所悟,嘴角露出一丝冷嘲,心里不断盘算如何脱身。
  “千户大人,我洞府尚有血元丹数瓶,足可以让你突破下一个境界,只要你放我走就行。”中年儒生用灵识传音,试图与狐狸脸商量道。他刚才听到这些绣衣使对狐狸脸的称呼,这时直接拿来用。
  狐狸脸脚步一顿,神色似有所思。
  中年儒生见状大喜道:“不仅有血元丹,还有一枚菩心果,这菩心果本是我用来突破境界,蕴养灵识的,现在便宜你了,俗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
  可是还没等他再说下去,只见一璀璨刀光径直朝他脖颈砍下。
  脑袋溜圆地滚了一会。
  “聒噪!端得烦人。”狐狸脸微颦着眉,又扭着脸看向老乞丐,“那骨玉残片可否对五世子有害?”
  老乞丐微阖双目,紧抿嘴唇,一声不吭。
  “倒是个硬汉子。”绣衣使中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大汉哈哈大笑,眼神却是阴鸷狠毒,“咱这刀法虽比不上千户大人,但要砍哪里绝对不会砍岔了,而绣衣使中的金疮药是全天下最好的,哪怕剥掉你的皮,也能让你三日不死,亲自尝尝千刀万剐的酷刑。”
  他从怀里掏出一牛皮匕首,在老乞丐手指上比划了一下,就猛地向下一戳,将一根大拇指活生生切掉。
  但奇怪的是,老乞丐不吭不响。
  络腮胡子啧啧称奇,正欲凑近仔细折磨一番,可就在这时老乞丐眼皮猛然睁开,眼里迸射一道幽光。
  老乞丐眉心刹那开裂,钻出一似人似豺的佝偻恶鬼。待恶鬼完全钻出后,老乞丐神色枯败,已然没了生气。恶鬼双脚一蹬老乞丐枯败脸庞,龇牙咧嘴向着络腮胡子脖颈咬去。
  “救我,救我。”络腮胡子哪怕是内壮武者,此刻也慌了神。
  平常人哪能见过这般景象。
  与络腮胡子亲近的绣衣使纷纷出手相救,用雁翎刀砍向恶鬼,可雁翎刀再砍,这恶鬼好似没受损伤,依旧恶狠狠地咬着络腮胡子脖颈,不断吸食着他的精气。
  不到一息之间,络腮胡子身材骤缩,形如耄耋老者,眼里神采渐渐涣散。
  狐狸脸紧锁眉宇,拔刀斩去。这时恶鬼才有损伤,惧怕般的看了狐狸脸一眼,就欲逃走。
  “是煞气,只有罡煞境的煞气可以伤到这恶鬼!”有绣衣使立刻明悟道。
  难怪这老乞丐为什么一开始没使出这招,原来是因为知道狐狸脸是罡煞境武者,混练如一的煞气足以将他秘法破除。
  “既已知道你破绽,还能容你逃走。”
  狐狸脸冷笑一声,雁翎刀染上一层银白光芒,径直斩落。
  恶鬼尖叫一声,瞬间身死。
  可就在这时,狐狸脸神色一变,暗道:“不好!五世子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