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40章 露宿

  穿过赤峡川,再走五里山路,渡过千米楚江,乘船就能到岳安城脚下的周庄镇。
  日暮西山,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一行人在周庄镇旁的城隍庙停了下来,将马匹和囚车绑在树桩上。
  “岳安城是赤县,距离京畿仅余不到百里,到时就有六扇门接应我们。”柳似从怀里拿出一张泛黄的地形图,用嘴吹着火折子,瞪大了眼睛借着微弱光亮去瞅上面的路径。
  赵默不用吩咐,自然而然打开囚车,将戴南星放了下来,但戴南星的手脚都绑着锁链。
  天色渐寒,以戴南星的身子骨可受不了。
  怎么说戴南星也与当今皇帝有份情谊,曾任泰安帝的日讲官。
  也辅导过信王的课业。
  虽不算正经帝师,但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是他们可以揣测的。
  总之,恭敬点出不了差错。
  再说以戴南星的本领,还逃不出他们两人的手掌心,那双镣铐足有四五十斤,用精铁打造。
  “大魏官府严谨私藏地图,你二人仅是兵卒,未达到武官层次,要是碰到盘查的士兵,难免会有麻烦,明日到镇上的时候小点心。”
  王璞扫了一眼两人,提醒道。
  这是常识,两人自然知晓,不过他意在缓和关系,倒不是真的提醒。
  他一心两用,将一颗水莽草藏在衣袖里面,不断运转功法吸食其中灵气和戾气。功法经全身经脉运转一圈,他的法力就又增加了一丝。
  王璞心中也暗自感慨。
  这云霄千夺剑经功法行一大周天,需三息时刻。一呼一吸称作一息,道家吐息打坐与常人不同,气贯肺腑才算一吸,将其尽皆吐出算是一呼,一来一去约为十五秒,而三息大概能耗费一分时间。
  行一周天二十四次,才能聚集一丝法力。三十六丝法力才能凝聚成一缕法力。
  可以说,他需要行功大约七个时辰,才能攒够一缕法力。
  一百零八缕法力才能充盈丹田。
  然而帐不是这样算的,每日行功也是有次数的。经脉孱弱,若是吸食天地灵气,顶多修行三四个时辰就到了顶点。因为天地灵气虽然无属性,可驳杂不纯易伤经脉,久食不利修行。
  然而五百年份以上的灵药不在此类,这种年份的灵药本身就已经滋生出大量的草木灵气,精纯无比,不易伤害经脉,可供修行七八个时辰。
  采天地灵气和吸取草木灵力同时进行,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的进行修行。
  不然封燕为何在脱胎之境蹉跎数十年之久。
  仙道可比武道难得多。
  水莽草自然在灵药范围之内,它对凡人来说是毒药,对于其他修士来说是驳杂不堪的灵药,但对王璞来说,可比五百年份的灵药要好得多,修行速度能快上三成左右。
  不过以他每天就损耗半株的速度来看,剩余的四株水莽草堪堪支撑他到达玉京。
  若没有与其相似的灵药入账,他的修行速度可要下滑许多。
  就在王璞思索的时间,赵默、柳似二人已经打扫好了破败的城隍庙。
  他们在外面捡拾硬柴,再搭上一些干草便点了篝火。
  “王少侠,进庙先烤烤柴火,这天冷得能冻死人!”柳似站在庙外搓着手,脖子缩在袄衣里,手里掰着一块干饼边嚼边说。
  “好,这天气是真的变冷了。”王璞点了点头,将已经枯萎的水莽草一丢,就走进了城隍庙。
  柳似在后面跟着,将庙门半关露出一条缝,眼睛时不时扫一下绑着马匹的木桩,唯恐马匹被别人偷走了。
  城隍爷木塑下的篝火染得正烈。
  篝火上用两根木叉吊着一个小陶罐,里面煮着清水。
  赵默拿出一个木碗倒了碗热水分别递给戴南星和王璞,将一块大饼分成两半,一人分了半张饼,憨厚笑道:“这是自家婆姨做的麦饼,虽不可口,但胜在耐饥,戴公和王少侠可就着热水吃了。”
  戴南星哼了哼,先整了整衣衫,跪坐在一旁,才接过饼子和热水,他撕一块饼子扔在嘴里再灌一口水,慢慢吃了起来。
  他见王璞也拿起了水碗呷了一口水,讽笑道:“你也不怕这俩人真个毒死你?”
  话音刚落,赵默和柳似身体一震,脸上僵硬了几分,水碗跌在地面上,幸好是木头做成的,没碎。
  但,没一个人敢捡。
  怕!
  两个人都胆战心惊,都怕他们如左捕头一样瞬间惨死。
  但......又不能逃。
  “怕个什么,两位兄弟,在下此次只是护送老师回京,别个意图什么也没有,若是想杀你们,早就杀了。”王璞撕了一块饼泡在热水里,喝了一口饼汤,脸色如常道:“老师你久不经世事,在庙堂坐久了,忘了一件事,百姓是最怕麻烦事的,哪怕被人欺负急了,只要给口馊汤喝,也不会闹事。
  俗话说,破家县令,灭门令尹,官字两个口,吃了被告吃原告,只要惹上官司,他们......哼哼,一辈子身家......”
  后面的半句话他没有明说,但想必这两人也明白。
  当然王璞也心存警惕,仔细用灵觉查探面饼和清水,待没发觉异样后,这才吃的。
  不过这自然不会为外人道也。
  赵默、柳似二人闻言松了口气,正是如王璞所说,他们是最怕麻烦事的。
  事一麻烦,有能力的还好说,如他们这般人被贵人随意勾勾手指,就能万劫不复。
  可再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柳似一把将戴南星手里的大半张饼抢走,骂咧咧道:“我俩兄弟好心给戴公你吃的,戴公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的。吃个鬼......喝你的水去,迟早饿死你。”
  说着他斜着眼,小心翼翼的瞧着王璞的神态。
  见王璞没有动作,他也随即放下了心。
  “这姓王的口口声声说是戴南星的弟子,我看却是未必。见到老师受辱也没多大反应,看来是另有所图,不过这与我俩兄弟没关系,就算有所图谋也是到玉京之后。
  等到玉京,我二人就立刻带着家小连夜逃走......”柳似暗道。
  这是试探!
  要是王璞忍不住呵斥,那么他二人随王璞护送戴南星回玉京绝对讨不了好。
  他没读过几本书,但也知道,欲图大事,必先求稳。
  现在这王少侠心性不似普通人,是个能做大事的性子。
  而稳......就意味着这王璞和他们一样,不希望在途中发生什么意外,两人的性命至少可以暂时保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