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9章 劫道 二

  “弟子王璞见过老师!”劲服少年再次躬身行礼,模样很是恭顺。
  戴南星也不晃镣铐了,呆愣愣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王璞,皱眉道:“你,弟子?我,老师?可老夫门下从未有剑法如此高超的弟子,都是修习经书的儒生,哪会有你这般弟子?”
  两人陷入了沉默。
  王璞踱了几步,思索一会道:“老师曾经在苍南书院讲过学,学生曾经有幸一睹老师容颜,这才提剑来救。”
  他勉强想出一个蹩脚的理由。
  本来按照计划,劫匪杀死兵卒,然后他杀死劫匪。谁能想到这左捕头这么聪明,愣是打乱了他的计划。
  当然不管如何去做,只要他拜师了,就对整体布局没有大碍。
  “呵!”戴南星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若想个其他理由,我还能勉强接受,毕竟老夫需要你救我出去。可苍南学院老夫最近一次讲学是十四年前,十四年前,你一孺子如何听讲?这实在对不住我的良心。君子固穷……”
  “反正我是你的弟子,不管你信不信,其他人信了就行。”王璞翻了翻白眼,伸手去牵囚车驽马的缰绳,一屁股坐在车辕上,就欲挥鞭朝着赤峡川行进。
  戴南星深深叹了一口气,“既然你是我的弟子,现在老师身困囚车,你理应相救,是也不是?”
  他面露笑容,老脸灿若菊花,可下一刻脸色瞬间僵硬。
  “我说了,只要其他人相信我是你的弟子,这件事就成了,所以你相信不相信都于事无补。”王璞冷笑一声,低声道:“我来此的目的,是安安全全将你送往玉京,而不是救你离开囚车。”
  “老夫绝不会让你得逞!”戴南星虽不知道王璞意欲何为,但想想就知道绝不是对他有益的事情。他都这一把老骨头了,还有什么好活头,进玉京明眼人一看就是个死字!
  就在此时,山岭上跌下了两个士兵,正是那赵默和柳似,两人看到满地的尸体,顿时吓懵了。
  等过了一会,才缓过神,急忙跑到左捕快的头颅前,捧着头颅哭道:“左捕头,是谁杀了你,是谁杀了你!”
  “是疤头虎,是他杀了左捕头。”王璞淡淡说道。
  宣花斧是钝器,而剑是利器,左捕头和其余士兵身上的伤痕,他不相信这两个经验老道的士兵看不出来,只不过两人现在装作不知,他也不会刻意揭穿。
  “疤头虎!疤头虎,我要杀了他为左捕头报仇。”柳似哭道。
  赵默狠狠一拍柳似的脑袋,大声呵斥道:“没看到疤头虎已经被左捕头刺死了吗,我们还怎么杀!直接挫骨扬灰!”
  他面露狠色,捡起一把长刀,不断砍着疤头虎的尸体,砍了足足半刻钟,似乎是在泄愤。
  柳似恢复了正常,面露尴尬道:“敢问少侠是何人?”
  王璞嘴角露出笑容道:“我是老师的弟子,一直在暗中保护老师,看到有劫匪杀戮官兵忍不住出手,此次所为,是欲护送老师回京,问皇帝老儿给老师讨个公道!”
  戴南星是兵败被俘,高兴邦以楚南城一城百姓为威胁,如不投降,就屠城。
  他饿了三天三夜。
  终于还是臣服了高兴邦。
  却不料,仅过了一月,洪兴祚破了楚南城,屠杀了一城。
  百姓为戴南星鸣不公,如此大德之人,何以至此!?
  但王璞却知道,戴南星不过是个乡愿之人。高兴邦本就和楚南城的百姓是同乡,哪怕祸害其他地方也不会祸害自己家乡,不然也不会以楚南城为基,建立伪楚。
  乡愿,德之贼也!
  什么威胁,高兴邦也只是放放空话而已。
  可这样的谎话,不少儒生和百姓都信了,或者说他们欺骗自己,他们信戴南星这个三朝老臣有苦衷,为了百姓甘愿侍贼。
  戴南星除了皇帝忍不得之外,其他的人都能忍。
  不然......
  等他们兵败之后,难道身死以报国恩?
  既然如此,王璞索性扮演一个被蒙蔽的单纯少年侠客。
  “原来是戴公之徒。”柳似、赵默两人面露震惊,连忙拱手行礼。
  对于他们二人来说,若是此次押送戴南星回京失败,一家老小少说也要问罪。至于事情真正黑白,也与他们无关,他们也乐得装个傻子。
  不然下面厮杀正厉害的时候,为何不现身,直到王璞想走的时候才露了踪迹。
  “你瞧,老师,他们都信我是你弟子。”
  王璞一挥马鞭,囚车缓缓行驶,赵默、柳似二人也急忙将左捕头身上的公文掏出塞在身上,寻了匹没死的好马,连忙跟了上去。
  “胡说,你不是我弟子,从来都不是!”戴南星气得吹胡子瞪眼,镣铐‘哐铛’作响。
  赵默手指摩挲着袖间的一锭金子,却是他从左捕头怀里扒拉下来的,暗自欣喜,随口说道:“戴公果然是德高望重之人,为了王少侠前途着想,拒不承认王少侠是自己的徒弟。”
  “王少侠也不差了,能单人匹马护送戴公回京讨个公道,如此品德高洁之人,世间少有啊。”柳似也插嘴道。
  “胡说......”戴南星忍不住带着哭腔道。
  可他镣铐挣扎的再响,赵默、柳似二人也不会多看他一眼,他们只会固执己见,认为戴南星所说是为王璞开脱。
  毕竟现在的儒生一个个唯恐和戴南星牵扯上关系,以往戴南星担任吏部天官时提拔的官员,也一个个闭门不出,谢绝见客。
  从未听闻过谁肯和戴南星牵扯上关系。
  怎么也要在意皇帝的意见.......
  同情归同情,哪怕再有想当降臣的心,在庙堂上,一个个都必须是忠臣良将的模样。
  戴南星听到两人如此之说,脊背生出一股寒意,他这时想到了王璞说的,“反正我是你的弟子,别管你信不信,其他人信了就行。”
  这是.....他哪个弟子故意如此之作,还是另有高明者布局?
  因为只要进了玉京,哪怕王璞不是他的弟子,苍南书院、门下座生、他提拔的官员都会让王璞是!
  在此时刻,这些人太需要一个‘品德高洁’,和他们同类的人做他们的遮羞布了。