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54章 剑势

  剑魔残魂刚一拿出来,房间里就似乎无端生出凌厉劲风,将四周花卉尽皆席卷,变成枯枝败叶。
  王璞的手指也被这道劲风所伤,破了一道口子。
  “逆徒!练剑不练心,是为剑魔,为师不是让你今生不再拿剑吗?”王璞见状立刻学做白发老道的语态,低声呵斥这剑魔残魂。
  黄纸符立刻不再颤抖,恢复平静。
  “我最初观看这剑魔的剑法,只觉羚羊挂角、羿射九日,剑法高超无比,可被白发老道一阵剑雨就化作乌有,我对这剑魔就心生不屑,可现在以内壮巅峰观看这剑魔,却发觉其剑法带有一股凌厉之势,那应该就是化一境的剑势。”
  王璞心神感慨,他现在犹豫是否直接吞了残魂,体悟其剑法奥妙,还是直接观摩剑法精妙,走出自己的路。
  稍一犹豫,他就做出了选择。
  “我不是高枕无忧的侯府世子,而是一个随时都有丧命之忧的棋子,些许隐患,算什么大事!”王璞咬牙想道,要是武道不成,大不了不走此路就是。
  仙道才是他的根本。
  天鬼阴魂忽的一下从眉心祖窍遁出,猩红双眸冷然看着黄纸符,然后大手一捏,直接将黄纸符吞了下去。
  这时他并没有将剑魔残魂送到胃部将其化为魂力,而是含在口中,不断以阴魂汲取阴力,顺带将其记忆碎片也一同吞噬,化作自己的记忆。
  只不过顾忌剑魔残魂记忆,王璞这步做的极其缓慢。
  邻园鸡鸣。
  空中浮起一抹鱼肚白,已是到了凌晨。
  门口有着阵阵敲门声。
  一副仆役打扮的沈三在门口低声喊道:“公子,到时间该走了,昨个你说了今天赶早出发。”
  床榻上,王璞吐出一口浊气。
  天鬼阴魂再次遁入祖窍。
  他思忖道:“想不到剑势凝结还有这道关窍,若我没吞剑魔残魂,却是不知。寻常武者虽能以势入化一之境,内力能与法力抗衡,但武者内力本就稀少,在量上比修士太少太少。”
  在剑魔残魂记忆中,武者尽管是大道歧途,但另有奥秘可言。
  众所周知,修士伟力归于己身,法力源源不断。而武者为了解决自身内力不济,以势感外界天地,再以自身之势带动天地之力。
  一招一式只需以内力牵动天地之力就可。
  但想要达到此境,在破入化一境之时就必须到达势之第二关。
  第一关,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若有悟,达第二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大彻大悟后,便到了第三关,看山是山,看水还是水。
  到达第二关后的势变化随心,才能牵动天地之力。
  “想来世间大多数的武者仍是第一境突破的化一。”王璞按耐住心思,他在侯府见多了武者,从未听过有武者可以用势引动天地之力。
  剑魔残存记忆,未必是真。
  想那剑魔本来就是修士,又为何去练凡俗剑术?
  。。。。。。
  “公子,公子,你在吗?”沈三见许久屋内没有动静,心里惴惴不安。
  他自从失聪之后,就自认为奴仆寄托在王璞名下,甚至到岳安城官府登籍造册。十五两银子看起来是不少,可八妹的嫁妆也要弄厚实一些,六弟束脩交过了,但纸墨笔砚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那些个书籍价钱也不低。
  一本时记也要一两钱银子。
  读书是财主家的活计,平民百姓要想供给自家子弟读书,那是千难万难。
  更别说他家本就不是耕读传家。
  因此沈三将作为王璞的奴仆当做一件正经大事,想这王少侠挥霍银子起来一点也不心疼,从手指缝里露出的些许银钱就足够他一家所用。
  所以侍奉的不敢不用心。
  正待沈三胡思乱想之际,房门吱呀一声被王璞推开了。
  “你也算有心了。”王璞赞赏的看了一眼沈三,他手里端着铜盆,另一只手端正的拖着毛巾,手指还勾着一个小木桶,里面放着新采摘的柳枝,以及些许青盐。
  沈三听不到王璞说什么,但看样子也猜到了一些,连忙道谢。
  洗了把脸,用柳枝混着青盐漱口,再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迹。
  王璞舒服的点了点头,不由分说准备到另一院落,去找戴南星三人。可没料想,刚踏出院门,却又碰到了住在他隔壁的公子哥,正急冲冲的提着包裹向着吴掌柜退房。
  “哟,这是王少侠。”吴掌柜也是个眼尖的人物,看到王璞走了出来,立刻从柜台下面取出一锭银子,“这是王少侠在本店的押金。”
  王璞一瞅,至少三两银子。
  “有些多了,应该退五钱银子。”他眉头一皱。
  吴掌柜咧嘴一笑,“王少侠能借住本店,是本店的荣幸。王少侠不知道,这几天听到打虎英雄住在金樽楼,不知多少心慕王少侠的小姐预定了两旁的客房,就是为了一见王少侠。
  所以本店生意兴隆,这些算是本店谢过王少侠的,要是王少侠再到岳安城,还希望再住本店。”
  吴掌柜也是个聪明人,那么多江湖好手去打虎,最后仅有一个不会武功的聋子和王璞回来,不管其中过程如何,这王璞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
  而这王少侠平易近人,不如卖个好,今后若是有麻烦,这不失为一条退路。
  见到吴掌柜如此热情,王璞也不好拒绝,收过银子后,点醒道:“今早我听鸡鸣是邻园传来的,但邻园都是母鸡,也不知为何,这牝鸡司晨咄咄怪事。”
  吴掌柜摸了摸头,憨憨一笑,可随即脸色忽变,急冲冲对公子哥将账一结,就连忙跑回房里。
  “不知兄台说了何事,这掌柜的就跑回房了?”公子哥握着银钱,脸色有些惊讶。
  王璞瞥了一眼公子哥,随口说道:“读书是件好事情。”
  这时戴南星和赵默、柳似二人一同出来了,他呵呵笑道:“前朝曾有旧事,皇后篡位,大学士以牝鸡司晨暗讽,这个后生......”
  公子哥脸色有些不好看,犹自强辩道:“牝鸡司晨是这道理,可掌柜的跑回去干什么?”
  柳似瞥了一眼柜台里面的房间,这里直通账房,不时传来女人叫骂声,他咧嘴笑道:“这女人篡了权,哪里不有养几个面首的道理。”
  公子哥羞煞,瞪了一行人一眼,就提着包裹走出金樽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